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515章来自梦里的呼唤妹妹救我
    第515章来自梦里的呼唤:妹妹,救我!

    陆少华这才知道事情严重了,他的声音瞬间沉了下来,“你先不要焦急,我马上就飞回去。等着我,不要怕。”

    说完,陆少华就打开通讯器呼叫了乔陌漓,“陌漓,卉儿失踪了,安琪拉在家里急的不行,我必须要赶快飞回去!”

    乔陌漓闻言也是大吃一惊,他赶紧同意,,你赶快回去,路上记得注意安全。”

    陆少华迅速拉升飞机,盘旋着朝英国驶去。

    而剩下的人则在乔陌漓的带领下,继续在海面上搜索着乔斯洛的下落。

    可是他们从清晨找到日落,始终都没有发现乔斯洛的任何踪影。

    夜晚很快降临,乔陌漓只好命令暂时停止搜索,载着颜汐落停靠在海边,临时搭建了帐篷住在里面。

    收拾好这一切,他从帐篷内拿出些吃的给颜汐落,“太太,多少吃点吧,你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颜汐落的眼睛早已经因为哭泣肿得像个桃子,她抽泣了下,缓缓摇头,“我什么都吃不下。”

    乔陌漓轻叹口气,单手揽住颜汐落的肩头,拥着她走在沙滩上,“太太,我知道你很担心斯洛,可是你这样不吃东西是不行的。知道吗,你只有自己养好体力,才能更好的寻找斯洛啊。我相信,他现在肯定在某个小岛上,正等着我们去把他给救出来的。明天我们加大力量寻找。”

    颜汐落点点头,虚弱地靠在乔陌漓身上,无助地仰头看向天际上浩瀚的繁星,“老公,我们已经弄丢了女儿,如果再弄丢斯洛,我真的没什么理由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乔陌漓紧紧攥着颜汐落冰冷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郑重许下承诺,“太太,相信我,我们的儿子一定会没事的!这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把他给找回来的!”

    颜汐落轻轻点点头,慢慢靠在乔陌漓的身上睡着了。经过一天的奔波,她实在是太疲惫了。

    乔陌漓侧过头,看到颜汐落娇小的脸庞上憔悴的容颜,心疼的无以复加。他伸手把她理了理耳畔的发丝,把她搂在怀里,怔怔看向广阔无垠的海面。

    斯洛,爹地相信你一定活着回来!

    *

    要德庄园。

    昏暗的水牢里臭气熏天,乔斯洛被打不过他恼羞成怒的杰克关在了里面。

    齐腰深的脏水黏答答地贴在乔斯洛的身上,手腕上的铁锁链紧紧禁锢着他的手腕,冰冷无比。

    乔斯洛试了好几次,怎么样都挣不脱桎梏,他无奈地叹口气,没辙地看向牢底窗缝渗入的月光,不知道要被杰克给关到什么时候。

    昨天他也是着急离开才气昏了头,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杰克打了起来,而且还打赢了杰克。

    如今看来,自己只怕要被困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

    窗缝里透过来的月光淡薄缥缈,乔斯洛看着那些月光,想起了妈咪颜汐落柔暖的目光。

    这个时候,她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失踪了的事吧?不知道妈咪这会该怎样伤心呢?

    妈咪,你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斯洛好好的,很快就会回到你身边的。

    乔斯洛在心底悄悄呐喊着,看着铺在水面上的月光陷入了沉思。

    溶月西挪,很快到了下半夜,潼恩独自睡在公主房里,翻来覆去似乎在做着噩梦。

    昨天她亲眼在玻璃窗里看见杰克哥哥和那个捡来的少年,因为想要离开庄园打了起来,然后杰克哥哥输了,她亲眼看见杰克哥哥把那个少年绑起来关进了水牢。

    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想去看看那名少年,却被杰克哥哥给阻止了。

    杰克哥哥的原话说不想看到她接近那个暴戾危险的家伙,虽然潼恩只在捡到他时见过他脏污的样子,后来就再也没有看清过他的。

    可是心里总觉得他不像杰克哥哥说的那么坏。

    她甚至觉得有些心疼那名少年,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漂流到了这里,然后却因为想离开,却被杰克哥哥关进了水牢里。

    潼恩虽然没有被关进水牢里过,可是她曾经被杰克哥哥带到那里去过,好像是按了一下遥控,门就自动开了。

    杰克说过,犯错的人都会被关进水牢,把人丢进齐腰深的水里,浸泡的久了,骨头就会被泡坏的,而且三天不许吃饭,恐怕等过了三天,那名少年就会只剩半条命了。

    潼恩尝试着让杰克哥哥放了那名少爷,可是刚提起这个话茬,便被杰克哥哥气冲冲地打断了。

    杰克哥哥说如果她再敢为那名少年求情的话,就一个礼拜都不给他饭吃。

    看到气恼不已的杰克哥哥,潼恩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乖乖闭上嘴,心里为那名少年感到忧心不已。

    就像现在,她虽然睡着了,可心里还记挂着那名少年的事,翻来覆去的,总是在做些噩梦。

    梦里她来到一个铺天盖地充斥着雾气的地方,看不到任何方向,甚至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孤寂的令人十分害怕。

    突然,她听到有人在大声呐喊着什么,就循声走了过去。

    离得近了,她才听得真切,那人很像是被关起来的少年的声音,正在悲伤地呼救,“妹妹,这里好冷啊!快救我出去!这里的水很臭很凉,我的骨头都快被劲断了,求求你,快点把我给救出去吧!”

    潼恩看到掩映在浓雾后面的少年,看不清他的脸,可却从他的呼救声中听出了他的焦急和难受。

    在他的身下,是一汪泛着黑色和恶臭的死水,不知道是人骨头还是什么骨头的东西漂浮在上面。还有几只老鼠游到少年身旁,正疯狂地撕咬着少年的肌肤,发出令人毛骨悚然声音。少年被撕咬的地方很快就流出了刺目的鲜血,令人胆寒不已。

    看到雾气中的这一幕,潼恩忍不住哭了起来,心里为少年的遭遇感到难过,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泪水从她眼眶中淌下,难掩悲伤情绪的她忍不住哭出来声,然后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刚才那一幕只是个梦。

    潼恩连忙伸手抹了把脸,发现湿凉一片,原来自己真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