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仔仔:你有别的女人了?

    乔斯洛惋惜地长叹了口声,算了,为了能顺利长久的追回自己的悬狸,他还是再忍耐段时间吧!

    只是,看着眼前这么诱—人的美味,却只能当柳下惠,乔斯洛只觉得自己备受煎熬,难受的根本就睡不着。

    次日,当晨曦跃出海平面,连城才睡醒过来。

    她下意识地想伸个懒腰,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箍地紧紧的。

    连城愣了下,这才想到,自己昨晚被乔斯洛那个可恶的混蛋硬是给搂了一整夜。

    她侧过脸庞,看着乔斯洛闭着眼睡得香甜,晨曦中的侧脸是那么的完美,突然觉得十分的安心。

    昨晚几乎一夜无梦,有多少年了,她从未睡得如此安逸过。

    是因为这个男人躺在自己身边的缘故么?

    连城静静注视着乔斯洛近在咫尺的俊颜,突然觉得大脑一阵眩晕,心跳都跟着漏了一拍。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样的场景如此的熟悉?

    仿佛这一切之前就已经出现在她的记忆中似得?

    这个男人,真的和她是第一次相遇么?

    连城想抽住自己的手,却尴尬的碰到了乔斯洛硬邦邦的某处。

    这种触感令她想起了昨晚,自己也是被他给这么抵着,顿时羞红了脸,这个大色—魔!

    连城再也顾不上其它,猛地推开乔斯洛,跳下床冲进卫生间,大力关上门。

    她看向镜子里脸色醇红的自己,心里恨透了乔斯洛,这个该死的臭流—氓,她一定要杀了他!

    乔斯洛被连城推醒,只来得及看到连城动作快速地冲进卫生间。

    可就是这道匆忙的身影,跑得太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跟着起身,站在卫生间门外,沙哑地喊了声,“城城,你怎么了……”

    “闭嘴!”连城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猜到乔斯洛嘴里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你这个无耻的臭流—氓,昨晚发生的事,一个字你都不许提!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斯洛愣了下,眼睛狡诈的眨了眨,“可是城城,我只是想问你能不能快一些,我只是想上个洗手间。”

    听到乔斯洛要上洗手间,连城气得恨不得一脚踹飞这个可恶的男人!

    混蛋!他住的是别墅好不好,又不是贫民窟,明明有那么多的洗手间,干嘛还要跟她抢?!

    连城懒得理乔斯洛,匆匆洗了把脸,冷着脸换好自己的衣服,径直往外走去。

    “不吃了早饭再走么?”乔斯洛穿着睡衣跟了过来。

    连城脚步不停地继续往前走,“不。”

    没错,她大早上的就已经被乔斯洛那个混蛋给气晕了,哪里还用得着吃饭!

    丢下这个字,连城就快步走出了客厅,大步朝大门走去。

    乔斯洛生怕丢了连城的身影,几步跑到阳台上,看着她的倩影笑得格外大声,“城城,记得回来吃晚饭。”

    连城刚迈出门口,闻言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她恶狠狠扭回头,横了眼站在阳台上的乔斯洛,知道他肯定能看清楚她此时嫌恶的表情!

    这个讨厌的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欠杀啊!

    看着纤细的身影远去,乔斯洛的心情十分的美好,也不管连城看不看得到,挥手目送着连城远去。

    他知道,这只悬狸肯定还会回来的!

    等连城走后,乔斯洛也换好衣衫,开车回到了自己家里。

    他刚一进门,就看到仔仔正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嘟着小嘴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乔斯洛微笑着走进客厅。

    仔仔看见乔斯洛回来,还带着满脸笑容。

    他的黑眸紧紧的锁住乔斯洛,平时都是板着脸,像生气时候的熊大。

    这会竟然难得有这样的笑容,一定有情况。

    他就跳下沙发小跑过来,不满叫了一声,“爹地,你这两天去了哪儿?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看着只有自己小腿高的仔仔,乔斯洛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城城恢复了记忆,知道自己催眠了她一年的记忆,还把孩子给带走了,一定会很恨他吧?

    尤其是仔仔是那么的可爱,而他却害得她跟孩子分离了三年,错过了仔仔的成长。

    乔斯洛轻摇下头,恨就恨吧,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怪得着谁。

    只要她肯跟他回来,让她咬上几口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想到连城,乔斯洛脸上的表情再次变得柔和起来,嘴角不知觉得逸出抹笑意,看的仔仔更奇怪的眯起了眼睛。

    乔斯洛弯腰坐在沙发上,把仔仔搂进自己怀里,有些歉意道,“爹地最近有些忙,仔仔乖一些,让祥叔送你去育儿园里和小朋友玩,好不好?”

    “小朋友总是爱哭哭啼啼地找妈妈,一点劲儿都没有。”

    仔仔抱怨了两句,眼睛转了下,晶亮的黑眸直视向乔斯洛,“爹地,你是不是不娶柏柔儿了,改娶另一个女人了?”

    仔仔虽然年纪小,却是个十足的鬼灵精,早已经从乔斯洛的眼角和眉梢,看出他的爹地怎么都藏不住的喜悦。

    而这种喜悦,压根不是平时爹地跟柏柔儿在一起能看到的。

    大概,也许,可能,他的爹地好像是动了电视里说的春—心呢。

    “嗯?”乔斯洛露出抹有些玩味的笑容,“你这个小调皮,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仔仔扬了下小下巴,语气十分的笃定,“因为你都已经两天两夜都没回来了,估计早就忘了家里还有我这个宝贝吧?夜不归宿,那肯定是和女人在一起。如果这个女人是柏柔儿,她肯定早就住到我们家里来了。既然不是她,那肯定是你有了别的女人。”

    听仔仔说得一套一套的,乔斯洛俊脸一沉,“谁教你的?你懂什么叫夜不归宿,有女人!”

    他扶了扶额,感觉这孩子太成熟不好。

    但是看见仔仔暗淡下去的小脸,挑起眉头,用手揉了下他的小脑袋,“你这个小家伙,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些什么?”

    仔仔轻哼了声,得意地挑了下眉毛,“爹地,不管你跟谁在一起,只要你不娶柏柔儿,娶谁我都不反对。”

    乔斯洛顿时蹙起眉头,“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