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她成为顶级杀手!

    调酒师就是这家小酒吧的老板,他被连城的微笑给迷得神魂颠倒,头点的像啄米似得,“可以,可以,欢迎美女。”

    连城打了个响指,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份工作。

    而酒吧老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迷人的女人来应聘做服务生,他看着连城就像在看一棵摇钱树。

    毫不犹豫地从吧台下拿出套兔女郎的服装,“刚才那杯算我请你,服务生月薪两千,小费另计,快去换衣服吧!”

    连城想到反正外面正在搜索自己,暂时躲在这里也无妨,就点点头,拿着那套兔女郎的衣服走进了更衣室。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顿时令酒吧老板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这位新来的服务生会给自己招揽顾客,却没想到她的身材会那么的惹火。再加上她宛如天使的面容,更是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穿着性—感兔女郎衣服的连城顿时吸引了酒吧内那些饿狼的眼睛,纷纷对她吹起呼哨。

    连城的眉头轻皱了下,很快闪去,跟着酒保负责去豪华包厢内倒酒。

    包厢里只有一位刚进来不久的客人,凸肚泄顶,肥头大耳,一副猪哥长像。

    他看到连城跟着酒保进来,顿时两眼放光,伸手搂向连城纤细的腰身,嘴里的哈喇子差点滴下来。

    “美女,多少钱一晚啊?今晚我包了!”

    连城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猪哥的咸猪手,帮着酒保把托盘上的红酒放在桌上,“客人请自重,这是你要的酒。”

    “自重?呵呵,少特么给我装清纯!你开个价吧,多少钱一晚?老子有的是钱!”猪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钞票,嘚瑟地丢在酒桌上,“十万,买你一晚,够不够?”

    连城低下头,掩去自己眼底的厌恶,“对不起,我只靠自己的辛勤劳作挣钱,不卖—身子。”

    说完,连城就跟着一副看好戏模样的酒保往包厢外面走。

    只是连城刚走出包厢外面,就被猪哥拽住了手臂,“少在老子面前装,出来卖只有钱多钱少的区别,别特么给脸不要脸!”

    猪哥模样的客人说着就用力拽着连城的手臂,想把她给拖进包厢里。

    连城求助地看向走在自己前面的酒保,然而酒保只是露出抹嘲讽的笑脸,转身走远了。

    包厢外倒是站了不少人,不过他们出来玩本来就是找乐子的,又怎么可能会帮连城解围呢?

    在那些人嘲讽的笑声和呼哨声中,连城硬是被猪哥长相的客人给拉进了包厢。

    紧接着,包厢的门被大力关上,外面那些人笑得更加欢快了,都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包厢内,猪哥男把连城硬拽进去后,就一脚踹上包厢门,然后双眼喷火的朝连城扑来。

    连城闪身躲过,用手钳制住猪哥男的胳膊,把他反向带到自己面前,在猪哥惊慌失色的眸光中,然后用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口鼻……

    十分钟后,连城在众人的讥笑声中走出了包厢。

    酒吧里的人看着连城的头发有些凌乱,笑得更加放肆起来,甚至有些还冲连城竖起了中指。

    “哇哦,这么快!”

    连城全当看不见这些,她走回更衣室换回自己的衣服,悄然无息地从后门溜出了酒吧。

    喧嚣的酒吧仍旧在劲歌热舞着,谁也没有注意到,少了位新来的兔女郎。

    连城趁着夜色找了家不需要证件的旅舍住下,然后对着镜子贴上了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这才安心地睡下。

    天快亮的时候,喧嚣不已的酒吧传来阵凄厉的惨叫声。

    原来有客人进了之前那位猪哥的包厢,却发现他直挺挺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他的头诡异的偏到了另一边,软趴趴耷拉在地上,明显是被人给扭断了脖子。

    酒吧里的客人们惊慌了一段时候后,纷纷想起了之前被拉进包厢,后来却失去了踪影的那名兔女郎,个个后怕的不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引来杀身之祸。

    而酒吧里出了杀人案,这个消息也自然传进了向来耳目众多的乔斯洛耳朵里。

    当戈虎把酒吧里的监控录像拿回来后,虽然连城的形象已经跟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可是乔斯洛仍旧从像素很差的画面中一眼认出了她。

    尤其是当乔斯洛看着那名猪哥模样的男人,硬拽着连城去了包厢后,黑眸沉的能滴出水,嘴里更是轻声吐出两个字,“活该!”

    戈虎站在一旁十分的无语,他不知道视频里的那名女孩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令向来冷口黑面的乔斯洛变得这么反常起来。

    没等戈虎想明白这些事,乔斯洛已经扭头看向戈虎,“看来昨晚你并没有抓到这只狡猾的悬狸,看来这次要下足功夫才行呢。虎子,继续加派人手去搜寻她的下落。另外,每一位出城的人员都要仔细检查。但凡有半点可疑的,不管男女老少,立马把她给带回来!”

    戈虎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去办。”

    “等一下,”乔斯洛叫住准备出门的戈虎,“你通知下柔儿,今天的订婚宴,暂时取消了。”

    “啊?”戈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少将,你确定?这可是准备了好久的宴会呢,真要取消?你就不怕柏小姐在自杀?”

    乔斯洛轻轻点点头,“我还没有老,你也没有听错。告诉柔儿,我最近身体不好,订婚宴暂时延期,不要让她有什么思想顾虑,我相信你做得到。”

    戈虎无奈地点点头,心里却叫苦不已。让他去跑腿找人他倒是在行,可是让他去安抚柏柔儿那个内心敏感的小公主,他还真是没什么把握呢。

    可是少将已经这么吩咐了,就算自己再不愿意,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希望到时候自己不会被柏柔儿的泪水淹没才好。

    等戈虎走后,乔斯洛就专注地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些画质不怎么清晰的录像画面,时不时皱眉或者撇嘴,十分的专注。

    乔斯洛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楼下就传来了柏柔儿悲伤的痛哭声。

    “洛哥哥,你在什么地方?说好今天订婚的,你不要柔儿了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