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524章狠毒颜汐落遭母女陷害
    第524章狠毒:颜汐落遭母女陷害。

    颜汐落和乔陌漓出来准备通知佣人准备罗威尔的后事,却看见佣人和保镖整齐的拦在别墅门口。

    亨利太太凶狠的看着颜汐落,“颜汐落,你为了遗产,逼死了罗威尔,府邸所有佣人都可以作证,你就等着女王来把你抓进监狱!”

    乔斯洛没忍住笑了,这个老女人还真好玩,这一会功夫就嫁祸给他妈咪天大的罪。

    乔陌漓冰冷的看着亨利太太和那些佣人,“不想死的都给我滚来置办亨利先生的后事,他已经去世了。”

    所有的佣人睁大眼睛看着乔陌漓,在看看亨利太太。

    亨利太太看着乔陌漓,想起女王一会就会过来,也不再怕他。

    “乔陌漓,你们没来的时候,罗威尔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你们以来他就死了?是你们逼死了罗威尔!”

    乔陌漓没有说话,慢慢走近亨利太太,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罗威尔身患细胞癌,本身留着一口气,见我太太。亨利夫人,你这样自导自演的戏码,就爱乃至愚蠢至极。”

    亨利太太后退一步,她看着颜汐落,“是她想分亨利的家产,才这么迫不及待的跑来,以前罗威尔生病的时候,怎么没见她来看他一眼。”

    “她的目地很明显,就只要争夺亨利的财产!”亨利太太高声说出来。

    面对亨利太太的指责,颜汐落气得浑身发抖,都是这个女人!当年如果不是她虐待自己的母亲,她怎么可能会寻短见!

    颜汐落愤恨的把罗威尔写好的财产赠予书丢到亨利太太脸上,“你们的东西,我一分钱都不媳!”

    亨利太太怨恨地抓过这张财产赠予书,气得脸都抖了。

    她下意识地想要撕毁掉,“什么鬼赠予书,我没看见!”

    没等她用力去撕,乔陌漓就在一旁冷声道,“哼,想撕毁是吧?没有用的,这些都是罗威尔经过律师公证过的,并不是只有这一份!”

    亨利太太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她撕也不是,不撕也不是,干瞪着那张赠予书,说不出话来。

    “女王驾到!”

    门外响起卫兵们的通传声,爱丽丝急匆匆跑到亨利太太身边,“妈咪,我已经把女王给请过来了。”

    “很好,你过来。”亨利太太的脸色这才恢复了常色,示意爱丽丝过来,俯身凑到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爱丽丝点点头,看了颜汐落一眼,快速的离开了。

    颜汐落和乔陌漓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而是静等着女王的驾临。

    看来亨利太太为了不让她拿到财产,竟然把女王都给搬了归来。

    颜汐落突然改变了主意,之前她确实不媳亨利家族的什么财产,既然现在亨利太太这么防备着她,那她如果不把继承权拿到手,就太对不起她对自己的污蔑了!

    打定了主意后,颜汐落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是时候让这个当年百般欺辱自己母亲的老女人付出点代价了!

    而乔陌漓则站在颜汐落身旁,轻轻牵住颜汐落的手,跟她十指相扣,无声给着她鼓励。

    女王缓缓走进客厅,威压的扫视过众人,然后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冷声问向一旁的亨利太太,“听说罗威尔公爵已经辞世了?”

    “是的,女王陛下,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亨利太太假惺惺地掉了几滴眼泪。

    愤恨地指向颜汐落,“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回来找我家公爵索要财产,公爵他……他也不会突然离开我们……呜呜呜……女王陛下,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面对亨利太太的指控,颜汐落浑然不惧。

    她坦然面对女王质疑的目光,“女王陛下,我确实是罗威尔的私生女不错,这些年来跟他的关系也形同陌路。

    可是他临死前突然明白了过来,打电话让我回来,恳求我原谅他当年犯下了的错误,并且把整个家族的继承权都赠予给我。

    这是我父亲刚刚亲手交给我的赠予书,请您过目。”

    说着,颜汐落就走到亨利太太跟前,一把抽走了她手里的赠予书,把它交到了女王的手里。

    女王细细看了下,“没错,这确实是罗威尔公爵的签名不假。”

    听女王的话音不对,亨利太太立马尖声叫了起来,“女王陛下,签名可以假冒的。现在我家公爵尸骨未寒,这个不孝女却一心想着争家产,真是贪婪冷血啊!刚才他们一来就直接进了房间,然后出来就宣布公爵的死讯,还说公爵把财产赠予给他们,这如何让别人信服啊!”

    女王轻皱了下眉头,看向颜汐落,“你们进去时,公爵还健在是么?”

    “是的,女王陛下,我进去时,父亲还撑着最后一口气,想要听到我的原谅。等我告诉他心里已经不恨他了,他这才放心地辞世。”

    颜汐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忍不住又酸了眼眶。

    颜汐落的话音刚落,亨利太太就立马跳了出来,“听听,女王陛下你听听,她亲口承认害了我们家公爵呢!女王陛下,她没来之前,公爵还活的好好的,她一来就死了。

    快把这个害人凶手给抓起来,省得她再去祸害别的人!”

    “闭嘴!”女王身边的侍者狠瞪了亨利太太一眼,“女王在询问事情,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

    亨利太太被骂得红了脸,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多说话。

    女王听了亨利太太的话,又看了颜汐落一眼,心里十分的纠结。她十分喜欢颜汐落的才华,设计出的各种珠宝首饰都令她爱不释手。

    这样文静秀气又有灵性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是夺家产不惜逼死生父的人呢?

    就在这时,从罗威尔的房间里突然传出爱丽丝的惊呼声,“爹地?爹地你怎么了爹地?呜呜呜,你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爹地啊,你快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得给你讨回公道啊,呜呜呜!”

    爱丽丝的喊声惊动了在大厅里的所有人,大家纷纷朝罗威尔的卧室走来。

    刚走到门口,女王和颜汐落他们就不由地暗抽了口冷气,只见躺在床上的罗威尔浑身变得青紫乌黑,看起来十分的阴森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