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青梅竹马:柏柔儿。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潼恩听到同学们的议论,这才知道前两天来学校演讲的那名天才少年乔斯洛已经离开学校了。

    潼恩心里暗暗想着,他是那么的优秀,想必肯定会是个疼妹妹的好哥哥吧!

    她深吸口气,觉得心口没有那么痛了,这才继续去上课,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后。

    人生就是一场旅程,漂泊的路上总会遇上很多美丽的意外。

    只是有些,很可能是擦肩而过的遗憾。

    *

    乔斯洛离开加拿大,搭乘飞机飞向了夏威夷。

    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妈咪颜汐落了,迫不及待想跟她团聚。

    经过数十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停泊在夏威夷机场。

    风尘仆仆的乔斯洛从飞机上走下来,拎着行李随意打了辆车,朝海边的别墅驶去。

    这里是乔陌漓重新建好的新家,还特意取了个暖心的名字,“天上人间。”

    此时夏威夷正是阳光明媚的上午,颜汐落正悠闲地站在海边画画,丝毫没注意到乔斯洛的归来。

    乔斯洛悄悄走过去,静静站在颜汐落身后,看她描绘着快要完工的那副画。

    这次颜汐落画的是深邃蔚蓝的海面,与碧蓝的天空海天相接。远处有片柔软的沙滩,沙滩上有道小小的身影,带着可爱的粉色帽子,低着头正在靠近海边的地方赤足奔跑。

    看到这副画,乔斯洛心里知道,妈咪这肯定是又想失踪的妹妹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妈咪画的这副画,他的眼前却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在加拿大遇到的那名叫念恩的女孩。

    她的面容与画上的女孩完美的重合在一切,似乎随时都会从画板上跃下来似得。

    乔斯洛晃了晃脑袋,肯定是因为他刚从加拿大回来的缘故,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幻觉呢!

    而颜汐落此时终于画完了这幅画,她扭了下有些酸痛的脖子,这才注意到身旁站着人。

    “斯洛?”颜汐落回头看到乔斯洛,惊愕地合不拢嘴,愣了十几秒才一把把乔斯洛给拥进怀里,“天呐,我的宝贝儿子,你怎么突然就出现在在妈咪的面前?”

    “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乔斯洛跟着回抱了下颜汐落,“妈咪,好久不见。”

    乔斯洛暖心的话瞬间令颜汐落笑得眉眼弯弯,她欣慰地拍着乔斯洛的肩膀,发现乔陌漓从远处走了过来。

    乔陌漓刚下班,人还没回家,就看到颜汐落正立在海边画画。更令他意外是,是儿子竟然不打招呼突然回来了。

    “小家伙,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乔陌漓走过来后,毫不客气地问向乔斯洛。顺便把颜汐落揽在自己怀里,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不能随意搂着他的太太!

    乔斯洛将乔陌漓的小动作看在一眼,知道他又在跟自己抢妈咪,“当然了,我突然回来,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好好待妈咪。”

    “我的老婆我当然会心疼,用不着你这个臭小子瞎操心。”乔陌漓宠溺地斜了儿子一眼,然后揽过颜汐落的肩,柔声说道,“走吧,海边风大,咱们回去再说。”

    他的话音刚落,乔斯洛就牵起颜汐落的手,拽着她往新家走去,“妈咪,快点,我等不及想要吃你做的饭。”

    “臭小子,明明有阿姨可以做饭的!不要来麻烦我老婆!”乔陌漓在后面不爽地喊了声,然后目视走在前面的乔斯洛和颜汐落母子,爽朗地笑了。

    两人走得很快,乔陌漓只好留下来收拾被遗落在海边的画架。

    等他看清楚画上面颜汐落画的图案时,眼神跟着黯淡了了下来,看来太太刚才是在思念女儿……

    乔陌漓扭头看了下,发现乔斯洛已经拽着颜汐落走出了很远。

    看着他们的背影,乔陌漓心里暗暗期待着,如果他们的女儿能早日回到他们身边,那这天上人间就真的圆满了。

    *

    乔斯洛在家里住了两天后,就要返回学校继续读书。

    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颜汐落和乔陌漓,独自踏上了飞往m国的航班。

    在候机室等待登机的时候,乔斯洛路过便利店,看到橱窗里有一只粉紫色的布偶小熊,头上还戴着亮晶晶的皇冠,十分的好看。

    他指了下那只小熊,让售货员帮他包起来,装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这个小熊是他给导师家的女儿柏柔儿带的,相信平时就喜欢这些粉嫩小玩意的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柏柔儿是乔斯洛的导师柏林的掌上明珠,平时被柏林捧在手心里,像公主一样的养着。

    柏林是个非常深沉内敛的法国人,乔斯洛在m国的学习时,对乔斯洛十分的照顾,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

