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

    此刻的杰克宛如厉鬼罗刹,身体里流淌的暴戾因子直冲脑海,小时候曾目睹父亲和爷爷的杀人场面全部浮现在眼前,令他恨不得当场就把凌司夜给活活打死!

    凌司夜毫无防备的挨了一拳,折身就回敬了杰克一拳,“混蛋!你竟然偷袭!”

    两人像仇人般互相瞪视着,再次扭打在一起,吵闹的声音把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引了过来。

    潼恩的主治大夫气冲冲地呵斥道,“你们是不是疯了?!要打出去打,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安静!”

    杰克和凌司夜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冲动,互不服气地瞪视了一眼,扭头气冲冲地各半退了半步。

    “凌司夜,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靠近念恩半步,我一定会弄死你!”杰克大声威胁道。

    凌司夜压根不理杰克,他直接走向重症监护室,想要推开病房的门。

    主治大夫立马伸手拦住了凌司夜,“这位先生,重症监护室是无菌室,如果你确实想要进去看下病人,必须去换无菌衣才可以。”

    凌司夜连忙点头,“好,麻烦你带我去换无菌衣。”

    “可以,请跟我到这边来。”医生说着,就领着凌司夜朝更衣室走去。

    杰克看到跟着医生离去的凌司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蠢笨了,他眼巴巴在外面站了一下午,怎么就没想到要换无菌衣进去呢?

    “我也去!”杰克赶紧跟着也去了更衣室。

    两人再也顾不上打架,迅速各自换了衣服,然后抢着要去开无菌室的门。

    “你让开!”

    “你让开!”

    两人再次像斗牛似得顶在了一起,谁也不肯相让。

    主治医生头疼地皱起眉头,“两位先生,我再次说一遍,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病人目前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你们这样吵,只会更加加重她的病情,对她百害而无一例,懂吗?希望你们进去后能小点声,尽量跟她多说说话,唤回她的意识,能做到吗?”

    事关潼恩的安危,杰克和凌司夜再也没心情打架,他们互相瞪了一眼,终究是凌司夜有风度的放开手,“你先。”

    杰克横了凌司夜一眼,理所当然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见杰克进去后,凌司夜跟着也走进了监护室。

    监护室里格外的宁静,应该是用了隔音玻璃的原因,完全听不到外面当喧哗声,只有屋内心电仪监控的滴答声。

    凌司夜慢慢走到潼恩床边,看着浑身插满了管子的女孩,心痛的快要窒息。

    明明早上还在对他甜甜笑着的女孩,如今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轻轻握住潼恩的手,低声说着,“念恩,不要怕,我在这里陪着你。我知道你现在很痛很痛,却无法替你承担任何,你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勇敢的撑下去。等下我一定要去差清楚,看看是哪个混蛋把你给撞成这样,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杰克也跟着握起潼恩的另一只手,眼里蓄满了泪水,低声轻喃道,“念恩,都是哥哥的错,都是哥哥不好。如果哥哥早一点来接你的话,你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对不起念恩,都是哥哥的错。你一定要撑下去,哥哥还等着你醒过来,跟我一起回岛上呢。”

    两人各自低声说着想要跟潼恩说的话,心痛地无以复加。

    一直过了很久,凌司夜才从监护室里走出来。

    现在他留在里面并没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那个撞倒了念恩,然后溜之大吉的混蛋家伙!

    凌司夜直接把电话打给阿璟,“阿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务必要查出究竟是谁把潼恩给撞倒的!给我找到这个该死的家伙!”

    阿璟丝毫不敢耽搁,连夜去了警察局了解情况。

    警方被施加了压力,连忙调出了监控,锁定了肇事的红色跑车。

    他们根据图像比对,发现那辆车子正是辛氏集团的千金—辛梓晴的车子!

    警方立马派出相关人员去督办此事,阿璟也连忙拨通了凌司夜的电话,“凌总,那辆车子是辛梓晴的。”

    凌司夜收起电话,狠狠地摔在地上!这个该死的辛梓晴!

    他恨不得立马冲进辛梓晴的家,把她给撕成碎片!

    凌司夜的拳头因为愤怒而紧紧攥起,他再次心疼地看了眼躺在病房内的潼恩,大步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后,凌司夜把车子飙到最高速,很快来到了辛梓晴的家。

    他把车子急速停在别墅的院内,打开车门,怒气冲冲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佣人看到是凌司夜,连忙恭敬地弯腰打着招呼,“凌少好。”

    凌司夜停住脚,大声说道,“给我叫你们家小姐出来!”

    辛梓晴中午的时候撞了人,当时是凭着一股子妒恨劲儿,等看到那个可恶的念恩被撞得飞起来摔在地上后,她才想起害怕,飞快逃窜回了家。

    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坐卧不安地待在卧室里,提心吊胆的,生怕会有警察来找她麻烦。

    没想到警察没来,凌司夜却先来了。

    辛梓晴来不及多想,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妆容,装作没事人是的,下楼走到凌司夜面前,甜甜地喊了声,“夜哥哥,你怎么来了?”

    凌司夜阴冷地盯视了辛梓晴一眼,然后大步向前

    “啪”的一声,猛地挥出一巴掌,狠狠甩在了辛梓晴的脸上,“找死!”

    辛梓晴被打得摔倒在地,脸上登时浮现出五根鲜红的手指印,不敢相信地捂着自己的脸大叫,“夜哥哥,你干嘛要打我?”

    凌司夜浑身泛着冰冷的煞气,无比阴冷地盯视着被自己打得摔倒在地上的辛梓晴,“辛梓晴,我没想到你这个女人竟然会这么狠毒!竟然还敢开车撞人!你恶毒的本性已经毁掉了你的一切,你就等着把老底坐穿吧!”

    面对凌司夜的呵斥,辛梓晴当时是打死也不肯承认。她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哭得格外委屈,“呜呜……夜哥哥,你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呢?什么开车?什么撞人?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