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连城妈妈之死(4)

    他的眉头皱了下,没有说什么,继续盯着画面看。

    后面的画面就是他回来带着连城和老太太出门,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戈虎就加速放快起来,直到放到连城出门后,才恢复了正常的播放画面。

    只见镜头里女佣正在客厅内收拾家务,好像是听到了门铃响,然后朝门口走去,应该是去给谁开门。

    乔斯洛和戈虎顿时紧张起来,仔细盯着监控录像,生怕会漏过每一个细节。

    哪知道跟着女佣走进来的竟然是柏柔儿!她大咧咧走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把它交给了女佣。

    这个发现令乔斯洛的眉头再次高高皱了起来,他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发现柏柔儿虽然进来了不假,却并没有上楼,而是和女佣站着说了会儿话。

    只是过了一会儿,形势却突然变了,女佣和柏柔儿聊了一会儿,明显精神不振,竟然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很快就趴在那里睡了过去。

    柏柔儿的表情似乎愣了下,明显犹豫了几秒钟后,竟然把刚才拿进来被女佣放在桌上的那束花抱起来,快步走了出去。

    乔斯洛的眼睛眨了下,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愤怒起来!柏柔儿!

    刚才那束花肯定有问题!虽然从始至终柏柔儿都没有上楼,但是这件事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乔斯洛心里虽然已经燃起了满腔怒火,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目光死死紧盯着画面,密切注意着里面的一切。

    画面里继续记录着当时发生的经过,只见柏柔儿离开后不久,从门口就走进来一个全身蒙着被蒙的结结实实的黑影。

    虽然他把自己遮掩的很牢,不过仍是可以从他的背影里看出,这是个身形异常高大的男人。

    蒙面的男人信步走进来,径直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由于监控画面只能看到客厅,楼上并不能看到,戈虎和乔斯洛就默默的在心里计算了下时间。

    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那个蒙面的男人才从楼上下来,然后扬长离去。

    再往后,客厅里就一直维持着原先的模样,直到连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然后上楼再也没有下来。

    “关掉吧,赶紧去查清楚,这个蒙面的男人究竟是谁!”乔斯洛冷声说着,心里隐约已经有了人选,“先拿这个图像去对比下,我觉得他的背影很像被关进监狱的奥德莱。”

    听了乔斯洛的话,戈虎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老大,奥德莱他昨天晚上越狱了。”

    “什么?!”乔斯洛气得猛地拍了下桌子,“为什么不早来告诉我这件事情?!”

    戈虎惭愧地低下头,“是昨晚凌晨时分发生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得到通知,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就接到了你的电话。”

    “该死!”乔斯洛气得抓狂,“你负责处理好连城妈咪的后事,把别墅里整理好,不要让连城醒来再看到任何的血腥,以免她再次伤心昏厥。对了,把军医叫来,给连城检查下,确保她没有什么大碍!”

    戈虎连忙点头,“是,老大,我现在就去办。”

    乔斯洛这才不舍得将怀里的连城放在床上,愧疚地低声说道,“城城,我现在就立刻派人去追捕奥德莱,你放心,你妈咪的事情我一定会让奥德莱血债血偿的!至于那个敲开别墅门的柏柔儿,她也绝对逃脱不了干系,我现在就去找她!”

    说完,乔斯洛就带着一队士兵,怒气冲冲地去了柏林家。

    柏林正在家里喝茶,看到乔斯洛带了一队士兵闯了进来,有些愕然,“斯洛,你这是要干什么?”

    柏柔儿原本正坐在柏林的身旁,她看到乔斯洛过来,立马躲到了柏林背后,很是畏惧地看着怒火冲天的乔斯洛。

    乔斯洛瞪了柏柔儿一眼,然后冷声地跟柏林说道,“老师,你问下柏柔儿,她今天到底做了什么!”

    柏林第一次见到乔斯洛发这么大脾气,心知有事发生,就把柏柔儿从自己背后拉出来,“柔儿,你告诉爹地,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你洛哥哥不开心的事情?”

    柏柔儿眼里早已因为害怕蓄满了泪花,一个劲儿摇头否认,“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跟我无关,不是我。”

    柏林的心顿时沉了下来,知女莫若父,柏柔儿的这个表情告诉他,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他连忙揽住柏柔儿摇摇欲坠的身形,“柔儿,你不要怕,如果闯了祸就告诉爹地和洛哥哥。做错事不怕,怕的是不敢直视错误。”

    乔斯洛冷眼看向柏柔儿,“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连城妈咪根本就是被你害死的!”

    柏柔儿的身子颤抖了下,激动地大声反驳道,“不是我!跟我无关!我什么都没有做!根本就不是我!”

    看着柏柔儿如此歇斯底里的反应,柏林的整颗心都凉了,他已经知道乔斯洛说中了柏柔儿的心事。只是,为什么乔斯洛刚才会那样说?

    “斯洛,你告诉老师,柔儿她到底做了什么?又害死了谁?”心知事态严重的柏林痛心疾首地问道。

    乔斯洛长叹口气,指向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的柏柔儿,“你还是问她吧,看看她到底做了什么好事!让她亲自承认!”

    “不,洛哥哥,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这些事跟我无关的,我没有害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柏柔儿两步走到乔斯洛身旁,紧紧抓住他的手道。

    乔斯洛猛地甩开柏柔儿的手,“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没人看到就万事大吉?我别墅里装的有监控,早已经把你所有的动作都记录地清清楚楚!你竟然帮助奥德莱杀人!我看你是真的疯了!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柏柔儿吓得浑身哆嗦,眼泪哗哗淌了下来,“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人只是让我帮他喊开门,然后帮他送一束花进去。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是么?”乔斯洛嘲讽地说道,“如果你真的跟这件事半点关系都没有,怎么会这么害怕?还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分明是凶手动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结果!柏柔儿,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性格骄纵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冷血!你知道你敲开的是什么门吗?是送进地狱的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