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595章我要她的全部资料男主上场
    第595章我要她的全部资料!(男主上场)

    潼恩抬起头看着杰克一脸期待,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也没找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果有一天她找到了亲生父母,那该是多开心啊。

    但是杰克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算找到了亲生父母,她也不可能离开杰克。

    “如果我找到亲生父母,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哥哥,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听了潼恩的话,杰克紧绷的脸才慢慢舒展开来,他抬手把潼恩脸上的发丝轻轻拨到耳后。

    “吃吧,多吃点,乖~”

    他宠溺的看着潼恩,恨不能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捧到她的面前,让她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两人温情互动的一幕被坐在餐厅一角角,喝着红酒的一个男人如数看在眼里。

    他就是渥太华凌氏集团继承人凌司夜,刚从m国回来。

    他一身淡紫色的衬衫,奶白色的休闲裤,一头棕色的短发随意贴在额前。

    他的幽深的眸光一眨不眨的看着杰克和潼恩互动的一幕。

    突然感觉内心一阵浮动,那个女孩好乖巧,一头黑亮的长发,水蓝色的衣裙,还有幽蓝色的大眼睛。

    明显带着东方的基因,而他的妈妈也是东方人。

    在杰克伸手拨弄潼恩的发丝的一瞬间,凌司夜浑身的血液逆流。

    他好想跑过去打掉那只手!

    这个女孩简直美的像个仙女,而她对面的男人显然是个粗人,哪里配得上这样的乖巧女孩。

    他想起这次回来的目的,艰难的转过头。

    他端起酒杯猛地喝一口酒准备离开,突然看见潼恩站起身轻盈的走过来。

    他抬起头黑眸紧紧的看着潼恩,内心一阵狂跳,她向他走过来了!

    但是潼恩含笑从他身边经过,直接走上对面的钢琴台,留下一抹清香飘进他的鼻息。

    潼恩走到钢琴师旁边,低头给钢琴师说了什么。

    钢琴师含笑离开,潼恩抬头看了一眼杰克,笑的很美。

    她轻轻坐下,纤细的指尖如流水,一曲《水边的阿狄丽娜》缓缓的响起,琴声优雅婉转,带着眷恋的安慰。

    整个餐厅都沉浸在潼恩的钢琴曲里。

    凌司夜也是一样,他坐在角落里,深深的看着潼恩。

    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没有正眼看过哪个女人一眼,而今他却盯着潼恩回不过神。

    他刚回国,被家人逼着回来订婚,接管家族企业。

    潼恩在弹奏期间,是不是看着杰克微笑,她笑的很美。

    让凌司夜有一瞬间的失神,甚至有些嫉妒杰克。

    潼恩弹完一曲站起身,餐厅响起热烈的掌声,她微笑的看着杰克,直接走向他。

    凌司夜有点怒火,她的眼里好像只有那个粗人。

    难道自己坐在这里这个女孩没看见!凌司夜突然有些烦躁。

    这让他很不开心,他阴沉着脸坐在那里。

    对面是他发小,也是他最好的朋友陆小伍,看见他脸色不好,“怎么,这次回来和梓晴订婚不开心?”

    凌司夜端起酒杯喝一口,“没什么不开心,只要爷爷开心。”他长这么大了,从来没有什么喜欢那个女孩子的事情,家族联姻,为了巩固家族的事业,相互利用,这是惯例。

    “刚才那个女孩是渥太华有名的钢琴公主,在b校念得的是经济学,她可是数字天才。明天和你的未婚妻一起参加心算大赛。”

    凌司夜抬头看着潼恩已经站起身和杰克离开,蓝色的衣裙翩然而去。

    他内心突然有一种失落。

    他起身就走出餐厅,陆小伍忙跟上问,“酒还没喝完,你去哪?”

    凌司夜也不知道要去哪,他出门看着外面已经开始下雨,而杰克撑着伞,正揽着潼恩纤细的腰身离开大门。

    他突然有一个冲动,想砍掉那只揽在女还纤细的腰上的大手。

    特么的,他是不是疯了,但是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潼恩和杰克离去的背影。

    小伍跟出来看着他风雨欲来的目光,“怎么?你看上她了?”

    凌司夜突然低声说,“我想要她的全部资料,另外通知评委,明天的心算大赛我会亲自参加!”

    说完大步离开,留下小伍呆呆的看着他冒雨走向停车场,“喂!那你未婚妻咋办?”

    回答他的是冷冷的背影和一个漂亮的汽车尾气。

    小伍低低的笑了,这家伙,动—情了!

    凌司夜离开餐厅,驱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懒散地躺在沙发上,脑海里想着的却是刚才潼恩弹钢琴的画面。

    披散着长发的她是那样的完美无瑕,就像天使般径直闯入他的心房。

    只是,那个陪在她身旁的那个家伙是谁?真是令人觉得碍眼啊,有什么资格站在那么闪亮的女孩身边?

    凌司夜想到刚才他们离开餐厅时,那个可恶的家伙手圈在女孩腰身的画面,心里就像有把火在烧似得,烦躁的不行。

    他松了下衬衫领子,把外套随意丢在沙发上,然后倒了杯红酒走向阳台,斜倚在阳台边,眯眼看着城市迷—离闪烁的灯光。

    这一次,他被家族逼迫着回来跟辛家的千金订婚,然后—接—管家族的事业。

    可是辛家那个所谓的千金呢?

    呵呵,就是那个从小到大只会跟在他身后哭鼻子抹眼泪,然后迈着小短腿喊他夜哥哥的粘人虫辛梓晴?

    那个娇气包,真的会是一个好妻子么?

    凌司夜想到辛梓晴,俊脸瞬间阴沉下来,仰头猛灌了杯红酒,心里十分的烦躁。

    募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妈咪打来的,就顺手接了起来,“妈咪?”

    “司夜,听说你已经回来渥太华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到家呢?不会又直接去了你自己的那套公寓吧?”知子莫若母,凌司夜的行踪完全被他的妈咪给猜中了。

    凌司夜并不想回去面对家里那些阳奉阴违的人,没什么兴趣地说道,“我很累,想歇一歇,明天再回去好了。”

    凌司夜的妈咪乔红是华侨,她知道儿子是不想太早回家,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明天梓晴和她爸妈要来家里,你记得早点回来。”

    “好,一切都由妈咪做主,明天我还要去亲自去应聘工程部的预算师。”凌司夜很显然对将要和辛梓晴见面的事情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