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岁月无痕:她是他的宝!

    乔陌漓抬起头,伸手点了下颜汐落的鼻头,“怎么?只是帮你打了盆水你这么感动?看来以后我得更加倍的对你好才成。 ”

    说着,乔陌漓伸手到水盆里,轻柔的帮颜汐落揉着她的脚底,“太太,我这个力道你可还受用?”

    颜汐落享受的眯起眼睛,“受用,受用的很呢。”

    乔陌漓嘴角浮起邪恶的笑容,“受用好,等会可愿意让我也受用受用?”

    颜汐落原本闭的眼睛顿时睁开了,娇嗔地横了乔陌漓一眼,“你…”

    乔陌漓痴痴地看向粉面桃腮的颜汐落,心里早已经心猿意马。

    今天在晚宴的时候,他看着人群宛如天使般的太太,恨不得把她给扑倒狂吻蹂—躏一番。

    如今终于两个人独处,如果不是顾忌着她的脚痛,刚才他已经把她给吃干抹净了。

    乔陌漓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直到给颜汐落泡脚的水慢慢变凉,这才帮她擦干脚,站起身把那盆洗脚水给端走。

    他把那些水倒掉,以飞快的速度洗了个澡,然后立即冲颜汐落扑了过来,干脆利落的把颜汐落给压在了宽大的床。

    滚烫的吻如狂风暴雨一样倾斜而下……

    月光柔柔透过纱窗射入屋内,泄下一地细碎的银光。

    吻了很久,乔陌漓开始三下五除二的把颜汐落身的障碍给清除了个一干二净,看着肤色细腻诱人的颜汐落,乔陌漓的声音顿时变得暗哑起来,“太太,你真美。”

    颜汐落早羞红了脸,勉强用手遮挡住自己的私——密地,小声说道,“我,我还没洗澡呢。”

    “没事,刚才去宴会前你不是刚洗过的么?才这么一会儿,太太,我早已经等不及了。”说着,乔陌漓拉着颜汐落的手,引导她感受自己的……。

    颜汐落浑身的肌肤都因为刚才的感受变得粉红起来,像处处绽开的粉色玫瑰般诱人。

    而邪恶的某某人突然低下头,郑重吻了颜汐落纤细的玉足。

    颜汐落痒的笑出声,“不要闹,好痒,脏不脏啊!。”

    “嘘,不要吵。我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洗干净了。”乔陌漓说着,继续埋下头,开始了自己期待了整晚的销魂之旅。

    这个女孩他这辈子都爱不完,无论岁月过去多久,她永远是他的宝贝。

    月光渐渐西挪,屋内的气温则热的令人窒息,画着世间最美好的画面,深情而又悠远。

    次日,等乔陌漓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颜汐落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

    经过昨晚的甜蜜,乔陌漓满足的从床下来,四处寻找颜汐落的身影。

    只是等乔陌漓找遍了整个房子,这才发现颜汐落并没有在屋里。

    乔陌漓心里怪不已,不知道大清早的颜汐落去了哪里。直到他无意间从落地窗往外看去,才发现颜汐落正坐在喷水池旁,低头认真地画着什么。

    此时阳光正好,外面更是景色如画,颜汐落沐浴在和暖的阳光下,整个人犹如置身在油画里。

    微风轻轻浮动她鬓角的碎发,越发衬托的她像个误坠入凡尘的天使,是那么的圣洁无暇。

    乔陌漓慢慢走过去,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生怕会打扰到颜汐落。

    等他走近,才发现颜汐落正在画一个类似头箍之类的东西,面涂满了不少废线条,应该是还没有想好改怎么定稿。

    “啪嗒。”

    乔陌漓的脚无意踢到了路边的一颗鹅卵石,发出清脆的声响,惊动了陷入沉思的颜汐落。

    颜汐落抬起头,看到乔陌漓突然哀怨地微微翘起红唇,“好烦呐。”

    “怎么啦?”乔陌漓赶紧走到颜汐落身边,并肩坐在她身旁。

    颜汐落轻轻叹了口气,“唉,昨晚女王不是说让我给她设计些独特的首饰么,我现在没有灵感,好烦。”

    乔陌漓这才想起昨晚女王在宴会说的话,他信赖地看向颜汐落,“太太,不要纠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设计出举世无双的饰品的。”

    “唉,”颜汐落再次叹口气,“如果灵感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容易好了,我现在大脑完全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帮女王设计些什么。老公,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乔陌漓愣了下,连忙摆手推诿,“不行不行,我可不是专业的,而且还是女王的饰品,我哪里懂这些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