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641章凌司夜承受无尽的痛…
    第641章凌司夜承受无尽的痛…

    “怎么不出声?警官,我在咨询这次撞人事件的进展,请你尽快答复我,ok?”凌司夜的口气里带着风雨欲来的怒气。

    警官纠结了下,不得不说出事实,“其实我们警方也有难处的,这件事是令堂派人来督办的,所以……”

    没等警官说完,凌司夜就带着熊熊的怒火,大步转身离去。

    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也有参于到这件事里,如今看来,自己前几天之所以会忙得团团的,肯定也是他刻意做下的手脚了!

    怒气冲冲的凌司夜当即就回了家,一脚踹开客厅的门,气愤地瞪视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凌于海。

    “爹地!你怎么能派人去把辛梓晴给救出来呢?!她把念恩撞成重度昏迷,直到现在还没醒。难道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看着怒气冲冲的凌司夜,凌于海的脸阴沉了下来,“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半点总裁的沉稳?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么?只要有钱,这世上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再说了,梓晴只是一时冲动才会做出这种事,年轻人嘛,谁还没犯过错?而且她是凌家未来的女主人,怎么能去坐牢呢?这不是在我们凌家的脸抹黑吗?”

    “爹地!你真是太过分了!什么叫一时冲动,你有没有看到当时的监控画面,她根本就是蓄意撞得,是在谋杀!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我是绝对不会娶得!”凌司夜恼恨地瞪视着凌于海,如果他不是自己父亲的话,他早就让警察把他给抓起来了。

    “瞪着我干嘛?你这个混小子!难道还想打我不成?!”凌于海把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厉声呵斥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跟辛家作对,我就收回你凌氏集团总裁的位子!”

    凌司夜的眼里满是桀骜不驯,他冷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你真以为我喜欢当什么总裁么?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媳!你想拿就拿去好了!”

    吼完这句话,凌司夜就甩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混账!”凌于海气得把手里的杯子给摔在地上,整栋房子都回响着他的吼声,“真是逆子!逆子啊!”

    凌司夜离开家后,就带着内疚的心情来看念恩。

    他看着仍不省人事的念恩,歉疚地说道,“念恩,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被辛梓晴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撞成这样。你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可是我的父亲却仗着权势,早就把辛梓晴给保释了出去。对不起,念恩,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辛梓晴付出代价的!”

    凌司夜沉痛地说完这些话,然而躺在病床上的念恩并没有任何反应,始终昏迷着。

    站在旁边的杰克听到竟然是凌司夜的父亲派人把辛梓晴给保释出去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用力揪住凌司夜的衣领,不敢吵到仍未清醒的念恩,尽力压住怒火道,“给我出来。”

    凌司夜这次并没有反抗,而是跟着愤怒至极的杰克走出了重症监护室。

    他们刚走出门口,杰克细心地关上监护室的门,然后冲凌司夜挥出了一记重拳,“可恶的家伙,都是你们把念恩害成了这样!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凌司夜被打得倒在地上,他狼狈地站起来,并没有回击。

    无边的内疚早已经将他压得崩溃,如今的他只想承受和念恩一样的痛。

    如果这种痛能代替念恩的痛楚,能换回她的苏醒,该有多好啊!

    “你们有钱人就是这样嚣张跋扈,把人命看的这么无所谓!人命在你们的眼里,也是可以用金钱来说话的。上次那个辛梓晴的母亲已经拿钱来羞辱过我们一次了,现在你是不是也想用钱来羞辱我们第二次?!”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念恩原本跟我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你非要来招惹她!如今把她害成了这样,你仔细看看,看看她如今人事不省躺在那里的样子,这些全都是因为你害得!你才是罪魁祸首!”

    杰克每骂凌司夜一句,就伸手揍他一拳,直到把他给打得遍体鳞伤,这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摁在监护室的玻璃上。

    “凌司夜,你看看,你仔细看看!她如今被你害成了这样,而你呢?你做了什么?赶紧给我滚!离我们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在念恩面前出现,因为你不配!你们的满身铜臭,玷污了念恩纯净的灵魂,快滚!”

    凌司夜就那样毫不还手的任由杰克暴揍自己,如果自己受伤能换回念恩的康复,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不行,他最爱的女孩仍旧人事不省地躺在那儿,脸色依旧苍白如昔,根本就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

    凌司夜随意擦了下被揍得渗血的嘴角,然后身形踉跄地离开了医院。杰克说得没错,这样的自己,哪里有脸站在念恩的面前呢?

    他不配,被铜臭熏染的他,根本就不配站在水晶般美好的念恩面前!

    心情极度沉重的凌司夜去了酒吧,想要用酒精麻醉自己。

    苦涩的烈酒一杯杯灌下肚,然而却麻醉不了凌司夜痛苦的心,无边的苦涩在心头涤荡,痛得凌司夜觉得灵魂都碎成了一片片。

    陆小伍接到了凌司夜的电话,过来陪他喝酒。

    看着凌司夜不要命的往肚子里灌酒,他宽慰地拍着他的肩膀,“好啦,你心烦也没有用啊,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凌司夜仰头又灌下杯酒,然后把酒杯重重摔在吧台上,满眼猩红地看向陆小伍,“你知不知道?我这里痛啊!如果不是因为我,她怎么可能遭这么大的罪?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

    “算了,这件事你们凌家和辛家都在插手,只怕也没个什么最终结果的。”陆小伍无奈地安慰着凌司夜,“你知道的,在渥太华,谁能比得过你们凌家更有权势?你们家的老爷子又是那么强势的一个人,他做出的决定,又有谁敢违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