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神秘女佣是爱丽丝!

    她幽幽叹了声气,眼神落寞地看向墨吉拉,“墨吉拉,我不知道你之前经历了什么变故,才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可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人生是如此的反复无常。很多时候,你根本都想不到,那些意外就会突然来到你的身边,让你无法反抗,无法逃避,只能咬紧牙关承受。”

    墨吉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颜汐落,似乎没听懂她这些话的意思。

    颜汐落凄然笑了下,“知道吗?就在去医院之前,我都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有着爱我的丈夫和儿子,生活和满幸福。可这一切都被病魔给击败了,医生说我得了渐冻症,就是那种像霍金一样的病症。很快我就会变得生活不能自理,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痛楚,却毫无办法。如果世间有酷刑,这种应该是最残酷了的吧?”

    墨吉拉只是静静地听着,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唉—,”颜汐落再次叹了口气,“墨吉拉,我该怎么办?我不想让自己狼狈的模样给乔陌漓看到。可是我又不想离开他身边,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会因为我的离开心痛不已。以前的数次劫难我都挺了过来,可是这一次,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度过。”

    “那就不要挺过去,这些,都是对你之前所作所为的报应。”墨吉拉突然开了口,声音沙哑无比,听得颜汐落心头一惊,“墨吉拉,你怎么会突然能说话了?”

    “哈哈哈!”突然开口说话的墨吉拉仰头大笑起来,“颜汐落,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一天,这都是你的报应啊!”

    颜汐落心头一惊,她怎么都想不到,跟自己朝夕相处的墨吉拉怎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究竟是谁?”颜汐落连忙恢复冷静,仔细盯着墨吉拉,想要从她平淡的脸上看出些端倪。

    可是,她的视线突然变得模糊起来,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身子软软倒下,失去了意识……

    等颜汐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困在一艘破旧的游轮上。

    她惊慌的四处打量,发现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墨吉拉。

    墨吉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原本朴实无华的脸上,此时满满都是嫌弃,“呵呵,颜汐落,你竟然会有这样一天,这可真是报应不爽啊!你坏事做尽,合该有这么一劫!”

    颜汐落迅速冷静下来,“你不是墨吉拉,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颜汐落,看来你也没有那么蠢嘛!可惜你发现的太晚了!”墨吉拉说着,伸手从自己脸上揭下来一层人皮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爱丽丝!?”

    颜汐落震惊不已,怎么都无法相信,墨吉拉竟然会是爱丽丝。

    露出真容的爱丽丝眼中充满了狠毒,她憎恶地看着颜汐落,“不然你以为会是谁?也对,你肯定平时做下了不少坏事,仇人多得都要记不清了吧?”

    颜汐落连连摇头,“爱丽丝,你又开始胡作非为了!你为什么要把我给绑起来?快放开我。”

    “胡作非为?颜汐落,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爱丽丝恶狠狠看向颜汐落,“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被杰西哥哥给赶出家门?!如果不是被赶出家门,我怎么会,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摸样?!怎么会从含着金汤勺出生长大的小公主,变成低贱的女支女!?”

    颜汐落震惊不已,不敢相信地看向爱丽丝,“你说什么?”

    她对爱丽丝的印象并不深,最多的就是知道她性子骄纵,带着大小姐的肤浅和优越而已。上次父亲罗威尔的事情,爱丽丝是在亨利太太的授意下那么做的,然后被杰西赶走。

    她本以为爱丽丝会悔过自新,收敛起骄纵和无知,可现在看来,她反倒朝另一个极端发展了下去。

    “我?呵呵,拜你所赐,我被赶出家门,被那些禽—兽当成女支女一样的羞辱把玩!一边吃着过期变质的食物,一边还要摇尾乞怜,只为了活下去!”

    爱丽丝阴冷地看着颜汐落,“你呢?那时候的你在干什么?住在大房子,睡着对你深情不渝的男人,还有个优秀无比的儿子!颜汐落,凭什么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你?!凭什么?!”

    颜汐落的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她当初是气愤爱丽丝往父亲罗威尔的遗体上抹毒药,却没想到她后来会遇到这么令人恶心的悲惨事情。

    “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圣母眼光,我不需要!”爱丽丝嘲讽地看向颜汐落,“那些伤害我的,羞辱我的,已经被我亲手挂断了他们的喉咙。现在只剩下你,颜汐落,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对我的‘大恩大德’呢?!”

    “爱丽丝,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你为什么被赶出古堡,难道你心里还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住口!住口!”爱丽丝暴跳如雷,狠狠推了颜汐落一把,看着她摔倒在船舱里,狠狠的瞪着她,“颜汐落,你不要给我摆什么姿态!你以为自己有多伟大?难道你还没有想明白,你之所以会得绝症,完全就是对你之前做下的那些恶事遭受的报应啊!”

    颜汐落怜悯地看着爱丽丝,觉得她已经疯了。而自己更是蠢得不行,竟然被她假扮的墨吉拉给骗了过去。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化名墨吉拉?因为她是复仇女神啊!颜汐落,我在被囚禁的时候,就已经暗暗立下决心,这辈子跟你不死不休!你一开始抢了我的男人,之后又抢了我的爸爸,最后你还抢了我的哥哥,让他把我赶出家门!就算要下地狱,也要把你给拖下去!”爱丽丝继续瞪视着颜汐落。

    颜汐落突然苦笑了起来,“我什么都没有抢你的,只是你太不懂得珍惜你曾经拥有的!不用你拖,我现在已经置身在地狱里了。”

    “哈哈哈,对,没错!”爱丽丝疯狂地大笑着,“我本来想把你迷昏,然后把你卖到最低贱的酒吧,让你体会下做男人玩—物的感觉。可是当我听说你竟然得了那个什么渐冻症,又改了主意。颜汐落,我要把你送到无人的荒岛上,让你一点点体会绝望无助的感觉,看着你自己一点点变成那些不能自理,却又无法解脱的渐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