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连城妈妈之死(1)

    不过连城只猜中了前半截,却没有猜中后半截,乔斯洛倒是抱走了仔仔,但是过了没一会儿,他自己却又蹑手蹑脚地走回了卧室。

    连城刚躺下,乔斯洛就十分自觉地跟着钻进被窝里,大手搂住连城的腰身,“刚才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别闹,好困。”连城刚才给仔仔讲故事讲了半天,这会觉得困得睁不开眼睛,连挥手去赶乔斯洛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而霸道的乔斯洛并没有因此收手,而是双手其上,在连城的身上游移起来,“没关系的,又不用你动,我来动就好了。”

    连城被乔斯洛撩拨地浑身冒火,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乔斯洛,别…。”

    这声类似娇嗔的轻责顿时令乔斯洛满腔的热情瞬间撩起来,他飞快将连城衣服全部扒掉,急切地吻向她的脖颈,“城城,你知道一个男人憋久了不好吗?”

    连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虽说一切的爱情都是从耍流—氓开始的,可是能不能不要直奔主题?昨天已经被折腾的够呛,今天早上又被他折腾。

    “嘶,”连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疼。”

    乔斯洛连忙吻向连城的樱唇,“抱歉宝贝,我太心急了,马上就不痛了,相信我。”

    “乔斯洛,昨天刚做完,你……”

    “这怎么够,我得把这三年丢失的补回来。”

    说着,他就耐心吻着连城的小舌,技巧地挑起她的敏感点。

    他已经苦熬了三年,如今软玉温香在怀,就有些失控,难免心急了一点点。

    不过还好,在乔斯洛的温柔下,连城慢慢变得热情起来,随着乔斯洛的温柔,跟着他攀上了一座又一座爱的巅—峰。

    卧室里的气氛变得火热起来,传来了令人面红耳赤的细碎声响,羞得窗外的月牙儿都捂上了眼睛。

    良久,乔斯洛终于餍足的抱着怀里面的女孩,刚想沉沉的睡去。

    连城嫌弃地推了乔斯洛一把,“你真讨厌,我刚才本来是想睡觉的,现在害得我都睡不着了。”

    “睡不着?”乔斯洛反而乐了起来,他翻身下床,赤条条将同样没穿衣服的连城给抱了起来,“既然睡不着,美人,就跟我一起洗个鸳鸯浴吧!”

    说完,他就不顾连城的反对,公主抱着将他抱到了浴室内。

    连城浑身酸沉的不行,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好仍由乔斯洛抱着,把她放进了温润的浴缸内。

    她原本以为乔斯洛是要帮她清洗身子,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也厚着脸皮跟着跳了进来。

    轻微的水花溅在连城脸上,她羞红了脸,“你能不能别这么频繁?”

    说着,她把眼睛紧紧锁定在某人放在她胸前的两只大手上。

    “不行,”乔斯洛手上不停的帮她洗着雪白的身子,笑得毫无廉耻,“宝贝,你就体谅下一个三年没有女人的正常男人吧?等下我会加倍补偿你的。”

    连城愣了两秒,突然就明白过来,乔斯洛所谓的补偿是什么意思了。

    她气恼地挥拳打向乔斯洛,“去死!”

    乔斯洛轻轻接住她的小拳头,把她光滑的身子拉到怀里。

    他吻上她的后颈,一路向下点火,没一会连城的身子软成水,乔斯洛再次欣喜的拥有了她。

    他突然觉得她比三年前更有风韵,她的身子软的不像话,连她身上的疤痕他都觉得是吸引。

    乔斯洛终于餍足,抱着昏昏沉沉的女孩回到卧室。

    第二天,乔斯洛去了公司,连城依旧起的很晚,她心里把乔斯洛骂了个遍,从今天开始她才不让他睡在这里。

    她收拾好后准备下午和乔斯洛带妈咪去看眼睛。

    连城正在心里低咒着可恶的乔斯洛,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乔斯洛那个可恶的家伙打来的。

    虽然心里正对乔斯洛腹诽不已,不过连城仍旧摁下了接听键,乔斯洛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在忙什么呢?”

    “没什么啊,刚吃过早饭。”连城酷酷说道。

    “那好,你跟伯母准备下,我请来的专家大概中午就会到了,到时候带伯母去看下眼睛。”

    连城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乔斯洛的动作会这么快,不过她仍是没忘了道谢,“谢谢。”

    “这个不急,晚上再说。”乔斯洛意有所指地暧昧了句,“你可以用实际行动来谢谢。”顿时令连城面红耳赤,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这个可恶的家伙,不管说什么事,都不忘了占她的便宜!

    连城在心里痛快地骂了乔斯洛两句,然后站起身想去帮她妈咪收拾下房间。

    她刚站起身,就听到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连城还以为是乔斯洛回来了,就走过去开门,谁知门一打开,外面站了位不认识的女孩。

    “你是?”连城有些奇怪的问道,还以为是别人走错了路。

    女孩的眼里满是妒恨的光,毫不客气地挥手就朝连城打去,“坏女人!”

    连城的身手相当的好,她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别来这里自找麻烦,我不想破例打女人。”

    这个女孩一上来就打人,谁这么嚣张?

    女孩的手臂被连城钳制地动弹不得,委屈地险些掉泪,“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把我的洛哥哥给抢走了9不让我打你,你真是坏到了骨子里。”

    连城不悦地皱起眉头,一把把女孩给甩开,对于骂她的人她不会理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儿没有你的什么洛哥哥!”

    女孩脚步虚晃了几下,差点被摔倒在地。

    她连忙稳住身形,气冲冲指着连城的鼻子继续叫骂道,“你根本不是仔仔的妈咪,凭什么冒充仔仔的妈咪霸占着洛哥哥!我才是洛哥哥的未婚妻,我们从小在一起,刚想结婚的时候,你就出现了。现在你这个坏人,抢走了我的洛哥哥!”

    连城听了她的话,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是乔斯洛的青梅竹马,那一次是和她结婚的时候,她来杀他!

    可是事情已经这样,她也没办法,只是她对这个女孩也没有愧疚,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乔斯洛是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