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神秘女佣墨吉拉

    确定他已经咽气,爱丽丝如法炮制,将屋内躺得横七竖八的男人一个个宰杀屠净!

    是的,她不是在杀人,而是在结束这些牲畜的性命!

    因为那些人醉酒后宣—泄了欲望,根本来不及反应发生什么事。

    就一命呜呼!

    等天色亮起来,屋内已经血流成河,爱丽丝光着脚踩在那些脏污的血迹中,发出令人惊悚的大笑。

    她终于手刃了这些凌虐她的恶魔,可是这些还不够,她还没有亲手了解那个害了自己的罪魁祸首!

    颜汐落,你一定要等着我!

    爱丽丝在那些死尸上蹭干净自己沾满血迹的脚底板,在屋里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推开门走了出去。

    仰望着东方那抹红日,像魔鬼一样消失在充满罪恶的脏污小巷内。

    *

    夏威夷。

    颜汐落最近总觉得特别困,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老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她起先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只以为是自己休息不好的缘故。

    可是早上她起床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这才紧张起来,知道自己很可能是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墨吉拉,麻烦你照看一下家,我去医院下。”颜汐落朝正在忙碌的女佣招招手,拿起自己的包走下楼。

    墨吉拉正在打扫卫生,听到这些顺从点点头,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颜汐落从她身边走过,体贴地说道,“不用那么辛苦,屋子里已经很干净了。”

    可是墨吉拉却置若罔闻,继续勤快地擦拭着沙发,一句话也没有说。

    见墨吉拉这样,颜汐落就不再说什么,拿着包走出校园,开车驶往医院。

    因为上个女佣要回家结婚,颜汐落不得不新招来位打扫卫生的女佣,就是现在的墨吉拉。

    她是在前往人才市场的路上遇到在街头流浪的墨吉拉的,看她那么落魄,就随手塞了张百元大钞给墨吉拉。

    谁知道墨吉拉却固执的不肯要,跟了她好久硬是把钱还给了她,说自己不想乞讨,而是想找一份工作。

    可是声带因为意外不能发出声音的墨吉拉很难找到工作,向来心底善良的颜汐落便收留了墨吉拉,让墨吉拉在自己家中打扫。

    墨吉拉虽然不能说话,做事却十分的勤快,而且相当的有眼色,把家务整理的井井有条,令颜汐落十分欢喜。

    她很高兴可以帮到墨吉拉,自己还找到了如此称心的女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她总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只好去医院做个检查,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

    颜汐落有些疲惫地开着车,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精神是越来越不济了。

    车子缓缓行驶着,很快到了医院。

    颜汐落停好车,来到前台挂了个专家门诊,拿着单据去往诊疗室。

    带着金丝眼镜的医生接待旅游颜汐落,“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呃,我最近总觉得睡不醒似得,走路有时会摔跤,拿东西不知觉得总会掉,而且,总觉得手里使不上力气,不知道是不是得了重感冒。”颜汐落详细诉说着自己的病情,然后犹豫地继续说道,“可是我的体温最近十分正常,也没有受过凉寒什么的。”

    医生在诊断书上快速写了些什么,递给颜汐落,“麻烦你先去做些检查,等下把结果拿给我,好吗?”

    颜汐落点点头,看到医生的脸色变得十分郑重,忍不住问了句,“我的病情,很严重么?”

    医生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睛,“光凭简单的询问,是无法确认病症的,我们还需要拿到进一步的化验结论。”

    颜汐落哦了声,按照单子上要求的,去做各项检查。

    很快,她就拿着那些看不懂的检查结果重新走进医生办公室,“这是您要的结果。”

    医生接过那些化验单,细细看了起来。

    良久,医生脸色沉重地站了起来,“颜小姐,请问你有没有什么家族遗传病史?”

    “不清楚,我的家人,都已经过世了。”颜汐落摇摇头,她自小被收养长大,从来没有生活在母亲身边,哪里知道什么家族遗传病呢?

    “哦,”医生习惯性地推了下眼睛,“是这样的,我们很遗憾地告诉你,从你检测的各项数据来看,你很可能罹患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就是俗称的渐冻症。”

    颜汐落听不明白,“什么是渐冻症。”

    “霍金这个名字,我想你肯定听过吧?他患得就是这种病症,属于运动神经元病。通俗地说,就是我们体内管我们肌肉运动的神经细胞不明原因就死掉了。而神经细胞是不能再生的,当丢失数目超过百分之五十时,就很可能出现这种肌肉无力的症状。”

    颜汐落顿时蒙了,医生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可合在一起,她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医生,你是说,我很可能得了跟霍金一样的病症?”颜汐落紧张地问道,“那这种病容易医治吗?”

    医生遗憾地摇摇头,“如果好医治,霍金就不会坐在轮椅上了。这种病目前没有什么特效药,与癌症、艾滋病等疾病并列为世界五大顽症,很难医治。”

    颜汐落差点坐不稳,“所以,是绝症?”

    “是的,这种病发作迅速,一般来说,从出现症状到全身‘冻住’,只需要3到5年的时间。而最残酷的是,由于感觉神经并未损伤,即便患者四肢无法动弹,无法自主呼吸,可你的心智和意识都十分的清楚……”

    医生后来说的什么,颜汐落没有听清楚,因为她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

    这个世上最痛苦的不是感觉不到任何痛苦,而是你意识完全清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逐渐无法动弹、不能说话、无法呼吸,甚至最后连求死都无能为力。

    颜汐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会得这种奇怪的绝症。

    可是医院是权威的,这些检查结果直接宣布了她的死刑。

    她脚步踉跄地站起来,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医生,请你严格为我保密,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