第477章梁茹:遭报应了!

    梁茹并不知道这一切,她辛苦做完当天的农活,吃过简陋的晚饭,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外面这会儿都已经黑了,梁茹不知道谁这么晚回来找她,就扬声问了句,“谁啊?”

    “庄主让你马上过去。”门外那人说道。

    梁茹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潼恩出了什么事,赶紧打开门,“好的,请领我赶紧过去吧。”

    那人点点头,领着梁茹在农场里穿行。

    “请问,是不是我的女儿潼恩出了什么事呢?”梁茹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领路的那人也不答话,只是在前面匆匆地走着。

    梁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眼前的路似乎不是她上去见庄主的路线。

    她停下来站住,疑惑地问道,“不对啊,这里分明不是通往庄主的路线。你要带我去哪儿?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走了。”

    听到梁茹这么说,在前面领路的那人不耐烦地回过头,狠狠剜了梁茹一眼,“让你去你直接去就是啦,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是不是想要挨鞭子?”

    说着,领路的人扬起了手里拿着的软鞭。

    看到那条盘起的软鞭,梁茹就觉得浑身疼了起来。她吃过这条软鞭的亏,刚来的时候因为做事笨手笨脚,没少挨这种软鞭的招呼。

    听农场里的人说,这里有很多专门监督她们干活的小头目,只要觉得她们干的不好,随时都可以用软鞭抽她们。而且可以不用问任何理由。

    哪怕他们只是心里烦躁想在她们身上打骂发泄,也只能默默咬牙忍耐着。

    梁茹知道,在这种地方,人的性命比狗都要低贱,别说什么平等和自由,能不被踩在脚底就好。

    因此,当梁茹看到那条软鞭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多问什么,低眉顺眼地跟着领路的那人继续往前走着。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处大房子。

    看着眼前奢华的建筑,梁茹突然觉得可能真的是庄主要见自己,因为庄子里能住这种房子的,恐怕寥寥无几吧?

    “快进去吧,庄主在里面等你呢!”领路人扬起了手中的鞭子,恶狠狠的冲梁茹说道。

    梁茹吓的瑟缩了下肩膀,赶紧朝那处奢华的房子走去。

    房子里到处雕刻着镂空的浮雕,浮夸的装潢随处可见,显露出这里主人的肤浅与无知。

    梁茹边看着那些装潢边在心里默默批判着,心里忍不住想,那个黑人老头干嘛这个时候喊她来呢?

    房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别的人,梁茹奇怪地打量着四周,边往里走,边小声喊着潼恩的名字,“潼恩?潼恩?妈咪在这儿呢。潼恩……”

    可是梁茹喊了很久,都没有看到潼恩的身影。

    她有些无助地看着这座陌生的大房子,心里突然有些发慌起来,想要离开这里,却忘了进来的路是怎么走的。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冲了出来,猛地抱住了梁茹的腰身,把梁茹给压倒在地。

    梁茹被撞得七荤八素,跌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回过来神。

    她仰头看到竟然被一个男人正贪恋的嗅着她的脖颈,吓得尖叫起来,“啊!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快放我起来!”

    压着梁茹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里就对梁茹起了不好心思的弗兰克。

    他在庄子里作威作福惯了,除了黑人老头,他就是第二个庄主,想睡哪个女奴,就睡那个女奴,简直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理所当然的很。

    因此,弗兰克晚上吃过饭就去兴冲冲的洗了个澡,然后让人去把梁茹给带到这里来。

    这会他贪婪地嗅着梁茹身上的香味,“美人,我是这里的少庄主弗拉克,我看上了你,想让你做我的女人。只要你从了我,我就不再让你干农活,还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梁茹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她看到压着自己的弗兰克带着情—欲的眸子,害怕的整个人都懵了。

    “不行,少庄主,我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绝对不能再和别的男人做这种事情!”

    “我不在乎,结了婚的女人更有韵味,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了,你就忘了你的丈夫吧。”弗兰克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他高大的身子压住梁茹的小身子。

    大力撕扯着梁茹的衣服,低声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你跟了我,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弗兰克大手挥去梁茹的衣衫;露出雪白的肌肤。他的双眼赤红。

    低头吻上去,带着侵占和掠夺……

    梁茹绝望的反抗着,死对她来说,远远比被这个男人侮辱来的痛快!因此梁茹闭上眼睛,准备咬舌自尽。

    可是弗兰克早就看清了梁茹的心思,他用力捏住梁茹的嘴,不给她这个机会。

    他终于被激怒了。然后阴测测威胁道,“你竟然想死?本少爷看上的女人,从来就没有能逃掉的!想死?没那么容易!告诉你,我早就已经查清了你的底细。你若从了我还好,我自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如果你不从了我,你那个叫潼恩的女儿,还想不想让她活下去?”

    弗兰克的话瞬间让梁茹胆颤心惊,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人竟这么的无耻!

    竟然要用潼恩来威胁她!

    可是这个可恶的男人真的抓住了她的软肋,她梁茹不怕死,死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她怕她的潼恩会受到伤害,哪怕一点点伤害,都不可以有!

    想到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只怕到时候清白还是保不住。而且潼恩还那么的小,到时候在这个陌生的国度,谁能保护年幼的她不受到伤害呢?

    她已经对不起乔陌漓和颜汐落了,就算死也要保住潼恩!

    梁茹的心碎了,她绝望地放弃了反抗,缓缓的垂下手,灰败地闭上了眼睛。

    两行眼泪从梁茹的眼角流下来,她心如死灰,已经看到了自己宛如地狱的未来。

    她从来就不是个善心的女子,向来信奉做事要不择手段,所以才会为了自己的幸福,在骗取了颜汐落和乔陌漓的信任后,卷走他们三个亿的资产,并且拐走了他们的女儿。

    然后竟然被乔陌宸像丢垃圾一样丢弃!

    而现在,她竟然要沦落到要被陌生男人给糟—蹋。

    报应!这都是报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