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崩溃:父子连心……

    她的身体因为摔倒多处擦伤,渗出血迹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可颜汐落此刻根本就感觉不到,因为她的心已经痛得快要死掉,根本注意不到身体上的疼痛!

    她的手紧紧捂在脸上,想要擦掉脱眶而出的眼泪,可是却怎样都擦不掉!

    不管她用了多少力气,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根本就停不下来。

    颜汐落就那么绝望地倒在沙滩上,心如死灰的看着天空。

    刚才爱丽丝说的没错,此刻的她已经置身在地狱,破碎的心早已被凌迟成飞灰,死无葬身之地。

    乔陌漓,你还真是认不出我了,竟然把别的女人当成我。

    那个在你身—下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我啊!

    你怎么能,怎么能和她做出那样的事情,让我情何以堪?!

    颜汐落痛得浑身轻颤不已。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苛责乔陌漓,因为爱丽丝是化成了自己的模样,才骗过了乔陌漓的眼睛的。

    可是,她的心却怎样都无法说服自己,做不到毫不介意!

    乔陌漓,我是不是太自私?自私到不能容忍和任何女人分享你!尽管我会慢慢死去。

    她就那样绝望地蜷缩在一团,任心底的绝望把自己淹没,感受着体温一点点变凉下去。

    可是再寒凉,却始终盖不住自己心底冰寒刺骨的绝望。

    颜汐落慢慢闭上眼睛,姣好的脸上面如死灰,此间便是地狱,她逃不掉、躲不开,任凭心被撕裂成一片片,去只能这样无助地默默承受着。

    她睁开眼睛,绝望的看着天空,直到天再次渐渐暗下来……

    *

    夏威夷,乔陌漓全城搜索,甚至惊动了所有的警司,而陆少华和承德在海面寻找了一天也没见爱丽丝的影子。

    日落时分,爱丽丝化妆成渔民混进出海的渔船到达码头,回到夏威夷。

    乔陌漓已经濒临崩溃,他突然接到电话说爱丽丝已经回到别墅!

    他立即车身准备回去,电话又响了。

    乔陌漓看到是承德打来的,立马接了起来,“怎样?有没有太太的消息?”

    明知道乔陌漓看不到,承德仍旧在另一边沉重的摇摇头,然后缓声说道,“没有,并没有任何太太的消息。也没见爱丽丝的踪影!”

    “她已经回别墅了!”乔陌漓低沉的声音泛出萧杀。

    “你们继续寻找太太,我先回去看看!”

    他突然感觉很对不起太太。

    竟然被爱丽丝的易容术玩弄在鼓掌之中,他驾车立即回到别墅。

    看见爱丽丝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吃东西,他恨不得毁灭这个世界!

    他大步走过去,拎起爱丽丝,“说,太太呢?你今天去哪了?”

    爱丽丝原本看见乔陌漓进来,很开心,没想到被他一下抓起来,又在逼问颜汐落的下落。

    “呵呵,乔陌漓,难道昨晚我伺候的你没舒服,你怎么还想着颜汐落……”

    “啪——”爱丽丝还没说完,身子就被乔陌漓扔出去,摔在墙上,滚到地上。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把戏!说!太太在哪,不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在也忍不住了,这个女人不可能马上说出太太的下落,而太太正在哪个地方受着痛苦的煎熬……

    他不能再等了,就算找不到太太,他也不能在被这个女人的易容术玩弄在手心!

    爱丽丝忍住剧痛,慢慢爬起来,她冰冷的看着乔陌漓,“你这样对我,休想我说出颜汐落的下落!”

    乔陌漓看着爱丽丝,如同看着死尸,“来人!”

    他冰冷的眸光泛着萧杀,外面进来两个保镖。

    “总裁!”

    “把她关进地下室,饿到她说出太太的下落为止!”

    “是!”

    爱丽丝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推出去,一边喊一边尖声嚎叫,“乔陌漓,你就算杀了我也找不到颜汐落的下落!你活该,等着给她收尸吧!”

    爱丽丝被关进地下室,用铁链锁住,她这才觉得自己死到临头了。

    但是她坚决不说出颜汐落的下落。

    旁晚,乔斯洛突然回到家,他的黑眸锐利的看着乔陌漓,“妈咪呢?”

    乔陌漓低下头,心痛的说,“你妈咪被爱丽丝绑走了,到现在还没找到,都怪我!”

    乔斯洛看着自家爹地,“你是怎么照顾妈咪的?竟然再次让她被坏人绑走!我真看不起你!”说完乔斯洛气愤的走出去。

    乔陌漓被儿子训斥也不能吭声,是他弄丢了太太,还有什么好说的。

    入夜,乔陌漓再也忍不住了,来到地下室看见绑着铁链的爱丽丝。

    他恨不得把她捏死扔进海里喂鱼,这个可恶的女人!

    “还是不说吗?”乔陌漓身后站着两个保镖。

    爱丽丝看见乔陌漓,依旧死心不改,“乔陌漓,你昨天在我身上卖力发泄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听话,今天这样对我?”

    “呵呵,阿顿,过来!”乔陌漓喊了一声,后面的保镖取下帽子站在乔陌漓一起。

    爱丽丝定眼看去,只见两个一模一样的乔陌漓,手腕上同时有纹身!

    “昨晚伺候你的是我的保镖阿顿,想到你这样恶心的女人,连我的保镖都看不上,更何况我,你简直痴心妄想!”

    “原本以为你睡了我保镖,会说出太太的下落,谁知道你这么贪得无厌9想睡我保镖?”乔陌漓看着爱丽丝震惊到失望,在到绝望的眼神。

    之后气的一点点疯狂,“乔陌漓,原来昨天不是你?你竟然让你保镖化装成你来睡我?哈哈哈!我竟然以为是你!”

    “乔陌漓你这样对我,我永远也不会说出颜汐落的下落,让她在岛上自生自灭!哈哈哈!”

    爱丽丝气的浑身发抖,原本以为她睡了乔陌漓,没想到睡的竟然是保镖。

    她气的口不择言立即让乔陌漓听出端倪,她说让太太在岛上自生自灭!

    太太在岛上!

    乔陌漓立即转身,“看好这个女人,不要让她死!”他立即让承德调集人在附近的岛屿挨个搜查。

    黎明时分,乔斯洛带着警犬和乔陌漓上了快艇。在夏威夷临近的岛屿一个一个搜查。

    但是天渐渐亮了,搜索了十几个岛屿,还是没有颜汐落的影子,警犬看着北部的岛屿“汪汪”直叫。

    乔斯洛立即转身往北部奇形怪状的小岛驶去。

    离小岛越来越近,警犬叫的越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