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潼恩气炸凌司夜!

    凌司夜越想越窝火,径直摁下了桌面上的摁铃。

    大门推开,三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立即跑进来。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是啊,我是特意来为总裁效劳的呢。”

    “还有我,只要是总裁吩咐的事情,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去做好的。”

    进来之前那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争相恐后的向凌司夜表态。

    凌司夜的脸黑得更厉害了,他摁了下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头大声喊道,“阿璟,立马给我滚进来!”

    门外的阿璟吓得抖了下,不明白好端端的总裁怎么又发火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总裁办公室,点头哈腰道,“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凌司夜脸上带着山雨欲来的怒火,“你,立即把这几个女人给我弄走!”

    “是,”阿璟连忙冲三个一脸失望的女人摆摆手,“走吧走吧,没听总裁让你们出去呢?”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做的不好惹得总裁不开心,不过那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只好跟着阿璟往外走去。

    “站住!”凌司夜抬起头,随意指了下其中一个女人,“这个留下,其他人都给我滚!”

    “是是是,”阿璟连忙把另外两个给推了出去,剩下那个叫媚儿的留了下来。

    看来一技傍身到底是不如波涛汹涌啊,媚儿得意地露出抹笑脸,高兴地关上办公室的门后,这才高兴地转过身来,“总裁,你是不是想让媚儿伺候你呢?我虽然没有她们两个有什么技术,可是那方面,保证让您满意。”

    看着媚儿油腻的脸,凌司夜只感到一阵的恶心。

    他冷着脸指了下沙发,其实心里早已经恨不得把办公桌给砸烂,“坐在那儿,不准动!”

    媚儿的脸顿时僵了下来,原本还以为自己能顺利傍上总裁上位呢,这坐着不让动是几个意思啊?

    不过媚儿可没有那个胆子敢多问,只好僵硬地坐在沙发上,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凌司夜这才觉得耳根清净了下来,伴着脸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潼恩从办公室出来后,脸红心跳的不行。

    刚才如果不是她及时清醒,肯定就被那个可恶的家伙给偷亲到了!

    她捂着脸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眼前的那些文件资料看得她头昏眼花,半点都看不进去。

    踌躇了半天,潼恩干脆直接去找阿璟,想跟他请会儿假。

    潼恩走到阿璟办公室,看到阿璟似乎在发呆,就轻轻敲了下柜台,“阿璟,我已经做完了要核算的工作。然后有些私事想去处理下,可以请半天假么?”

    “啊?”阿璟正为刚才凌司夜发脾气的事头疼,这会儿听到潼恩请假,连忙点点头,“可以,没问题的。”

    “谢谢你,再见。”

    潼恩跟阿璟道别后,就径直离开了公司,直接去了杰克的武馆。

    这会子她心神不定的,迫切需要安全感,想要见到杰克哥哥。

    走在林荫道上,潼恩的心仍在怦怦怦狂跳着,耳朵也热得不行。

    一步步踩过那些整齐的林荫道砖,潼恩想起凌司夜那张脸就气得不行。

    没毕业的时候都说凌氏集团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好公司,可谁知道他们的总裁竟然这么不务正业,简直就是个大流—氓,今天只是说了他几句而已,他就……

    潼恩不敢再往下想刚才的场面,一张脸烧得通红。

    看来这样的公司她是不能再待下去了,什么全球五百强,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总裁,迟早得倒闭!

    不过现在她都跟公司签了合同,要是就这样辞职,肯定要赔上一大笔钱才行,她现在又没钱,该怎么办才好呢?

    潼恩急得不行,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对啊,她不能主动离开,但是不代表公司不可以解雇她啊!

    如果她能把那个狂妄的家伙给惹怒,气得他解雇自己,那么自己不仅不用赔天价的违约金,还可以拿到这几天的薪金,这真是个好主意!

    潼恩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原先的忧愁跟着一扫而光。

    她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顿时浑身轻松,跳下林荫道,打车朝杰克的武馆驶去。

    滴滴司机很快把潼恩给送到了地方,想通了的潼恩甜美的跟司机说了声谢谢后,就付了车费走进武馆。

    这间武馆不算太大,却装潢的很是雅致,杰克正坐在院子里教孩子们打拳,拳声呼呼作响,格外威猛阳刚。

    孩子们稚嫩的小脸上带着那么认真的表情,潼恩站在一旁静静看了起来。

    杰克打了一套拳,抬头看到潼恩竟然来了武馆,连忙停了下来,“念恩,你怎么来了?”

    “杰克哥哥,我来看看你。”潼恩笑得眉眼弯弯,点头跟院子里的孩子打着招呼。

    小盆友们热闹闹跑开了,杰克连忙拉着潼恩的手往屋里走,“来,屋里坐。”

    潼恩跟着走了进去,杰克把她拉到沙发上,“来,坐这儿,我去给你洗点葡萄。”

    “不用了哥哥,我刚过来,又不怎么渴。”潼恩乐呵呵地拉住杰克,“只是好久没来这里,突然想看看哥哥。”

    听到潼恩这么说,杰克的心里很是开心,他用手轻拍了下潼恩的头顶,“念恩今天这么乖,说吧,想去哪里吃饭,哥哥等下带你去吃大餐。“

    潼恩偏着头想了下,“那就去康王路上的那家茶餐厅吧,这次我要好好宰哥哥一顿,哈哈。”

    “没问题。”杰克的眼中盛满了宠溺,牵起潼恩的手往外走去,“哥哥这辈子就等着念恩宰的。走吧。”

    而此刻,凌司夜正郁闷地坐在办公室内,脸黑得几乎要下雨。

    他阴沉着脸,看什么都不顺心,拿着手里的文件摔摔打打的,吓得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媚儿抖得不行,却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道这位新任总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凌司夜郁闷了半天,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冷眼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媚儿,“你,过来,坐到我腿上。”

    媚儿猛地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一秒,高兴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扭着纤细的腰身朝凌司夜走去,“我来了,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