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傻丫头,还说不喜欢我!

    凌司夜冷哼一声,抓住辛梓晴手臂的手猛的一甩,使得辛梓晴重重地摔坐在地上,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辛梓晴抬起头,委屈的想要辩解两句,却看到了凌司夜冰冷而又嫌弃的目光。

    “夜哥哥,我……”

    辛梓晴的话还没说完,凌司夜就不耐烦地怒斥道,“少在这丢人现眼,给我滚!”

    说着,凌司夜就一脚踢在抓住潼恩的一名保镖身上。

    保镖应声而倒,还没来得及发出闷哼,另一名保镖就像叠罗汉似的甩了过来。

    两名保镖顿时瘫软在地上,不敢在凌司夜的面前造次。

    凌司夜顺势把潼恩牢牢揽在怀里,脸上的神情冰冷的犹如地狱修罗。

    他大喊一声,“保安!”

    站在公司门口外的保安纷纷跑进来,“总裁,有什么吩咐?”

    凌司夜嫌弃地指向地上那两名辛梓晴带来的保镖,大声呵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这样的狗来公司闹事,是不是不想干了?”

    公司的保安顿时吓得不行,他们赶紧一拥而上,架起辛梓晴的两名保镖往外走。

    “把他们送进警察局。”凌司夜沉声在后面补了句,不肯善罢甘休。

    辛梓晴没想到凌司夜会这么护着潼恩,她不甘心的从地上爬起来,噙着泪控诉道,“夜哥哥,明明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为什么你要帮着这个贱人?”

    “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那些污言秽语!”凌司夜紧紧把潼恩揽在怀里,黑眸犹如利剑般刺向狼狈不堪的辛梓晴,“未婚妻?我什么时候有未婚妻怎么自己不知道?嗯?!我只看见打人的泼妇,和乱咬人的狗而已!”

    被心上人如此羞辱,辛梓晴气的浑身发抖。她恶狠狠的看着潼恩,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

    “夜哥哥,你不承认我们的关系也没事。反正你将来要娶的人一定是我!”辛梓晴突然擦干眼泪笑了起来。

    然后嘲讽的看着潼恩,“男人嘛,结婚前总是要玩玩的,可以理解。夜哥哥,只要你不是太过分,梓晴永远都支持你!”

    凌司夜厌恶地看着辛梓晴那张丑恶的嘴脸,嫌恶道,“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必须娶你?我告诉你,谁答应你做凌家的媳妇,你就让谁娶你?ok?不过现在,赶紧从我的公司滚出去,这里是上班的地方,不是泼妇骂街的菜市场!”

    说完,凌司夜就拥着潼恩,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然后果断摁下关门键,将令人厌恶的辛梓晴给关在了外面。

    当电梯缓缓合上的那一瞬间,辛梓晴在心里翻起滔天恨意。

    念恩,我跟你势不两立!

    电梯里,凌司夜看着潼恩被打得红—肿不已的脸颊,心疼的用手轻触了下,“傻瓜,刚才为什么不还手?我记得你很厉害的,今天怎么这么弱?”

    潼恩偏头避过凌司夜的大手,没趣地瘪瘪嘴道,“有什么办法?人家带着保镖呢?我打得过吗?”

    看着潼恩有趣的小模样,凌司夜扑哧一笑。

    他把潼恩按进怀里,心疼的看着她青肿的脸庞,“一会儿我让阿璟弄点儿冰块儿来给你敷敷,还痛不痛?”

    潼恩轻轻摇了摇头,瞪大眼睛看着凌司夜,心里想的却是:这个所谓的总裁怕不是傻子吧?居然还问她痛不痛?

    气的她真想反手给他一记耳光,然后再问一下他滋味如何?

    不过这些也只是在潼恩心里想想而已,她可不敢真这么做。

    而凌司夜第一次看到潼恩如此乖巧,心里更是对她爱的不行。

    他紧紧抱着潼恩不肯撒手,郑重承诺道,“念恩,以后我绝不会再让辛梓晴有机会欺负你!”

    潼恩被凌司夜抱在怀里,一时竟忘了挣扎,觉得他的怀抱格外的温暖。

    尤其是凌司夜近在咫尺的浓烈阳刚味,更是令潼恩不敢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凌司夜刚才帮自己解了围,此时此刻,突然有些眷恋凌司夜的味道。

    她慢慢闭上眼睛,算了,暂时就让他抱一会儿吧。

    凌司夜想不到潼恩今天居然会这么的乖巧,他怜爱地看着她乖顺的模样,心里早已柔成了水。

    他低下头轻轻碰触潼恩扇儿般长长的浓密睫毛,令潼恩不得不紧紧闭上了眼睛。

    凌司夜哑然失笑,声音低沉暗哑,“傻丫头,还说不喜欢我。不喜欢我,还让我抱这么久?”

    潼恩这才回过神,当即想从凌司夜的怀抱里挣脱。

    佳人在怀,如此软玉温香,凌司夜又怎么可能放手呢?

    两人你推我搡的,在电梯里闹了起来。

    “叮!”

    就在这时,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居然已经到了36层。

    潼恩连忙推开凌司夜走出去,满脸绯红的在阿璟和另外两名秘书惊异的目光中,快步走进她自己的办公室内。

    看到这一幕,阿璟默契和另外两名秘书对视一眼,眼里写满了探究和八卦。

    凌司夜跟着走出电梯,看到三人八卦的神情,冷声道,“不好好工作,瞎看什么?!”

    阿璟和另外两名秘书连忙低下头,”是,总裁!”

    凌司夜再次冷哼一声,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重重关上了门。

    阿璟和另外两名秘书再次对视一眼,低下头开始忙碌起自己的工作。

    虽然他们体—内的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着。不过,还是保住饭碗最重要!

    凌司夜信步走进办公室,想起刚才辛梓晴做下的事情,径直拨通了辛家的电话,把辛梓晴今天带着保镖打潼恩的事给辛爸爸程序一遍。

    最后才说,“辛伯伯,我尊敬你才给你打电话。可你的女儿实在让我对你尊敬不起来,我希望你能好好管管她!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说完该说的,凌司夜就干脆挂掉了电话。

    凌司夜坐下拿起桌上的文件看着,想起念恩脸上的伤,立即让阿璟进来。

    阿璟推开门,“总裁,您叫我?”

    “去哪里弄点冰来!”

    “……冰?做什么?”阿璟不知道凌司夜为何要冰做什么,他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叫你去拿就去,问那么多干什么?”凌司夜冷漠的说。

    阿璟立即低下头往出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