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得救:师徒默契。

    惊慌的理查连忙转动快艇的方向,想要赶紧离开,却听到了那个方向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

    声音隔得很远,听不真切,却隐约似乎像是人声。

    理查赶紧开启了快艇上的灯光,剧目看去,这才发现刚才以为离得太远的缘故,他只看到了那头庞然大物的黑影,却没有发现黑影前面还有艘小的可怜的小船。

    船上隐约能看到身影,正在快速地划动着船桨,想要竭力摆脱身后追捕他的巨大黑影。

    理查壮着胆子朝前方靠去,等离得近了些,这才发现那头庞然大物果然是素有冷血杀手之称的大白鲨。

    说起鲨鱼,其实世界上约有380种鲨鱼,其中约有30种会主动攻击人类,最残暴的有9种。

    而大白鲨则是目前人类所知最可怕的鲨鱼,发生攻击人类的事件的多半都是大白鲨。

    它的口径特别的大,上面长满了锯齿,只要被它咬上的猎物,绝对非死即伤。

    此刻,那头庞然的大白鲨正张开着血盆大嘴,不停闭合地追咬在它前方不远的那艘小船。

    不过船上的人相当的机灵,虽然好几次都险些被大白鲨给咬到,却总能机敏灵巧地惊险躲闪开。

    那艘船上的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了要德庄园的乔斯洛。

    他划着小船往m国的方向驶来,却不想到在海中发现了大白鲨。

    这种鲨鱼的攻击性十分的强,只要被它盯上,不达目的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它几次掀翻小船,但是小斯洛和它躲猫猫。

    看见凶猛的白鲨,频频攻击。

    乔斯洛心里当即就咯噔一下,想到这下完了,难道真的要葬身在鲨鱼肚子里了么?

    不过他想到此时正在殷切盼望着回去的妈咪,心里虽然有些怯意,仍是强自镇定,机灵地快速躲避着大白鲨的追捕。

    然而就算是体力和智力都特别出色的乔斯洛,在奋力划行了一段时间后,也渐渐不抵大白鲨的追赶,划船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就在他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灯光,心里顿时升起抹希望,摇着手大声呼救,“help!help!”

    理查这时候已经离得很近了,听到了乔斯洛的呼救声,顿时高兴地跳起来。

    他刚才就怀着一丝希望,期盼着那艘船上的人影是乔斯洛,没想到还真被他给赌对了!

    理查稳了稳狂喜不已的精神,大声喊道,“洛,是你吗?”

    此时追逐乔斯洛的大白鲨已经失去了耐性,张嘴把他乘坐的小船给咬成了碎片,而乔斯洛则借着灵敏的身形从大白鲨锋利的牙齿边躲了过去,跳入了海水中。

    这一幕吓得刚放心下来的理查顿时失去了理智,他连忙开着快艇朝大白鲨迎了过去,看着翻腾的海面大声喊着,“洛,你在哪里?你没事吧?!”

    跳入海水中躲开大白鲨追击的乔斯洛听出了理查的声音,高兴地从水里探出了小脑袋,冲快艇上的理查挥挥手,“师傅,我在这儿!”

    理查的快艇迅速赶到乔斯洛身边,看着安然无恙的乔斯洛总算是放下心来,欣喜若狂道,“洛,真的是你!太好了,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趁着理查高兴的功夫,乔斯洛已经从海水中跳上了理查的快艇,连声催促着,“快走,有鲨鱼!”

    理查连忙将快艇上的聚光灯挪了个方向,正好照在大白鲨刚张开的血盆大嘴内。

    黑夜中,在灯光的映照下,大白鲨锋利的牙齿白森森的,都可以闻到它嘴里那股湿腥的难闻味道。

    理查连忙掏出手枪,对准大白鲨的眼睛射了出去。

    子弹带着火花射入大白鲨的眼睛,令它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两人,疼痛的剧烈在海水中翻滚起来,掀起一片片楼高的浪花,周围的海水被它伤口中流出的鲜血染成了鲜红色。

    趁着这个机会,理查连忙带着乔斯洛离开了疼得在海水中翻腾的大白鲨,驶向了安全地带。

    等两人终于脱险,理查高兴的一把把乔斯洛给抱起抛了起来,“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小子了!”

    说完,就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乔斯洛看到理查心里也十分的高兴,紧紧抱着他,跟着放声大笑。

    “师傅,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谁来。你我的徒弟,我失去一切也不可能失去你!小子,这都几天了,你在海面怎么没过的。”

    “一言难尽,慢慢说,先回家!”

    两人的笑声在海面上越飘越远,连带着月色都跟着变得晴朗了很多。

    *

    m国医院。

    乔陌漓正焦急地坐在病床旁边,担忧地看着昏迷中的颜汐落。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乔斯洛,忧心不已的颜汐落又急又伤心,已经昏过去好几次了。

    乔陌漓忧心地握着颜汐落白的毫无血色的手,轻声呼唤着,“太太,太太?”

    然而颜汐落的心早已经随着失踪的乔斯洛葬身在大海,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就那样沉沉地躺在那儿,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任凭乔陌漓如何呼唤,却丝毫反应都没有。

    乔陌漓的心跟着疼得不行,上次女儿被偷,太太都过了好几年才恢复过来。

    如今儿子又没了踪影,他实在不知道这次该如何安慰太太。

    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扛过这次的变故。

    看着颜汐落苍白消瘦的脸庞,乔陌漓黯然垂下眼眸,太太,求你快醒过来,不然我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少爷,少爷!”承德的脚步声在医院走廊响起,人还没进门,声音就惊喜地传了过来,“少爷,小少爷找到了!他回来了!”

    乔陌漓震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大的把椅子都给带倒了。

    他惊喜地上前两步,一把抓住承德的手,不敢相信地问道,“在哪儿?他现在在哪儿?!”

    承德的手被乔陌漓攥得紧紧的,他高兴地冲乔陌漓猛点头,“没有错的少爷,小少爷他已经被理查找到了,他们在回来的路上,很快就能到了。”

    乔陌漓顿时高兴地捶了承德两下,狂喜不已,“太好了!太好啦!”

    说着,他转身把仍沉沉躺在病床上的颜汐落一把抱了起来,“太太,你听到了吗?咱们的斯洛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