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这个女孩,他要定了!

    阿璟一脸无辜,“总裁,昨天你临走时叮嘱我给你找秘书的,这三个都很专业,我就弄来了。”

    “专业?!”凌司夜正想点评下外面犹如群魔乱舞的那三个女人,就看到潼恩推门走了进来,生生咽下去了想要训斥阿璟的话。

    潼恩轻轻推开门,“总裁,你找我有事?”

    凌司夜冷眼斜睨向潼恩,“念恩小姐,呵呵,你的专业素养呢?身为一名秘书,看到总裁来上班,不但不上前主动问好,居然还装做看不见?!”

    说着,凌司夜随手指了下桌面,继续问道,“这里都有灰尘了?你到底有没有打扫?”

    潼恩把手里的预算表放在办公桌上,然后缓缓抬起头,幽深的蓝眸直视着凌司夜。

    淡淡静静地说道,“总裁,现在已经快要到午饭时间了。你一个执掌集团的大总裁到现在才来办公,难道还要所有人跟你打招呼?另外,我的专业是预算,擦桌子扫地以及倒咖啡这些事情,还是让外面的三位来做,她们正等着你传唤呢。”

    这段话说得不卑不亢,尤其是潼恩淡定的眼神,让阿璟和凌司夜震惊的回不过神。

    阿璟站在背后瞠目结舌,天呐,这个新来的念恩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竟然敢对总裁这么出言不逊!完了完了完了,这下肯定要被解雇啦!

    凌司夜则气得吐血不已,他原本因为潼恩对自己的熟视无睹训她两句,没想到她竟然还反怼了自己这么一通,真是岂有此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张毫无惧意的美丽脸庞,还有那双蔚蓝的澄清眼眸,凌司夜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孩给就地正法了!

    他手指攥得咯咯作响,凶狠地看向阿璟,冷声吼道,“阿璟出去!把门关好!”

    阿璟被吼得耳膜生疼,他无限同情的看了潼恩一眼,向她致以自求多福的目光,听话地走出办公室,轻轻带上了门。

    屋内就只剩下满腔怒火的凌司夜,以及毫不畏惧的潼恩。

    凌司夜的火气越烧越旺,迈起长腿步步朝潼恩逼近,以绝对的身高优势将潼恩的身影给笼罩了起来。

    看着气势逼人的凌司夜,潼恩心里默默吐槽道:他想干嘛?自己只是据实说了几句而已,有必要脸黑得像要杀人一样么?

    这么暴躁易怒,哪里有半点大公司总裁的风范?而且还请了那么多秘书来伺候他,真是不可理喻啊!

    潼恩虽然心里对凌司夜多有腹诽,但是看到他步步朝自己逼近过来,心里原先底气慢慢跟着逐渐消失。

    尤其是凌司夜那双冰冷的眸子想要吃人似得,潼恩为了避开凌司夜的逼近,下意识地步步后退。

    然而她一直退到墙边,再也没有地方躲避,凌司夜却始终不肯放过,径直把她给逼进了墙角,单手撑着墙壁,把潼恩给圈了起来。

    潼恩还以为凌司夜抬手是想要打自己,下意识地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心里更是觉得凌司夜不可理喻,简直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家伙。

    两人以暧—昧的姿势站在墙角,娇小的潼恩勉强只到凌司夜的胸膛。

    周围的空气迅速安静下来,静的只能听到他们俩人的心跳声,以及空气中跃动的点点阳光。

    凌司夜低头注视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小东西,鼻尖敏锐地嗅到来自她身上好闻的清香,带着些许倔强,还有丝丝的甜。

    潼恩原本以为等待着自己的会是凌厉的巴掌,甚至已经做好了等下捂着被打得h肿的脸庞出去的准备。

    不过她等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动静,就疑惑地瞪大眼睛,注视着凌司夜。

    水汪汪的蓝眸看向凌司夜,令他的心不自觉地漏了一拍。

    “怎么不说了?嗯?”凌司夜清了下嗓子,勉力压住心头那抹不知名的悸动,故作镇定道,“你胆子还真不小啊,竟然敢说起总裁了,嗯?谁给你的胆子?”

    说着,凌司夜不由自主抬起右手,轻轻捏住潼恩光滑的下巴。

    在俩人肌肤相触的一刹那,两人的脑海都发出轰的一声响,空白的就像烟花绽放又徐徐落幕的夜空,有些微微眩晕。

    嫩滑的肌肤在凌司夜指尖徘徊,令他刚刚才按捺住的悸动的心又怦怦怦狂跳起来。

    潼恩明显受到了惊吓,小脸红得几欲滴血,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看着眼前犹如受惊的小b兔似得潼恩脸上那抹y红,凌司夜清楚地听到自己心里那根绷紧的弦蹦的一下断了。

    眼前这抹娇羞,犹如初绽的新荷,清晨的朝露,雨后的彩虹,是那样的清新淡雅,惑人心脾。

    凌司夜听到自己内心坚定地呐喊:就是她了,这个女孩,他要定了!

    尤其是如今距他不远的那抹殷红,更是诱—惑的凌司夜缓缓低下头,不由自主地想要品尝那两瓣y人的美好。

    潼恩被凌司夜圈在原地不能动弹,傻傻地注视着他,直到鼻息间传来好闻的男性阳光的气息,她才如梦初醒般恢复了神智。

    看着那张逐渐在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脸,以及快要碰触到自己鼻梁。

    潼恩浑身的力气瞬间又找了回来,用力将逐渐靠近自己的凌司夜给推了出去。

    潼恩从小就被杰克训练,力气自然不小。再加上用足了十成的力气,顺利把凌司夜给推了出去。

    全心等待着采摘芬芳的凌司夜完全没注意,被潼恩推得身形不稳,踉跄了两步才狼狈地站稳了身形。

    “总裁请自重,预算已经做好,我先去工作了。”潼恩冷眼注视着凌司夜,抛下这句话,就转身逃离了办公室。

    她的心狂跳不已,这个大流—氓,他想干什么!

    等潼恩离开后,凌司夜才从懵懂中回过神来。

    他烦躁地褪下笔挺的西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烦的浑身冒火!

    自己是不是疯了,刚才怎么会升起那么直接的念头,竟然想吻那个不识好歹的丫头?!

    而且还被她奚落自己不自重?!

    真是气死他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明明那个臭丫头不识好歹还总是跟他对呛,他怎么见到她就失控成这副德行?

    这简直就还是他凌司夜么,肯定是中了什么蛊吧?

    真是令人头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