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母子相见,互留礼物。

    戈虎顺利捉住了奥德莱,立即拨通了乔斯洛的行动电话,向他恢复道,“少将,奥德莱已经被抓住了。”

    “很好。”乔斯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离开了顶层,到了他之前预定的房间内。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冷着脸从房间里出来,钻进了酒店外的一辆车内,驱车朝海边别墅驶去。

    路上还算畅通无阻,乔斯洛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到达了海边别墅。

    他停好车走下来,缓步推开了别墅的门。

    客厅内,两天没见的连城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脸色难看的就像嗜血的恶魔。

    她看到乔斯洛走进来,狠狠咬了下下唇,似乎下定了决心,缓缓抬起头,素手朝乔斯洛的胸口挥去!

    几点银芒闪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四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就准确无误的齐根没—入乔斯洛的胸口。

    乔斯洛闷声一哼,并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那样直直注视着连城,看着她的小脸慢慢变得惨白。

    连城一步步走到乔斯洛面前,抽出随身的短刀,晶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抽泣着说道,“乔斯洛,对不起,我必须救我的妈咪,杀你实在是迫不得已。等我救出妈咪安顿好她后,就把我自己的命还给你。我杀人无数,手上早已经沾满了罪孽,早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对不起!”

    说着,她紧紧闭上眼睛,朝乔斯洛的胸口刺去。

    猩红的鲜血从乔斯洛的伤口处缓缓流出,直到确认乔斯洛断了气,连城这才抽出自己那把短刀,失魂落魄的朝别墅外走去。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弄丢了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心口有些微微的疼。

    她甚至都不敢再去端详躺在地上的乔斯洛的面孔,觉得自己根本不配直视他的眼神,如今的自己双手沾满血污,是那么的罪恶,那么的不堪。

    连城一步步往外走着,脚步踉踉跄跄,身形摇椅晃,仿佛随时都可能摔倒似得。

    等她终于走出这栋曾经带给她温暖的别墅时,就看到有辆车子停在了她前方不远处。

    连城对这辆车毫无兴趣,继续拎着刀往前走着,脸上的表情冷漠至极,猩红的鲜血从她手里锋利的尖刀上滴下来,一滴、两滴、三滴……

    停在海边别墅的车子内走下来一个人,正是跟踪了乔斯洛两天的柏柔儿。

    她因为即将大婚却被连城给破坏,心里早就已经气疯了,一定要见见这个毁了她的婚礼,也毁了她半生幸福的可恶女人!

    只是柏柔儿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拎着把带着鲜血尖刀的连城。

    柏柔儿虽然平时性格有些骄纵,可是对于鲜血还是本能的感到畏惧。

    她连忙后退了两步,跟连城拉开些距离,然后大声问道,“喂!你就是仔仔的妈咪么?”

    连城冷漠地斜睨了柏柔儿一眼,半个字都没有跟她多说,甚至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大步离开了这里,朝远处的海边走去。

    柏柔儿被连城这一眼看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生怕连城下一秒就会拿起手上那把带血的尖刀刺向自己。

    她自此后退了几步,眼睁睁看着连城走远,心里暗自嘀咕:别不是遇上疯子了吧?

    等连城走得离自己远了些,柏柔儿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暗暗拍了下吓得怦怦乱跳的小心脏,朝前方不远的海边别墅走去。

    可是,等柏柔儿走进别墅,却嗅到了一股腥气扑鼻的血腥味,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慢慢走了进去。

    刚走到客厅门口,柏柔儿就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乔斯洛,吓得失声尖叫起来,“洛哥哥,你这是怎么啦?!洛哥哥,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她的哭喊声尖利刺耳,传到了门外的连城耳中。

    连城微微皱了下眉,狠狠咬了下嘴唇,脚步不停的毅然离开了这里。

    而别墅里,就只剩下痛哭不已的柏柔儿,手足无措地看着倒在血泊中早已经没有了生机的乔斯洛,哭声撕心裂肺……

    连城离开了海边别墅,打车往码头驶去。

    只是她刚坐上车没走多远,就发现自己被人给跟踪了。

    警觉的连城立马打开车门滚了下去,吓得司机赶紧猛踩了把刹车,心想就算掏不起车钱,也不该如此拼命啊!

    连城在地上滚了两圈,纵身跃上了离自己最近的围墙,轻盈地沿着围墙遁走。

    戈虎挥手示意自己的车子停下来,带着兄弟们紧跟连城不放。

    他们在高大的围墙上不停跃上跃下,距离越来越近。

    连城知道,应该是乔斯洛被她杀死的事已经传了出去。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引颈就戮,可是不行,她必须得等到安置好自己的妈咪,才能过来偿还乔斯洛的性命。

    她有条不紊地在高—耸的房顶上穿行,跳着跳着,来到了一栋别墅的二楼。

    这里地势十分的开阔,甚至还有几分熟悉。

    连城正在疑惑间,还没来得及从屋顶上逃走,就看到二楼走廊上走过来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

    男孩看到连城眼睛一亮,丝毫惧怕都没有,奶声奶气问道,“你是女版蜘蛛侠么?你刚才从屋顶飞下来的呢。”

    连城对孝子不感兴趣,瞄准个合适的位置,就纵身抓了上去,准备攀到屋顶离开。

    小男孩摇摇头,“好吧,真没有幽默感。漂亮的姐姐,外面那些人是在追你吗?”

    连城居高临下,已经看到戈虎带着人朝自己这边追了过来,就下意识点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仔细看到这名小男孩的眼睛时,就像被吸进了漩涡似得,觉得这名陌生的小男孩十分的令她想要亲近。

    小男孩仰头看向连城,“姐姐不怕,我帮你把他们给打发走,你快躲进我的房间里,千万不要出来。”

    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小奶包,连城的心突然柔—软的不行,竟然听了小男孩的建议,躲进了他的小房间里。

    不过她仍是不放心,就从门缝里偷偷往外看着,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连城看到小奶包像个小大人似得背起手,顺着走廊走下了楼,然后就不见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