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675章今夜我不但要你的心还要得到你的身
    第675章今夜我不但要你的心,还要得到你的身!

    只是此刻的凌司夜浑身冰冷疏冷,压根不回答念恩的话,直到他把车停在另一家酒店门前,这才闷闷说了句,“我刚才已经跟斯洛发了短信,他们不会担心的。”

    说完,凌司夜就硬把念恩给拽下车,霸道地搂着她,径直朝酒店电梯走去。

    念恩仍然不喜欢他这样在大庭广众下搂着自己,气冲冲抱怨道,“就算你给我哥哥发了短信也不行啊,我就这样突然失踪,太不像话了。”

    凌司夜不再出声,拥着念恩径直走入电梯,摁下了通往顶层总统套房的按钮。

    直到两人进入房间后,凌司夜果断反锁上门,这才目光炯炯地盯视着念恩。

    看着从头到尾几乎都没说话的凌司夜,念恩的心里有些不安。

    凌司夜他,是不是生气了?毕竟他们已经两个月没见面了,基本都是靠短信和电话联系的。

    如今他臭着脸把自己从生日宴会上给硬拽走,是不是在怪她没有主动联络他呢?

    想到这儿,念恩的脸上顿时绽放出抹灿烂的笑容,“凌司夜,你是来给我过生日的么?”

    凌司夜眼神灼灼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孩,两个月没见,她变得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她幽蓝的眸子绽放着迷人的光彩,雪白的容颜上浅笑嫣然,令他迷失了灵魂,窒息在她的美丽之中。

    这几个月,他有多思念她,此刻就多想把她给就地正法!

    凌司夜紧紧注视着念恩那双如水蓝眸,温柔的大手托起她嫩滑的芊芊素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枚闪耀着璀璨光芒的钻戒,直接套在了念恩的手指上,“没错,我今晚就是专程来给你送礼物的,这就是我的求婚戒指。”

    念恩愕然地看着套在自己手指上那枚钻戒,没想到凌司夜竟然都不征求下她的意见,就直接给她戴上了。

    这也太霸道了些吧?念恩下意识的就伸出手,想把戒指取下来。

    凌司夜紧紧捉住念恩的手,声音低沉粗哑,“不许取下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凌司夜唯一的女人!”

    “可是……”

    念恩刚想反驳,就被凌司夜给打横抱了起来,“没有可是,从现在到永远,你都只能是我凌司夜的女人!”

    说着,凌司夜就霸道地抱着念恩,迈着长腿朝床边走去。

    念恩被眼前的变故弄得有些头昏,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她甚至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就被凌司夜给抱到了床边。

    凌司夜将念恩轻柔地放在床上,然后小心地摘掉她头上的粉钻公主皇冠,这才急切地将念恩拥在怀里,吻上了那两瓣他朝思暮想了很久很久的樱唇。

    如果不是担心她头上那该死的王冠会扯到她的头发,他早就已经吻了她千百次了!

    霸道炙热的气息喷入念恩的鼻息,唇齿被眼前的男人疯狂掠夺,念恩敏锐感觉到了凌司夜的疯狂,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

    急切的吻令念恩差点窒息,而凌司夜明显已经有了强大的反应,下—身的反应紧紧抵住了念恩的小腹。

    这触感瞬间令念恩红了脸,也唤醒了她刚才有些纷乱的思绪。

    她连忙伸出双手,用力将疯狂拥吻着自己的凌司夜给推开了些,“凌司夜,你别乱来。”

    然而此时双颊晕红不已的念恩就像可口美味的蜜糖似得,令早已思念她彻骨的凌司夜停不下来。

    他霸道地捉住念恩细滑的小手,眸光灼灼地注视着念恩涨红的小脸,声音低沉诱惑中,又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念恩,这些日子我在想,是不是我之前太纵容你了。你都已经做了我一年的女朋友,可我竟然连碰都没有碰过你。你知道这几个月,思念你思念到发狂的我,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么?今天,我不但要得到你的心,还要完完全全的拥有你的身!”

    说着,凌司夜就霸道地将念恩拥在怀里,凶猛密集的吻雨点般落下来,很快席卷了念恩的全身。

    念恩柔弱地承受着凌司夜热辣的吻,整个人无助地犹如快要溺死的鱼,随时都会窒息在凌司夜狂放火辣的吻中。

    “不要……停下来……”

    念恩一边想要挣扎着想要推开凌司夜,一边努力想穿上自己被凌司夜剥下来的衣服。

    可是柔弱的她哪里是此刻趋近疯狂的凌司夜的对手呢?就算她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护住自己身上的公主裙,被凌司夜蛮横地给撕下来大半。

    冰冷的空气丝丝钻入念恩的肌肤,冻得她瑟瑟发抖。比身体更冷的,是她的心。

    念恩从来想不到,向来尊重自己的凌司夜此刻会变得如此霸道蛮狠,根本不顾忌她的感受,令她陷入下一秒就将失去的恐慌中。

    眼泪一颗颗从念恩的眼角滑落,她的小脸因为恐慌而变得煞白不已,柔弱地恳求着凌司夜,“别这样,求你……”

    凌司夜不管不顾地疯狂吻着念恩,直到他唇角尝到了咸涩的泪珠,这才停下了想疯狂占用念恩的动作。

    他挫败地拥着怀里的女孩,心疼地亲吻着她眼角的泪痕,之前的狂暴和疯狂早已经在念恩的眼泪前统统化为乌有。

    “宝贝,不哭,我只是想好好爱你。这些天我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你一定懂我的,对吗?”凌司夜强忍着身体爆破的欲—望,努力想要安抚痛哭不已的念恩。

    “念恩,别哭了,我不要还不行吗?你不知道一个男人活了二十四年没开荤是什么感受。念恩,乖,之前没认识你的时候根本不想,自从有了你,就想……”

    念恩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她彷徨无助地抬起头,委屈不已地看向凌司夜,“可是你这样……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好,好,宝贝,我不这么粗鲁了。相信我,我是爱你爱到快要发疯,每一份每一秒,都想要拥有你,想把你变成我的女人才安心。”

    凌司夜说着,牵起念恩的手,声音满满都是压抑的痛苦,“你看,因为想你,都已经快要爆炸了。”

    陌生的触感烫的念恩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她下意识想要缩回手,却被凌司夜紧紧摁着,“帮我……宝贝,不做就帮和我弄出来,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你,你自己弄!”念恩恨不得一脚踢死他,这个精虫上脑的人。

    “不行,念恩,我不行……”

    他拿起念恩的手放上去,接着霸道的吻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