    平时闲暇的时候,柏林特别喜欢邀请乔斯洛去自己的家里做客,因为他的小女儿十分喜欢跟乔斯洛玩耍。

    还记得柏柔儿五岁那年,刚刚九岁的乔斯洛被柏林盛情邀请到家里来做客。

    当时的乔斯洛因为刚来的关系,有几分拘谨。不过小小的柏柔儿却一下就喜欢上了比她大不几岁的乔斯洛,追着让乔斯洛陪她玩。

    两人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儿,柏柔儿被乔斯洛逗得咯咯直笑,一直到柏林夫人做好了饭菜,她都不肯去吃,非让乔斯洛陪她再玩会儿。

    乔斯洛本来就有些拘谨,这些因为柏柔儿的玩闹,变得更加尴尬起来。

    柏林夫人柔声哄着柏柔儿,让她不要再任性,并且承诺等吃完饭,乔斯洛还是会陪她一起玩的。

    然而骄纵惯了的柏柔儿顿时不高兴起来,她苦巴巴地看向乔斯洛,要求他答应以后要永远陪着她一起玩。

    乔斯洛也没放在心上,随意地点了点头,并没有把柏柔儿的话当真。

    谁知他的态度却彻底激怒了柏柔儿,满怀期待的柏柔儿虽然小,却从乔斯洛的眼中看出了敷衍,顿时大哭起来,非要乔斯洛发誓,以后要永远跟她在一起才行。

    乔斯洛顿时愈发尴尬起来,想着要起身告辞,还好柏林走了过来。

    看着哭闹不止的女儿,当时柏林随口说道,“柔儿,别哭了,将来让洛哥哥娶你做老婆好吗?这样就可以永远陪着你了。”

    柏柔儿立即不哭了,睁着大眼睛看着乔斯洛。

    而乔斯洛立即站起身说,“不行,导师,她是我妹妹,不能做老婆!”

    柏林和妻子笑喷了,心想,这两个孩子真好玩。

    哪知道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听说乔斯洛江梅不娶她做老婆,柏柔儿像是丢失了重要宝贝一样,哭得都快要原地打滚了。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委屈地看着乔斯洛,“洛哥哥,我长大了就要嫁给你,你是我的,以后不能喜欢别的女孩!你答应柔儿,等柔儿长大了,就娶柔儿好不好?这样就能永远陪着柔儿玩耍了。”

    看着哭成泪人的柏柔儿,乔斯洛的脸一红,支吾道,“这…你是我的妹妹。而且现在你还那么的小,更不能这样说。”

    要求再次被拒绝,柏柔儿顿时就干脆利索地倒在地上,大声哭闹起来,“不行,我就要嫁给斯洛哥哥!我就要嫁给斯洛哥哥!如果不让我嫁给斯洛哥哥,我就不吃饭不洗脸不刷牙!呜呜,我就要嫁给斯洛哥哥,就要,就要!”

    看着自己女儿在地上打滚,柏林夫妇笑得不行,索性把解决问题的难题抛给了乔斯洛,眼神齐齐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乔斯洛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好吧,如果你不再继续哭闹的话,我就勉强答应娶你吧。”

    他想:这孩子真难哄!

    “哦,太好啦!斯洛哥哥答应娶我咯!斯洛哥哥答应娶我咯!”顺利得到满意答案的柏柔儿顿时破涕为笑,高兴地在地上跳爬起来。

    而乔斯洛则无奈地看着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觉得自己的头疼得不行。

    柏林夫妇则相视一笑,并没有把孝子的玩笑话放在心上。

    那是乔斯洛和柏柔儿的第一次见面,从那儿以后,乔斯洛就成了柏林家的常客。而柏柔儿则成了乔斯洛身后的小尾巴,走到哪儿跟到哪儿,怎么都甩不掉。

    毕竟柏柔儿是乔斯洛尊敬的导师最宠爱的宝贝女儿,慢慢的,乔斯洛也就习惯了柏柔儿跟在自己身后,出远门回来还会给她捎带些小礼物,不然她就会生气很久。

    就像这次,乔斯洛无意看到橱窗里拜访的小熊,就顺便给柏柔儿买了一只,省得回去时她不高兴。

    导师对乔斯洛十分的照顾,甚至把自己所学的东西都传授给乔斯洛。

    乔斯洛对导师也像再生父母。

    因此只要是能顺手办到的,乔斯洛并不想节外生枝。

    乔斯洛想着这些往事,带着眼罩在飞机上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顺利抵达了m国,而闻听他演讲成功归来的导师则早早就等候在机场,等着接他去自己家里吃饭。

    乔斯洛从飞机上走下来,跟等在出口的导师柏林拥抱了下,连声感谢道,“都这么晚了,麻烦老师还来特意接我。”

    柏林笑着拍了下乔斯洛的肩膀,倍感欣慰,孺子可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