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杰克救了乔斯洛。

    杰克认真检查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嗯,这家伙的身体条件还不错,正好庄园里还缺劳力,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去叫人过来把他抬回去。”

    “可是……”潼恩犹豫了下,“杰克哥哥,你快去快回。”

    虽然潼恩心里有些害怕,不过她想到如果不尽快把这个不明来历的人给带回去的话,他肯定会有生命危险的。

    杰克点点头,很快朝庄园走去。他们的海岛地处偏僻,地图根本没有标记。如果不是极为熟悉这里的人,压根都找不过来。而且那人显然是重度昏迷,所以杰克这才放心的把潼恩给留在了沙滩。

    潼恩看着杰克离去,虽然心里仍对昏倒在沙滩的那人有些害怕,不够仍是鼓足了勇气走了过去。

    她看到一张虽然紧闭着眼睛,但仍是面目俊朗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潼恩总觉得他有些莫名的亲切感,吸引着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像……像哥哥的感觉似得……

    潼恩很快为自己的这个想法笑了,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可能会对一个从没见过面的陌生人感到熟悉呢?

    没等她自嘲一番,杰克匆匆带了人重新回到沙滩。

    他指挥庄园里的菲佣把昏迷的乔斯洛抬去庄园,这才领着潼恩跟在他们身后。

    几人很快回到庄园里,杰克少爷在沙滩捡到个东方少年的事,迅速在整个要德庄园传开了。

    要知道平时庄园里的供给都是由专门往来的船只运送过来的,其它人很难找到这座海岛。现在竟然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漂流到了这里,真不知道是怎样的巧合。

    不过大家都是在暗议论,并不敢明目张胆过来围观,只有潼恩和杰克待在房间里,看医生给捡来的这名少年做各项机体检测。

    没过一会儿,医生得出了结论。

    他认真地看向杰克,“少爷,这人只是体力透支过度,才造成的昏厥,相信很快可以醒来的。我想他一定在海漂了很久,然后被海浪给送到了咱们岛的。”

    杰克点点头,对这些并不敢兴趣,“既然来了,那是缘分。随便给他治过来,然后咱们庄园里又多了把干活的劳力。”

    医生跟着点头,“好,我现在给他用些药,让他尽快醒过来。”

    说完,医生给昏迷的乔斯洛注射了些身体必备的补充能量,然后耐心等他醒来。

    杰克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无聊地朝门外走去,“这个人交给你了,等他醒来带他去管家那里报道干活儿。潼恩,咱们先走吧。”

    潼恩乖巧地应了声,“好的,杰克哥哥。”

    潼恩再次看了一眼乔斯洛,她突然觉得他的脸好熟悉。

    他们刚往门口走了两步,传来医生略显惊喜的声音,“少爷,这个人醒过来了!”

    杰克停住脚步,头也没回的吩咐了句,“嗯,等他恢复领他去佣人房吧。”

    说完,杰克牵着潼恩的手,“走,我带你继续去沙滩玩吧。”

    潼恩犹豫了下,回头看向刚被救回来那个人,迟疑地问着杰克,“可是杰克哥哥,那个人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真的不用过去问问他是从哪里飘过来的吗?”

    杰克抬脚往前走去,“管他是从哪里来的,以前庄园里也没收留遭了海难的落魄户。既然咱们救了他的命,以后他是咱们庄园里的奴隶,有什么好问的。走吧,我领你去玩,刚才你都没有玩尽兴的。”

    “嗯。”潼恩乖巧地点点头,跟着杰克走了出去。

    他们俩很快重新回到海滩,潼恩突然没有了玩耍的心情。

    虽然杰克对她很好,可是她心里知道,这里并不是她的家,迟早有一天,她要离开这个地方。

    她看着海浪发呆,依稀记得妈咪死的时候告诉她,她的亲生父母的名字。

    “潼恩,怎么啦?”杰克敏锐地看出潼恩的闷闷不乐,轻声问了句。

    潼恩摇摇头,“没事,杰克哥哥,我只是在想刚才那个人,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家在哪里,我的亲生爸爸妈妈又在什么地方呢?”

    杰克顿时变了脸色,他两步走到潼恩面前,紧紧攥住他的肩头,大声说道,“潼恩,这里是你的家啊!你还想去哪里?你说过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

    “杰克哥哥,你握痛我了。”潼恩轻轻地扭着肩膀。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惹杰克不开心了,轻声解释道,“杰克哥哥,我并不想离开你。我只是已经忘了之前的家,正好看到那个人从外面飘过来,对以前产生了好。”

    “没什么好好的,潼恩,我要你记住,这里是你的家!”杰克严肃地说着,生怕潼恩会生出别的想法。

    潼恩不想惹杰克不开心,柔顺地点点头,“好的,杰克哥哥,我没有想要离开。”

    “那好。记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里都永远是你的家,我们要永远生活在一起,懂吗?”杰克再次重复道。

    潼恩半懂不懂地点点头,“好。”

    杰克的脸色这才变得和缓起来,他弯下腰捡起沙滩泛白的贝壳,“来吧,你早不是说要来捡贝壳吗?咱们现在多捡些回去。”

    潼恩跟着蹲下来,十分欣喜地捡起贝壳,已经把刚才那些杂乱的思绪全部抛到了脑后。

    乔斯洛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围了一堆各种肤色的陌生人,正用探究地目光注视着他。

    这些人穿的都很破旧,有黑皮肤的年妇人,还有白皮肤的消瘦男人,甚至还有几个长胡子的老头。

    乔斯洛没工夫理会这些莫名出现的人,而是微微扯出抹笑容。

    他竟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不过因为在海漂流的太过疲惫,乔斯洛刚笑了下,再次昏迷了过去。

    那些围观着他的人顿时乱了手脚,争抢着又把医生给拉了过来,让他赶紧给乔斯洛看病。

    医生认真给乔斯洛检查了一下,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体太过虚弱而已。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