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奥德莱入网。

    这些年,连城经历了地狱般的训练模式,吃了很多的苦头,才终于从那些被物色的成员当中脱颖而出,才勉强得到了艾达尔的少许信任。

    乔斯洛看得格外揪心,终于明白了连城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鞭痕!

    他的眼里发出冷萃的寒芒,艾达尔,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儿,乔斯洛拿起自己的行动电话,信步走到落地窗前,给戈虎下达了行动的指示。

    这一次,他一定要让艾达尔得到些教训!

    乔斯洛透过落地窗看向窗外,心里对连城更是疼惜起来,原来这些年,她吃了这么多的苦,以后的时光里,他一定要加倍的对她好才行。

    而此时的连城也跟着离开了海边别墅,偷偷来到一处酒店内,秘密潜入了黑客网络,用远程查看k组织的近况。

    这些年,她的妈妈被艾达尔明着说是养尊处优,实则过着被软禁的生活。

    不知道最近她不在c国,她的妈妈又过着怎么的生活?

    连城将镜头飞快地切换着,很快来到她妈妈住的那处小院内。

    小院不大,却收拾的十分的干净,勉强让连城的心里有些欣慰。

    她四处晃了下镜头,终于看到她的妈妈正坐在院子的角落里好像再吃早饭。

    看着妈妈熟悉的身影,连城忍不住有些泪目起来,心里酸楚的不行,觉得妈妈似乎比她出发前瘦得更厉害了。

    院里的阳光正好,连城看到她的妈妈正轻颤着右手摸索着东西,差点把桌上的水壶给打翻。

    连城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她走得时候妈咪的视力就不太好,如今看起来,似乎是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看着妈咪摸索着碗碟,艰难地倒了些开水冲燕麦片,连城忍不住捂住嘴痛哭起来。

    原来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妈咪就是吃这些东西果腹的,难怪她会瘦得皮包骨!

    连城泣不成声地看着妈咪小口小口喝着简陋的燕麦粥,眼泪啪嗒啪嗒往下砸:妈咪,对不起,都三年了,可我还是没有本事让你获得自由!

    自责不已的连城趴在桌上无声地痛哭着,突然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她连忙退出远程监控,擦干脸上的眼泪,警觉地看向门外。

    很快,连城的房间门被推开,进来一位带着宽大礼帽的黑衣人,正是连城的师兄奥德莱。

    他走进来看了眼连城红—肿的眼睛,嘴角扬起抹嗜血的笑容,“师妹,首领刚才来了新指令,让你立即返回c国。”

    “什么?”连城惊讶地站起来,“那这里的任务呢?”

    “这里的任务你不用管了,自有人来处理的。”

    连城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可是为什么突然让我回去?谁来接替我的任务?”

    奥德莱看着连城精致的小脸,有些嘲讽地说道,“师妹,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做一名杀手,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因为刺杀乔斯洛的事换成了我来执行,你就先返回c国去吧,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连城没想到自己的任务竟然被奥德莱给接管了,顿时气得大声说道,“不!首领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杀了乔斯洛,就放我和妈咪自由,他不能不守信用!”

    如果错过了这次的机会,连城知道,她和妈咪的自由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奥德莱哈哈大笑起来,他单手挑起连城的下巴,眼神里全是苛责的锋芒,“师妹,你看看你现在一脸的娇柔像,早已经被乔斯洛给迷得失去了自我,怎么还可能杀得了他?”

    连城被戳中心事,连忙推开奥德莱的大手,转身看向窗外,声音格外的冰冷,“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会杀了他!”

    “呵呵,是吗?”奥德莱冷哼了声,“师妹,别自欺欺人了,你永远都杀不了他的!”

    连城冷冷回头,给了奥德莱一个倨傲的眼神,“是吗?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在奥德莱的注视下渐行渐远了。

    之后的两天,连城并没有回到海边别墅,而乔斯洛也并没有再去找她,似乎在暗地里筹谋着什么。

    第三天上午,阳光格外的灿烂,乔斯洛站在ct集团顶层,看着对面的富华酒店,冷笑一声,拿起行动电话命令道,“开始行动!”

    随着乔斯洛的一声令下,戈虎带着干练的兄弟们,快速又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整个富华酒店。

    而此时,在富华酒店的十三层房间里,奥德莱正压着一个妖媚的女人在翻云覆雨。

    女人早已被奥德莱给凌虐得哭得没了力气,凶残暴戾的奥德莱却仍在不停的上上下下,发出令人惊恐的放肆吼声。

    良久,他终于心满意足的从女人的身上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披上半点遮羞布,酒店的门就被早已在门外听了多时的戈虎一脚踹开,并且趁着奥德莱愣怔的时刻,带着精武的兄弟们把奥德莱给死死摁在了床上。

    屋内的女人吓得衣服都来不及穿,裹了条浴巾飞快跑走了,生怕会被殃及到。

    奥德莱挣扎了两下,遭到戈虎的重击!

    身上被压得更紧,连扭头都做不到。

    他冷冷注视了一圈,发现押着他的是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连忙装出纯良的模样,“哎呀误会啦,我不就是玩了下女人嘛,用得着这么夸张么?误会,都是误会啊!”

    戈虎冰冷的看向妄图蒙混过关的奥德莱,冷声道,“奥德莱,不要再演戏了!你是nk组织里最臭名昭著的冷血杀手,还以为自己能够瞒天过海么?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盯了你几天了,等着受死吧!”

    说着,戈虎从身上掏出明晃晃的手铐,朝奥德莱走了过来,“来,送你对银手镯戴戴,给我老实点!”

    戈虎看着连短k都来不及穿的奥德莱,讥讽的笑了,“在你死前还让你爽了一次,你该感谢我!”

    奥德莱自己还没来得及行动就栽了跟头,气得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咧着嘴凶狠地看着戈虎,眼里陷入了无边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