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念恩,答应我,嗯?

    而秘书阿璟立即用资料挡住眼睛,千万不能再偷看,不然明天总裁估计会换秘书了。

    当电梯的门被关上那一瞬间,阿璟拿下挡在眼睛上的资料,笑着摇头。

    凌司夜把潼恩拉到停车场,拽进自己车内,然后飞快地驶上了高速路。

    潼恩坐在副驾驶位上,不明白凌司夜这是要带自己去哪儿。

    眼看着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呃,她会不会不安全?

    想到自己之前好几次被凌司夜给占了便宜的经历,潼恩不由地捂住自己的嘴,胆小地往座位上缩了下。

    如果这个时候她喊停车,应该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的吧?

    那,要不要趁着他开车的空档,给他一记肘拐,然后趁乱逃之夭夭呢?

    潼恩深吸口气,看了下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放弃了刚才不靠谱的想法。

    就在潼恩一路胡思乱想的时候,凌司夜很快驶过一段路,把车停了下来,“下车,跟我走。”

    潼恩咽了下口水,很想问下自己可以拒绝么?不过在她抬起头的一刹那,却被眼前的美景给震撼了。

    只见眼前是柔—软的白色沙滩,和一望无际的浩瀚大海。夕阳像个红鸡蛋似得悬在海平线上,映红了半边海水。

    潼恩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完全忘了自己坐在车上时的各种被迫妄想症。

    凌司夜拉着潼恩的手阔步走到沙滩上,这里没有任何人打扰,很好。

    潼恩惊喜的看着这美丽的景色,海边落日。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和杰克住的那座岛,也是这样的美丽,十年了,她和杰克哥哥离开已经十年了。

    她想念梁茹妈咪,很想很想。

    她的坟头或许已经长满了草,还有那个梁茹妈咪生的的弟弟,也长大了吧。

    凌司夜看潼恩由惊喜变得沉静,再变成了悲伤。

    立即握住她的双肩,“念恩,你怎么了?”

    潼恩这才回过神,但是脸上却滚下两颗泪珠。

    “你哭了?”凌司夜抬手去给她擦掉滚下来的泪珠。

    “总裁,对不起,我看到这里想到我小时候住的地方了。”潼恩收起思念梁茹的情绪。抬头看着凌司夜。

    她的眸光泛着水雾,在夕阳落下的海边,她的发顶镀上一层荧光。

    凌司夜轻轻把她拥进怀里,深情的说,“念恩,如果想念我带你回去看看,以后的每一天我会陪着你。我说了,我们开始交往。你是我的女朋友。”

    潼恩听了他的话,思想一下子回来,她赶紧推开他的怀抱。

    “不…不,总裁,我没想过和你…谈恋爱。”

    潼恩赶紧后退,凌司夜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到底在怕什么?还是因为你有男朋友了?”

    “我…我没有,但是总裁,我们才认识没多久,这样不好,再说了,你是要和辛梓晴订婚的!”

    “我再说一遍,我和辛梓晴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你们在联姻!”潼恩大声说,用力摆脱他的大手,转身离开。

    凌司夜追上去,再次抓住她的手,“念恩,我告诉你,我凌司夜这辈子不可能和谁联姻!但是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这辈子你必须答应!”

    他把她猛的一拉,潼恩没站稳朝他怀里倒去。鼻子撞上他坚—硬的胸膛,痛的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他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让她继续逃走,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直接钻进潼恩的鼻子。

    “总裁,你放开,不要这样。”

    “我说过不会放,念恩,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决定了这辈子不会放开你!”

    潼恩被圈在怀里不能动弹。她抬起头幽蓝的眸光死死的看着他,“总裁,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哥哥,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我说了,我不同意!”

    凌司夜看着她眸光的水雾,微微松开一点,“为什么?为什么不同意,你只要说出理由我就放开。”

    潼恩一时间没话说,她想了想直接和他说,“我不喜欢你!”

    他和辛梓晴有关系,她真的不想在惹那个神经病女人,她只想和哥哥安静的生活。

    她的回答让凌司夜双眸赤红,神情瞬间冷如冰,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他轻轻松开她,猛地弯腰打横抱起,阔步走向车子。

    潼恩怕掉下来赶紧环住他的脖子,凌司夜看着近在迟尺的小脸红的像火。

    他冷声笑了,他倒要看看她到底喜不喜欢他。

    他打开车门把她放进去,高大的身子一下压上去,眸光灼灼的看着女孩。

    “我看看你真不喜欢还是假不喜欢?”

    “真不喜欢,总裁……喔”潼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凌司夜吻上她的唇瓣,她浑身被压在下面。无法动弹。

    凌司夜吻上她的唇,浑身的血液开始逆流,她一如上次一样甜蜜,阵阵清香直扑他的鼻息。

    他见潼恩挣扎,心里很气,吻得又凶又猛,瞬间夺走潼恩的呼吸,瘫软在座位上,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吻了很久,感觉女孩快要窒息的才放开一点点,“笨蛋,不知道换气吗?”

    潼恩刚想开口说话,他再次吻上去,这一次轻柔的吻着她,“答应我,嗯?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不!”潼恩气的吐血。

    但是听见她说不,凌司夜再次吻上去,这个女孩太倔强,他吻到她答应为止。

    他撬开她的贝齿,捉住她的小舌,重重的吸取。

    大手不受控制的握住她的小蛮腰。

    他浑身难受的不行,想要的更多,潼恩已经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他已旧不肯放开她,他滚烫的唇滑到她的耳边轻声呢喃,“念恩,答应我!嗯?”

    声音带桌磁性!潼恩心弦被拨弄了一下,浑身僵硬的不行!

    他真是不达到目的不罢休,“你不答应我继续,直到你答应为止!”

    潼恩终于缓过气,大力推开他,“凌司夜,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司夜双眸赤红,压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要起来的样子。

    潼恩明显感觉她的小腹上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滚烫的抵着她。

    她的大脑轰的一声,脸已经像火在烧。

    她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她能清楚的知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