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迹:兄妹陌生相见!

    颜汐落听到这个消息,身子害怕得颤抖不已。

    她紧紧攀着乔陌漓的手臂,犹如溺水的人捞到了浮木似得,看向乔陌漓的眼神里满是祈求,“乔陌漓,我们让斯洛回来好吗?我不想让他训练了,也不想让他当什么少将,我只想他好好的生活,乔陌漓,求你了!”

    颜汐落泪流满面,乔陌漓紧紧的抱着她,心里阵阵发紧,但是他安慰着说,“老婆,你看看我们的儿子才十二岁,是少将了,还是哈佛的高材生,男孩子是要这样。我们应该为他骄傲!”

    “可是我不想他有危险!”颜汐落紧紧的抓住乔陌漓的手臂。

    “没事,斯洛他很懂事,他一定会化险为夷,他不会让他妈咪伤心的!他很快会安全回来的。”乔陌漓除了安慰还是安慰。

    “真的吗?他会很块回来?”

    “是的,相信我,老婆!我们的儿子这么优秀,绝对不会出任何意外的。”乔陌漓说着看了下外面的天色,“这会m国天还没亮,咱们要不要等那边天亮了再过去呢?”

    颜汐落迅速摇摇头,“不,我现在想过去,我要亲眼看到斯洛平安无事的归来。”

    “好,咱们现在去。”乔陌漓点点头,拥着颜汐落朝自己的私人停机坪走去。

    很快,小型私人飞机便载着颜汐落和乔陌漓往m国飞去。

    飞机的两人同样的忧心忡忡,生怕乔斯洛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已经弄丢了自己的女儿,如果儿子再出了意外,那对他们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

    一望无际的大海,日头火辣辣的照着。

    乔斯洛虚弱地躺在那块漂浮的破舱体,无助地滑动着水面。

    他已经在海漂了一天,可是眼前除了渺然无际的大海,还是大海,根本看不到边,甚至连座可供停靠的临时岛屿都看不见。

    乔斯洛的体力逐渐耗尽,可他仍旧撑着最后一丝体力,不肯放过任何的活下去的生机。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活着回去,决不能让妈咪和爹地伤心!

    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乔斯洛,他坚韧地挺着最后一口气,丝毫不敢松懈下来。

    忽然,海面刮起了狂风,掀起的波涛把躺在破舱体的乔斯洛甩起了数丈高!

    在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乔斯洛突然敏锐地看到前方隐约有座小岛。

    这个发现顿时令他的精神一震,终于有了能停靠的地方,太好了!

    乔斯洛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手足并用的划着海水,朝那片还有很远距离的海岛划去。

    不过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因为突然刮起的海风正把海浪朝那个方向翻卷,因此他划起水来才不用那么费力。

    随着跟那座荒岛距离的接近,乔斯洛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座岛遍布绿植,很显然不是一座荒岛。

    近了!更近了!

    他凭着顽强的毅力滑向海岛。

    乔斯洛眼看着离那座岛屿还有百十米远,海风突然卷起高高的海浪,他眼前一黑,把他给拍昏了过去。

    巨大的海浪把乔斯洛给拍入了海水,又翻腾着把他给卷来,哗啦一声,把他直接冲刷到这座小岛的沙滩。

    太阳仍在火辣辣的照着,烫的海边那些寄居蟹都挪进了水里。只有被海浪打昏的乔斯洛仍旧昏沉沉躺在沙滩,丝毫感觉不到炎热。

    没过一会儿,沙滩远处远远走过来两个半大的孩子,一高一矮,一男一女。

    男的卷着裤管,手里拎着两双鞋子,正赤着脚郎笑着追逐在前面提着裙子奔跑的小女孩。

    女孩穿着洁白的纱裙,脚步轻盈的像误闯入凡尘的天使。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走出了失去梁茹痛苦的小潼恩,和陪着潼恩出来玩耍的杰克。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弗兰克都不在庄园里,杰克俨然成了半个主人。

    不过他什么都懒得多问,大小事情都让管家去问他年迈的爷爷,只专心照顾着潼恩。

    今天天气不错,他带着潼恩走出了要德庄园,和她在沙滩玩耍起来。

    潼恩毕竟年纪还小,当年她和梁茹被带来的时候是蒙着眼睛的,一直以为外面是广袤的平地,没想到要德庄园竟然是坐落在荒岛里。

    如今看到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蔚蓝大海,她的心情跟着那些蔚蓝变得格外澄清,不由自主地脱掉了鞋子,光脚在沙滩奔跑起来。

    而杰克始终宠溺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连她脱掉的鞋子,都体贴地帮她拎起来,然后追着她叮咛道,“慢些跑,小心藏在沙子里的那些贝壳!”

    潼恩笑嘻嘻的只顾着往前跑,压根没注意看脚下的路,“杰克哥哥,快来追我啊!这里的风景真漂亮,大海真美,海风真好闻!”

    杰克无奈地跟在她后面小跑着,跑了没多久,突然脸色变了,高声冲潼恩喊道,“小心脚下!”

    “什么?”潼恩回过头,脚下仍是不停的倒退着跑。

    她的话音未落,脚下似乎绊到了东西似得,猛地朝后面倒了过去,重重摔在了地。

    “哎呦喂,我的小腰都要断了!”潼恩吃痛地叫嚷着,突然停了声音,因为她这才发现,绊倒自己的,是躺在海边的,一具尸体?

    潼恩顿时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到了,她再也顾不被摔得生疼的皮鼓,连滚带爬的往一边躲去,嘴里大声向杰克求救,“杰克哥哥,我怕!这里好像有具尸体。”

    十三岁的杰克已经赶了过来,他胆子很大,并没有像潼恩那样吓得变了脸色,而是蹲下身子,伸手探了下躺在地那人的鼻息。

    潼恩担忧地看着杰克,生怕躺在地的那人会突然跃起,然后狠狠咬住杰克哥哥的喉咙。电视不都是这样演的么?

    不过还好,剧情并没有像潼恩小脑袋想的那样发展,只见杰克在那人的鼻息前试探了下,然后冲潼恩摇摇头,“不用怕,这个人只是昏迷了,还没有死呢。”

    听到不是死人,潼恩这才终于放下心来。不过她仍是胆怯地看着躺在地的那人,犹豫着要不要走过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