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495章临终的坦白我不是个好女人…
    第495章临终的坦白:我不是个好女人…

    颜汐落全神贯注地画着,一直画到了午,竟然一口气画出了一整套的翡翠设计稿。

    对自己设计的这套饰品,颜汐落十分的满意。她高兴地把图纸拿给乔陌漓看,“老公,你看,怎么样?”

    乔陌漓接过图纸,耐心看了起来,只见这款饰品包含了翡翠耳钉、翡翠珠链、翡翠手镯和翡翠戒指,设计风格稳重大气,雍容华贵。只是看图稿令人赞叹不已,等出了成品,肯定会收到众多的赞美和称誉。

    “太太,你真是太令我惊叹了,这样的首饰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乔陌漓连声赞叹不已,心里更笃定了颜汐落是他这辈子最不可或缺的珍宝。

    她是何等聪惠,是一颗耀眼的星星,在世界发光,而这个小小的她是他唯一的妻子!

    颜汐落画出了满意的设计稿,心里十分的高兴,她仰起头看着乔陌漓,笑得眉眼弯弯,“哪有?这还多亏了你的功劳。要不是你的提醒,我肯定还坐在这里纠结呢。”

    乔陌漓这下更是笑得开怀,“哈哈,太太,我喜欢你这种明明有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的样子。低调又谦虚,跟我是绝配啊!”

    颜汐落被乔陌漓逗的笑出声,“真是厚脸皮,我低调谦虚,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了,要不是你的低调哪里反衬我的桀骜不驯,英武不凡呢?”乔陌漓颇为得意的自夸着,心里因为颜汐落的能干早乐开了花。

    “好啦,你别吹牛了。咱们快点去把这些设计稿交给女王吧?如果她哪里通过了,咱们赶紧回去,说好了去看斯洛呢。”

    颜汐落连声催促着乔陌漓,迫不及待想要去看乔斯洛。

    乔陌漓依言起身,跟着颜汐落去王宫把设计稿交给了女王。

    当女王看到颜汐落这款新颖大气的翡翠套饰设计时,高兴的连声说好,立马命工匠去依着设计图去制作。

    而颜汐落则趁机提出要离去的事情,女王哪里肯放人,一再挽留让颜汐落在皇宫里多住几日。

    不过颜汐落思子心切,哪里还能住的下去?她执意要走,女王只好不情愿的放行,甚至亲自把他们给送到了机场。

    颜汐落跟女王和凯利洛川以及慕心雨道别后,跟着乔陌漓了飞机,离开了英国朝m国飞去。

    *

    要德庄园。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梁茹的身体越来越孱弱。

    她的病情早已经严重恶化,虚弱到只能躺在床,依靠着点滴维持生命。

    因为她早已经不能自主进食,除了那些滴进血液里的营养素,她的身体本能的排斥着一切食物。

    如今的梁茹瘦的厉害,简直都已经皮包骨了,过分纤细的四肢加大大的肚子,以及她脸灰败的肤色,看去早已经时日无多。

    弗兰克每次来看梁茹都觉得心疼不已,觉得她这根本是在活受罪。可是这个他爱的女人却固执的厉害,说什么都不肯拿掉肚子里那个正吸取她生命的孩子。

    “宝宝,太辛苦放弃吧。”弗兰克终于忍不坠是又劝了声。

    “我们拿掉孩子,只要你身体好了,我们以后还有孩子。”

    这样的劝告,他不知道已经在梁茹面前说了多少次,可是每次等来的,都是梁茹的沉默。

    这个原先纤细瘦弱,而今骨瘦如柴的女孩,却有着惊人的执拗,哪怕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仍是要执意生下那个正在汲取她生命的孩子。

    而这次也一样,等弗兰克说完这句话,等待他的仍旧和以前一样,除了无边的沉默,还是沉默。

    梁茹正艰难的躺在床,甚至连翻身都做不到。

    可是,她仍旧咬牙硬撑着,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过。

    孩子现在已经在她肚子里五个月了,渐渐开始有了些微弱的胎动。

    在这个世界,终于有她的一个孩子,呵呵。

    梁茹看着窗外的落日,她已经感觉到她的生命在慢慢终结。

    也好,她这是受到了惩罚,在她决定做坏事的那一天,想到今天的遭遇会降临她的身。

    而每次这些微弱的胎动,都能让脸色灰败的梁茹露出温馨的笑脸,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弗兰克无奈地看着梁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只好伸手牵起梁茹早已瘦的皮包骨的手,心疼的摩挲着自己的脸,“宝宝,你这是何苦呢?你这样艰辛,我真的,真的看着好心疼。”

    梁茹淡淡露出抹艰难的笑脸,“我这辈子坏事做的太多,合该如今受这样的报应。弗兰克,我之前格外的恨你,恨你夺去了我的清白。可是现在我要感谢你,感谢你送给了我一个孩子,让我这辈子,还有机会做母亲。”

    “傻瓜,你这么的善良,怎么可能做什么坏事。”弗兰克自然不信梁茹的话,他伸手摸了下梁茹冰冷的额头。

    最近梁茹身的体温格外的低,额头四肢都冰冷的吓人,唯有胸口还有些温度,证明她还活着。

    梁茹知道弗兰克不信,淡淡说道,“弗兰克,我的这一生,实在是过得太惨淡。爱一个不该爱的男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现在终于有了让我洗脱罪孽的机会,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生机,来换娶子的新生。”

    说完,梁茹把她受乔陌宸的唆使,偷抱走了颜汐落孩子的事的经过详细告诉了弗兰克。

    弗兰克听得惊讶不已,他完全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孱弱的小女人,竟然曾经做过这样心机的事情。

    不过这些在弗兰克看来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因为,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梁茹更坏。

    眼下看着这个被病痛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人,弗兰克什么苛责的话都没有说,而是静静抚摸着她的头发,希望这样的动作能缓解下她身体被病症折磨的痛楚。

    时间在梁茹执拗的坚持下一天天过去,她早已经瘦的不成人形,可是心里仍旧怀着一股信念,硬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孩子的降临。

    冬天悄然降临,寒风席卷着要德庄园,呜咽的风声刮得那些廉价的工人房左摇右晃。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