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颜汐落被禁足!

    颜汐落愣住了神,明明她刚走的时候,罗威尔还不是这个样子呢,怎么会?

    没等颜汐落想清楚,亨利太太已经跳到了颜汐落身边,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衣领,“肯定是你!肯定是你刚才逼迫公爵签遗嘱,结果他不肯,就被你给害死啦!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乔陌漓一把把亨利太太伸过来的手给推开,狠瞪了她一眼,“说话就说话,再敢对我太太动手动脚的,小心我剁了你的爪子!”

    亨利太太险些被乔陌漓推倒,她委屈地看向女王,“女王陛下,求你为我们这孤儿寡母做主啊!这个狠心的私生女,回来逼死了公爵不说,竟然还想让他老公打我啊,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乔陌漓不爽地皱起了眉头,早知道来了会发生这种变故,说什么他也不会让颜汐落来见罗威尔最后一面的。

    现在好了,罗威尔死了变成了这副模样,而他们又是最后见到罗威尔的人,这下肯定脱不了干系。

    果然,就像乔陌漓预料的那样,亨利太太怒不可遏地指向颜汐落,“你这个私生女,你那个该死的母亲当年勾—引我的丈夫,如今你又来害死我的丈夫,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们什么,这辈子才被你们缠得不得安宁?!你还我丈夫的命来!”

    罗威尔的风流韵事早就人尽皆知,所以跟女王过来的那些公爵伯爵们并没有露出半分意外的神色。

    而颜汐落却红了眼睛,她想起了自己惨遭羞辱的母亲,眼睛像刀子似得看向亨利太太,“你可以羞辱我,但是绝不可以羞辱我的母亲!”

    “羞辱?我呸!”亨利太太说着又想冲过来打颜汐落,被女王一道威严的目光瞪得不敢动弹,“放肆!现在罗威尔伯爵尸骨未寒,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亨利太太吓得轻抖了下,缩着脖子壮胆道,“女王陛下,我也是伤心过度,才造成行为癫狂,还请女王为我们亨利家族主持公道啊!”

    爱丽丝也跟着从屋里扑出来,跪倒在女王脚下,“女王陛下,你一定要为我父亲申冤昭雪啊!呜呜呜,他死得好惨啊!”

    事已至此,众目睽睽之下,女王就算再喜欢颜汐落,也不敢公然为她说话。她严肃地看向颜汐落,“颜设计师,我确实很喜欢你的才华,可现在你跟罗威尔伯爵的死因有牵连,所以只好委屈你暂时配合调查,你有意见吗?”

    颜汐落摇摇头,“没有,希望女王能尽快调查出我父亲的死因,还我一个清白,为我做主。”

    此时颜汐落的心里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她相信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等到了那个时候,她将接管整个亨利家族,跟亨利太太仔细算算旧账!

    站在颜汐落身旁的乔陌漓刚想说什么,被颜汐落扯了下衣角,示意他不要多说。

    素来妻管严的乔陌漓瞬间收声,跟着女王安排的卫兵,领着颜汐落去了亨利城堡的一间房间,暂时被禁足看管了起来。

    来到房间,乔陌漓这才不解地问道,“太太,你明知道她们是在冤枉你,你刚才怎么不辩解?”

    “辩解什么?我现在也想查清楚,父亲的遗体为什么突然会变了颜色。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很快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的。”颜汐落倒丝毫也不担心。

    乔斯洛偏着小脑袋看向颜汐落,“妈咪,外公是被人害死的么?”

    颜汐落摇摇头,“应该不是,我们是亲眼看着你外公去世的,当时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神色。只是为什么他的遗体会突然发黑,我一时还没有想明白。”

    乔斯洛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走到一旁认真思考起来。

    乔陌漓看着淡定如风的妻子,心里对她越发怜爱起来。

    他走到颜汐落身旁,深情地把她拥入怀中,“太太,你现在越来越沉稳了。这样的你是那样的迷人,浑身都散发着炫目的光,令我深深被吸引着,根本挪不开视线。”

    颜汐落回望着乔陌漓,“苦难使人成长,我历经数次灾劫,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天真,那才真的是缺心眼呢。”

    她的话听得乔陌漓的心瞬间自责不已,如果当初自己能够考虑周详的话,哪里会让太太承受这么多苦难呢?

    “太太,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乔陌漓说着,轻轻捧起颜汐落的脸,情不自禁地想印下轻吻。

    颜汐落连忙捂住乔陌漓落下来的薄唇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