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杰克被迫染上毒瘾(1)

    乔斯洛的情绪消沉的不行,念恩的心情也极度的不好。

    如今的念恩换了新名字后,她没有再让父母喊自己潼恩。

    念恩这两个字是杰克哥哥给她取得,没有杰克哥哥也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她。

    现在杰克哥哥下落不明,名字就成了她怀念杰克时唯一的念想。

    自从乔念恩跟着乔陌漓和颜汐落回到夏威夷后,她开心地在自己的新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就开始陷入对杰克的无边无际的思念中。

    每天她都闷闷不乐的,总会忍不住担心失踪已久的杰克,不知道他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看着乔念恩每天郁郁的模样,乔陌漓只好再次派人去寻找杰克,可是却始终一无所获。

    他们并不知道,当初炸了辛梓晴的家后,杰克就趁着夜色去了遥远的大洋彼岸。

    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再被警察通缉,而且因为是偷渡过来的,如果被当地警方发现,只能被遣送回去,他每天只好过着东躲西c的日子,过得十分穷困潦倒。

    贫穷并不一定会使人犯罪,但是犯罪的很多原因,却是因为贫穷。

    杰克每天混迹在鱼龙混杂的偷渡区,他强壮的体格和利落的身手自然引起了当地赌—场的注意。

    为了更好的让杰克成为自己的打手,他们就偷偷在杰克的饭菜里下毒,等他染上毒瘾后,再做出救世主的姿态,将毒发到百爪挠心的杰克顺利收编成了自己的打手。

    此时的杰克已经染上了毒瘾,再加上自知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念恩,就索性自暴自弃起来,整日跟那些坏人混迹在一起。

    慢慢的,杰克赢得了赌—场老板的信任,帮他做事的同时,也得到了自由出入的特权。

    有了足够的自由后,寂寞就像荒草似得疯长起来,杰克开始发了疯似得思念起念恩来。

    这天,他趁着赌—场老大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加拿大。

    杰克知道他这样很可能要面临着被抓起来的后果,可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让他远远地看念恩一眼,知道她依然安好,那他就放心了。

    只是杰克没想到的是,当他重新回到加拿大时,原本在医院里住的念恩已经人去楼空了。

    杰克心里顿时落了下来,连忙赶到了之前他和念恩一起租住的小屋,可是这里也是同样空荡荡的。

    至于他的武馆,早已经更名成了服装店,之前的武馆招牌早就已经被拆得一干二净,根本就没有存在过的痕迹。

    杰克的心里顿时布满苦涩,他知道他的念恩一定是被她的家人给接走了。

    他之前的担心是对的,有了家人,念恩怎么还可能会要他这个虚假的哥哥呢?

    伤心和失望险些将杰克击垮,他的毒瘾顿时犯了起来,倒在武馆门外满地打滚,看上去格外的凄惨,很快就围了一帮的路人看热闹。

    这时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把围观着杰克指指点点的人全部给赶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张照片,仔细对比了下,这才掏出电话拨了出去,“乔总,我想我们终于等到要等的人了。”

    这个人正是乔陌漓留在渥太华等待杰克归来的保镖,他刚才无意中看到杰克,远远的没敢确定,这会儿比对了照片,惊喜的发现真的是他本人,就连忙打电话把情况给乔陌漓汇报了下情况。

    乔陌漓不动声色地接过电话,“立刻把他给带回来,小姐这两天急得都不怎么吃饭了。”

    保镖连连点头,迟疑地说道,“只是乔总,他好像染上了毒瘾。”

    乔陌漓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轻叹了声,“先把人带回来再说吧,我不忍心看到念恩每天那么情绪低落的样子。”

    “是,属下这就把他给带回来!”

    依照乔陌漓的吩咐,杰克很快被带到了夏威夷一处民宅里。

    因为乔陌漓暂时还不想让念恩知道杰克有毒瘾的事情,不想让她跟着担心。

    此时的杰克毒瘾早已发作了好几个小时,整个人狰狞的不成样子,歇斯底里地倒在地上滚来滚去。

    乔陌漓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当他看到杰克竟那么狼狈的模样时,忍不住直摇头,长叹一口气走了过去,“我是念恩的爹地,你就是这些年养大她的杰克哥哥?”

    杰克的眼睛登时瞪大了,他的神智早已经被毒瘾折磨的不轻,可是心里仍是记挂着念恩的。

    只是杰克没想到,念恩的爹地竟然会把自己给抓来。

    “没错……我就是。念恩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过得好不好?”杰克狼狈地抱住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眼泪鼻涕早就因为熬不住毒瘾流得满脸都是。

    乔陌漓无奈地再次摇头,“自从我们接回念恩后,她就一直挂念你的安危。谢谢你这些年帮我养大了女儿,如今我终于找到了你,却没有想到,现在你竟然变成了一个瘾君子。”

    “不,我不是!”杰克连忙摇头解释,可是脸上的鼻涕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淌下来,“我是被人陷害才染上的毒瘾,之前我从来没碰过那个东西,从来没有过。”

    “这些我之前已经查清楚了的,只是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适合跟念恩见面么?她如果看到你这样,肯定会伤心难过的。”

    不管怎么样,这个是念恩的恩人,他乔陌漓不可能不管。

    为了替念恩报仇他用了极端的方式,炸了辛家的别墅。

    乔陌漓皱着眉头建议道,“这样,我可以送你去戒毒所。等你戒掉后,我再让你们见面好么?虽然我很感谢你这些年对我女儿的照顾,只是请你原谅一个当父亲的心,我不想让任何有风险的东西靠近我的女儿。”

    杰克头痛欲裂,心里更像是被乔陌漓的话捅了一刀似得。

    是啊,如今的他这么的落魄,绝对不能让他的念恩看到!不能让念恩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

    杰克用袖子擦去脸上的鼻涕和眼泪,痛苦地看着乔陌漓,“求你把我送过去吧,我宁愿死,也不能让念恩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