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522章深夜惊梦罗威尔最后请求
    第522章深夜惊梦:罗威尔最后请求。

    只见陆少华轻轻按了手腕里的手表,突然就发出无数根银针,刺向扑过来的侍卫。

    但是这一批哎哟一声倒下,身后又是一批来了,陆少华飞身应战。

    安琪拉站在那里紧紧的抱着卉儿,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的爹地终究要把她推上不归路。

    她轻轻放下卉儿,“宝贝,你在这里别走,我去帮爹地。”

    安琪拉转身和陆少华一起应战那些侍卫。

    这时候城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都是女王的兵,陆少华笑了,他这一个人,竟然动用了女王所有的兵,值了!

    看见人多,安琪拉立即走过去抱着卉儿和陆少华站在一起,看着眼前围着的人,心里想今天他们一家三口怕是逃不出这英国城门!

    陆少华冷眼看着面前这么多士兵,为了就是捉拿他,真是可笑至极。

    他伸手把安琪拉和卉儿护在怀里,今天他倒要看看谁敢动她们一根毫毛。

    侍卫慢慢围拢他们,安琪拉大声叫喊,“你们想干什么?滚开!”

    但是那些侍卫根本不听,他们拿着长枪,带着女王的命令,活捉陆少华。

    陆少华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逃过这么多的包围,更何况还有安琪拉和卉儿,他是一定要带走的。

    正当那些侍卫不停的走近的时候,天空突然飞过来两架fc战机。

    所有的侍卫抬头看着盘旋在上空的飞机,没有女王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击落。

    只见飞机慢慢在那些人头顶上降落,甚至越来越近。

    之后摔下来一把梯子,正在陆少华个安琪拉身边。

    “老大,上来。”里面是陆少华的手下。

    侍卫听到声音立即开枪,但是飞机上立即放了几个烟雾弹。

    等那些侍卫看清楚的时候,陆少华已经带着妻女,上了战机。

    里面的的人说,“老大,我们丢几个真的炸弹,把这些人给灭了,特么的敢来拦你。”

    陆少华抱着卉儿拉着安琪拉说,“算了。我们走。”他并不像惹什么事情。

    飞机在那帮侍卫的慌张中飞离英国上空。

    “赶紧报告女王陛下,人已经跑了!”首领立即说。

    飞机上,陆少华安顿好卉儿和安琪拉,转身看着的所有人。

    他们都看着安琪拉和卉儿,“嫂子,卉儿公主,你们好。”

    安琪拉这才放下紧绷的心。

    她微笑着看着他们一张张热情的脸,把卉儿抱进怀里,“好,大家好。”

    “叔叔们好!”卉儿亲眼目睹这一切,但是她从小都不怕这些打打杀杀的,可真的随了陆少华的本性。

    她活泼的性格立即得到飞机上的那些家伙的喜欢,立即凑过去,“卉儿小姐,来我抱抱。”

    “不不,我长大了,男女有别!”她的黑眸像极了陆少华。

    “哈哈哈,老大,卉儿公主太可爱了!”飞机上的人都赞叹。

    “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陆少华傲娇的说。

    “哈哈哈……当然是老大您的女儿!”

    *

    夏威夷。

    回来几天的乔陌漓一家,在乔斯洛的陪伴下,颜汐落恢复健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开心了大半个月。

    这天吃好晚饭,和乔陌漓厮磨后,颜汐落睡的很香。

    深夜,颜汐落睡得正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接了起来,“哪位?”

    电话里传来阵苍老的声音,“汐落,是我。”

    颜汐落顿时睡意全无,因为她已经听出来,那道声音是她那个所谓的生父-亨利罗威尔的。

    她下意识地想要挂掉电话,罗威尔却仿佛看透了她内心的想法似的,恳切地说道,“别挂,汐落,求你别挂,我有话和你说。”

    颜汐落怔了下,对于她这个所谓的生父,她心里实在是觉得疏远,甚至心里暗自有些恨他。

    恨他强—占了自己母亲,却又不曾好好呵护母亲,导致了母亲早亡,自己也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

    不过就算是心里怨恨他,突然听到他用那么苍老的声音说自己要死了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颜汐落心里不由的有些伤心的感觉。

    毕竟他是自己的心声父亲。

    她没有再说话,静静聆听着。

    “你想说什么?”颜汐落忍不住低声问道。

    电话那头,罗威尔的声音沧桑又虚弱,他无限留恋地说道。

    “汐落,我得了恶行细胞癌,发现的太晚,已经没几天好活了。这几天我做梦,总是梦到你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丽,她笑起来的时候令周围的景色全部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这些年,我心里其实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年没能好好保护她,更没有管过你一天。

    对不起,我的孩子,对不起!”

    “我这个当父亲的,实在是惭愧的很。”

    “那天我在女王的宴会上看到你时,看到你是那么的耀眼闪亮,跟当年你的母亲一样美,不,甚至比她还要美时,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些年究竟做错了什么。

    汐落我实在是不配当一名父亲,现在我已经没几天好活了,也不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回来这里,让我看你最后一眼,好吗?

    为了弥补这些年我的过错,我决定等你过来时就立下遗嘱,把我名下的一部分财产都由你来继承。

    我就快死了,求求你汐落,回来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让我最后再从你的眼眸里找到你妈妈当年的样子。好吗,孩子?”

    罗威尔这段话说的很长很长,他根本不敢停下来,生怕停下来就会被颜汐落给打断似的,一口气讲了很久。

    电话这头的颜汐落已经听的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是因为罗威尔的即将要到来的死讯,还是因为那句迟来的道歉。

    她刚开始无声地垂泪,然后就小声抽泣起来,越哭心里越心酸,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颜汐落的动静惊醒了睡在她旁边的乔陌漓,他连忙翻身坐起,一把把正痛哭的颜汐落给搂在怀里,“怎么啦?你怎么啦,太太?”

    颜汐落哭得不能自己,摇头说不出话。

    乔陌漓看到她手里还亮着的手机,知道她是在跟谁通话,就把手机拿过来放在自己耳边,凶巴巴道,“说话!”

    “我……我是罗威尔,我……咳咳…就快死了,求求……求求汐落回来让我……让我再看……咳咳……再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