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660章杀死你母亲的是奥德莱
    第660章杀死你母亲的是奥德莱!

    乔斯洛重重的一番话,将柏柔儿和柏林吓得跌坐在沙发上。

    柏林不敢相信,自己养大的宝贝女儿,竟然会做这种事情。而捂脸哭泣的柏柔儿则后悔不已,悔得肠子都要断了。

    原来,奥德莱昨晚越狱后,就打定主意要杀死连城。

    这一切如果不是连城优柔寡淡,他有怎么会吃这么久的牢饭!

    他早就打听到了一切,是乔斯洛冒充自己帮助连城出逃,和她的妈咪来到这里生活。

    他怎么甘心。他要让连城死,这个女孩既然他得不到,那就让她和他一起下地狱!

    不过他性格凶残暴戾,并不想让连城那么容易的死去,而是打算先让连城看到自己的妈咪惨死,等折磨够连城,再慢慢虐死她。

    于是,奥德莱就躲在乔斯洛的别墅外,静静注视着别墅的动静。早上的时候柏柔儿过来挑衅连城也被他一并看了个清清楚楚。

    奥德莱原本正想翻墙进入别墅,如今见到了被连城推倒在地的柏柔儿,知道自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走进去。

    他来到柏柔儿的面前,说他是连城的就爱,只要她帮自己偏开别墅的大门,就把连城的妈咪带走,然后逼着连城跟着他离开。

    并且许诺从此都不会让连城出现在柏柔儿的面前。

    柏柔儿对此正求之不得,根本都没有问奥德莱要进去别墅做什么,就鬼使神差的按着他说的去做,拿着奥德莱给的鲜花,敲开了别墅的大门。

    等柏柔儿看到女佣接过鲜花没多久就困得倒下时,才惊觉那束花有异,心里害怕的不行,抱着那束花匆匆跑了出去。

    可是她刚跑出去没走几步,自己也困得睁不开眼睛,然后看到那个男人手里拿着锋利的匕首,走进了别墅。

    柏柔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给骗了,她想要提醒女佣关门,可是身体越来越困,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等柏柔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别墅后面,估计是被那个拿着匕首的男人给拖到后面的。

    她急匆匆想要走进别墅去看看情况,却听到了连城疯了似得哭声。

    连城的哭声令柏柔儿一阵的心惊肉跳,然后清楚听到了连城质问谁害死了她妈咪的痛哭声,更是吓得丢了魂儿,连忙开车离开了哪儿,回到家里躲了起来。

    柏柔儿哭着说完这一切,拉着乔斯洛的衣服边哭边恳求着,“洛哥哥,你要相信我,人真的不是我杀的,真的跟我无关啊!我只知道那个人说要带走连城和她的妈咪,根本不敢去想他是要去杀了她啊,你要相信我啊!”

    乔斯洛痛心疾首地看向柏柔儿,“如果不是你帮奥德莱骗开门,他根本翻不进别墅,因为别墅的四周设下的都有障碍。是你,亲手将连城的妈咪推入火坑,害她被人残忍地杀害,你就是罪魁祸首。”

    柏柔儿吓得嘴唇颤抖不已,站都站不住,痛哭着看向一旁的柏林,“爹地,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不知情啊,我只是想让那个人把连城给带走,那样她就再也不会跟我抢洛哥哥了,我根本没想到他会去杀人啊!”

    柏林仍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会做这种事情。

    他气恼地扬手给了柏柔儿一记耳光,“你真是糊涂啊!”

    响亮的耳光将柏柔儿的半边脸给打肿,登时浮现出五根清晰的手指印。

    柏柔儿惊愕地张大嘴看着柏林,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爹地打。

    柏林心知柏柔儿闯下了大祸,可是错事已然铸成,只好尽量去补救。

    虽然柏柔儿做下了这样的错事,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想看着柏柔儿被抓进监狱啊!

    “斯洛,这件事千错万错,都是柔儿的错。我一定会把她给严加看管起来的!”柏林委婉地向乔斯洛求情,“对于连城妈妈的遭遇,我真的十分遗憾,也一定会加倍补偿连城姑娘。只是你看柔儿她也是年幼无知,才会被坏人给利用,你看……”

    “老师!这不是打破杯子,也不是摔坏玩具,而是一条人命啊!”乔斯洛的眼神变得格外冰冷,“这些年我一直受着老师的照顾,对您和您的家人都格外的尊重。可是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草率地含糊过去!柔儿她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说完,乔斯洛就冲着跟着他进来的士兵们一挥手,“把柏柔儿送去警局吧,让法官来论断她的罪行!”

    “不,我不要去!”柏柔儿哭着拍打那些想要靠近她的士兵,“你们不许过来,我是绝对不会跟着你们去警局的!人不是我杀的,跟我无关!爹地啊,快救我啊,我不想坐牢啊,我宁愿死也不会去坐牢的!”

    柏林被刚才乔斯洛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说得满脸通红,可是眼下要被送进监狱的是自己的女儿。

    他这辈子视女儿如掌上明珠,丝毫委屈都不舍得让她受,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被乔斯洛给抓走呢?

    “斯洛,算老师求你啊!你把我抓走,我去代替柔儿坐牢好不好?她还那么小,如果去坐牢这一生可就毁了啊!”柏林老泪纵横地来到乔斯洛面前,作势想要跪在乔斯洛的跟前。

    乔斯洛连忙死死拦住柏林,“老师,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知道你待我恩重如山,可是现在是一条人命啊!不能这样徇私枉法啊!这些都是你教我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柏林惭愧的不行,他知道根本就没有立场去哀求乔斯洛徇私,可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坐牢。

    他只能豁出去这张老脸,继续连声哀求着,“是,斯洛,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柔儿的过错。

    现在老师厚着脸皮求你,能不能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放了柔儿一马?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啊!如果她的下半生毁了,就等于在我的心上捅刀子,毁了我啊!”

    柏林正说着,在楼上听到动静的柏林妇人也跟着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