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潼恩被罚!

    自己的儿子被夸奖,颜汐落心里十分的高兴,她抿起嘴轻笑起来,“取名可不是儿戏,你别听斯洛瞎说,孩子的名字还是要你们来想的好。”

    “妈咪……”乔斯洛不满地看向颜汐落,不高兴自己认真想出来的名字,却不被颜汐落认可。

    叶蓓蓓笑着安抚乔斯洛,“斯洛,你起的名字很赞,阿姨决定了,以后就用这两个名字了,宁亦晨,宁亦忻。”

    乔斯洛顿时高兴地笑起来,得意地看向颜汐落,“怎么样,妈咪?叶阿姨都认可了呢?”

    “哈哈哈!”叶蓓蓓和宁东航开心的大笑了。

    整个客厅充满欢笑声!

    宁东航看见叶蓓蓓笑的灿烂,和幸福神情,突然生了一个念头,他想带她去旅行。

    自从他们结婚后,叶蓓蓓还没有和他度蜜月,也没有办理婚宴。

    他心里一直很愧疚,他走到颜汐落身边,“汐落,既然你也这么喜欢孩子,我想请你帮我照看几天孩子,我想带蓓蓓去度蜜月!”

    他的话顿时震惊在坐的所有人,颜汐落反而一下子笑了,“好啊。”

    “不行!”乔陌漓猛地站起身,他愤怒的看着宁东航,“你想都不要想,你自己的孩子自己照顾,我太太才没有那个闲工夫给你看孩子!”

    这还了的,他自己和他女人出去度蜜月,竟然把孩子给他太太带,简直痴心妄想!

    叶蓓蓓也站起身,责怪宁东航,“老公,你……这怎么可以,我们自己的孩子颜姐带,你怎么好意思说着个。”

    颜汐落看见他们只想笑,她站起身走到宁东航身边,“东航,你放心,你好好带蓓蓓去吧,孩子就交给我,反正有保姆没关系。真好蓓蓓可以让孩子断奶了。这都半岁了,该让他们自己吃东西了。”

    “不行!”乔陌漓一下子把颜汐落揽进怀里,“太太,我不准"子在家里吵死了,我们……”

    颜汐落横了他一眼,“人家蓓蓓还没出过门,你怎么这样,我喜欢孩子,我看见他们就想起我们的女儿,也是从这么大的时候长大的。”

    他的话说出口让所有的人都哑口无言,乔斯洛立即说,“妈咪,我帮你一起照顾宁叔叔的孩子。”

    “嗯。”颜汐落摸着乔斯洛的头微笑着说。

    就这样宁东航带着叶蓓蓓满世界去过二人世界,颜汐落把孩子接到自己家里。

    每天的每天颜汐落都细心的照顾着宁东航的孩子,乔陌漓又不敢发火,只能忍耐。

    他在等宁东航回来,不揍爆他的头他就不姓乔!

    ……

    要德庄园。

    自从那次乔斯洛被潼恩放走,潼恩就经历了一称劫。

    乔斯洛被放走的两天后的中午。

    杰克觉得已经关了那个捡来的小子很多天,估计再倔的脾气也会被给整治差不多了吧?

    他正好闲着没事,就索性朝地牢走去,边走边想着等下那个小子跪地向他求饶的模样,心里十分的畅快。

    怀着这样的心绪,杰克很快来到水牢前,得意地慢慢打开闸门,脚步轻快地走了进去。

    “喂!臭小子,后悔了没有啊?”杰克得意地边走边问。

    可是等他走进水牢,却一下傻了眼,“人呢?!那个混小子去了哪儿?!”

    杰克顿时慌了神儿,明明说要把那个混小子给关在这里的,可是现在锁链被打开,却丝毫没有看到那小子的身影!

    他小子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杰克在水牢里快速转了一圈,却丝毫没有任何发现,只好气冲冲走了出去。

    他快速把庄园里的所有人都集合了起来,厉声问道,“那个被我关在水牢里的小子,谁知道他去了哪儿!?”

    仆人们面面相觑,完全没听明白杰克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仆人们,杰克再次厉声呵问道,“我再问一遍,那个被我关在水牢里的混小子呢?啊?!谁把他给放走了?!”

    “少爷,我们不知道,也不敢私下里做出违背你命令的事情啊。”

    “是的,少爷,我们是冤枉的,这事跟我们无关啊!”

    众仆人纷纷摇头,表示谁也没那个胆子敢放走杰克少爷关押的人。

    杰克的脸上满是阴鹜,“好,都不肯说实话是吧?那好,就你们就等着受罚吧,今天中午谁也不准吃饭!直到想出究竟是谁放走了那小子为止!我还就不信了,他难道还会插上翅膀飞走不成!”

    仆人们纷纷喧哗起来,不知道是谁这么不靠谱,竟然害得大家都要受罚。

    面对大家的议论声,还有很可能要面临的责罚,年幼的潼恩鼓起勇气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她勇敢地直视着杰克凶狠的眼神,慢慢说道,“杰克哥哥,是我,是我把那个人给偷偷放走了!”

    “潼恩,你!”杰克没想到竟然是潼恩放走的,他完全不敢相信,“不不不,潼恩,你不要为了大家受罚,就主动跳出来扛下这件事情。你还太小,不懂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这些仆人中有人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必须尽快把他给揪出来才行!”

    “不,杰克哥哥,真的是我。”潼恩认真说道,“那晚我不停做着噩梦,心里十分的不安,总是梦到一张面孔模糊的人在不停对着我哭喊,让我一定要救救他。然后我就想到了那个被你关在水牢里的少年,就壮着胆子偷偷放走了他。他自己驾着一艘捕鱼船,早已经离开两天了。”

    杰克大吃一惊,刚才还以为潼恩是在替别人扛罪,现在看起来,人还真是被她给放走的!

    “潼恩,你怎么,你怎么,”杰克气得大吼了声,重重把身前的桌子给踢倒,“来呀,把她给我关进水牢里!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放她出来!”

    “小少爷,这万万不可啊,潼恩小姐还小,如果被丢进水牢里,很可能会没命的!你千万不能这样做啊!”

    “对啊,小少爷,水牢里又脏又臭,潼恩小姐如果被丢进去,那还不得少了半条命?少爷一定要考虑清楚啊!”

    “请小少爷就原谅潼恩小姐这一次吧,下次她一定不会再做出这种傻事的。”

    仆人们很是喜欢潼恩,不想看到年幼的她被丢进阴森的水牢里,纷纷为她求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