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终结:扔下孤苦的潼恩!

    “是啊,我原本想体面的走的。 现在看来,还是要这么狼狈不堪啊。”梁茹回答完杰克的话,用手背擦了下嘴角的血渍,歉意地看着吓得煞白着小脸的潼恩,“潼恩,妈咪是不是吓到你了?”

    潼恩虽然年幼,却已经懂得了生死的含义。

    她刚才被梁茹吐出的鲜血给吓坏了,突然明白了之前梁茹说那些话的意思。

    小小的她顿时热泪盈眶,仅仅把抱着梁茹纤细的腰身哭个不停,“妈咪,妈咪你不要死啊!如果你死了,潼恩要怎么办?还有没有出世的弟弟,弟弟要怎么办?潼恩不想没有妈咪啊,拜托你千万不要死好不好!”

    潼恩稚嫩的嗓音喊哭喊的撕心裂肺,原本已经看淡了生死的梁茹微笑着摸着她的头。

    她歉意地看向潼恩,一边用手抹着潼恩小脸的泪珠,一边连声道歉,“宝贝,潼恩是妈咪的宝贝。可妈咪却不是潼恩的妈咪,很抱歉,当年的我是个坏人,是我从你亲生妈咪那里偷走了你,然后害你跟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潼恩,你能原谅妈咪么?”

    “妈咪,你在说什么?”潼恩有些不能理解梁茹的话。

    梁茹点点头,“是的,潼恩,你真正的妈咪叫颜汐落,她是个跟你一样有着蓝眸的美丽女子,心底善良柔软,是这个世最完美的女人。而你的爹地也不是乔陌宸,而是叫乔陌漓,你能记住吗?一定要记住妈咪告诉你这些话。”

    潼恩不明白地摇摇头,“不,妈咪,你才是我真正的妈咪,我是妈咪的宝贝,不是别人的孩子。”

    看着哭得眼泪汪汪的潼恩,梁茹的心都要碎了。她又何尝不想潼恩是自己的宝贝呢?

    这么多年她待潼恩如己出,甚至看得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可是偷来的终究是偷来的,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梁茹擦了下自己控制不住的眼泪,心痛地把小潼恩给搂进怀里,“宝贝,你永远都是妈咪的宝贝。可是事实是事实,当年我把你从你亲身父母身边给偷走。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活在内疚和不安,每天都受着良心的谴责,现在终于到了说出真相的时候了。”

    说完这些,梁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许多似得,她抬头看着一旁的弗兰克,恳求地说着,“弗兰克,等我走了,拜托你送潼恩回她的亲生父母身边,好吗?”

    弗兰克阴沉着脸,心里早因为梁茹快要去世的事烦闷不已,哪里还有工夫顾忌这些呢?

    看到弗兰克不吭声,梁茹的眼泪再次哗哗流淌,她眼巴巴看着弗兰克,“弗兰克,我求求你,求求你,把潼恩……”

    “噗!”

    因为强心针的作用,梁茹心里着急,瞬间起了反应。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里再次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沉沉地朝床后面倒去。

    “妈咪!”

    “宝宝!”

    潼恩和弗兰克同时惊呼出声,潼恩想要把梁茹给扶起来,而是她的身形太瘦小了,反而碍了弗兰克的事,被弗兰克一把给拽下了病床,“滚开!”

    潼恩重重摔在地,痛得不行。可是坚强的她并没有哭出声,而是赶忙从地爬起来,想要去到梁茹的身旁。

    只是还没等她走过去,杰克紧紧抱住了她,“潼恩乖,不要去看。”

    潼恩大力挣扎着,“不,我要去看我的妈咪,妈咪她睡着了,我要去叫醒她!”

    她的身沾染了少许梁茹刚才喷出来的血渍,看去十分的狰狞,可是任凭她如何用力,杰克都紧紧抱着她,不准她再往梁茹身边靠近一步。

    弗兰克手忙脚乱的晃着梁茹,“宝宝?宝宝?”

    梁茹此时已经油尽灯枯,她完全听不到外界任何的声音,只是凭着最后一丝本能,固执地指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微弱地说着,“孩子……孩子……”

    然而她只勉强挤出这四个字,手臂沉沉地垂了下去,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屋内的医生也跟着赶了过来,他匆忙对梁茹做了一番检查后,遗憾地看向弗兰克,“少爷,人已经不行了。”

    弗兰克深吸一口气,再次留恋地看了梁茹一眼,艰难的下了一个决定,“剖吧。”

    说完,他帮梁茹合眼睑,脚步沉重地走出了房子。

    杰克牢牢抱着潼恩,任凭她对自己撕咬踢打,狠心是不让她过去。

    潼恩哭得痛不欲生,泪水早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哭喊的声音更是早已经变得沙哑不堪。生与死的残酷距离,第一次摆在了堪堪才四岁的她面前,令她无助又惶恐。

    杰克看到了医生正在帮刚还有一口气的梁茹准备手术,想要把潼恩给抱出屋子。

    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潼恩死死用手扳着门框,誓死不愿撒手,“杰克哥哥,求求你让我留下来,我想最后再看妈咪一眼,让我看看她,好不好?”

    杰克无奈地轻叹口气,伸出手迅速敲向了潼恩的后脖颈,把她给敲昏了过去,这才总算带着她离开。

    门外刮起了寒风,盘旋着卷起地的枯叶,萧瑟又凄凉。

    屋内医生破开梁茹的肚子,拿出孩子。

    弗兰克在屋子外等了会儿,良久,听到屋里传来响亮的啼哭声,孩子果真还活着!

    他知道,他和梁茹的孩子平安的来到了世,匆匆进了屋。

    屋内血腥气呛人的难闻,梁茹已经断气,被白布给蒙了起来,瘦瘦小小的一团,看起来格外令人心酸。

    弗兰克别过脸,努力把心思放到刚出生的孩子身。

    医生把刚出生清洗后的孩子递给弗兰克,“少庄主,是个男孩,小少爷早产,不到两公斤。勉勉强才只有七个月,必须送到保温箱里才行。”

    看着自己手里瘦小皱巴,梁茹用生命换来的孩子,弗兰克郑重地看着医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们都必须让小少爷没事。不然,统统陪着少夫人去地下吧!”

    说完,他再次无限眷恋地看了眼被白布蒙起来的梁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