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柏柔儿自杀!

    乔斯洛这才嘴角露出抹笑容,终于找到了连城令他的心情十分的高兴。

    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眼,就连后视镜里连城那因为生气嘟起地粉唇,都可爱极了。

    车子很快带着乔斯洛和连城回到了海边别墅,再次回到这里,连城的脸色一下黯淡了下来,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妈咪的死,眼里一片恨意。

    “乔斯洛,我从离开这里后,就跟你再也没有关系了,你还把我弄来这里干什么?!”连城闭上眼睛,将满眼的伤痛给掩藏了起来。

    乔斯洛看着变成陌生人的连城,心痛又自责,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的妈咪,不然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城城,”乔斯洛走下车来开车门,将连城紧紧拥入怀里,“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妈咪。你放心,你妈咪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只要你安心留在我的身边,我一定会亲手手刃奥德莱那个混账!”

    连城冷冷推开乔斯洛,眼神疏离冰冷,“乔斯洛,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甜言蜜语。只要你能把柏柔儿给送进监狱,我就相信你的话。”

    乔斯洛却再次靠了过来,硬是搂着连城往别墅里走去,“城城,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听我说。”

    连城皱起眉头再次去推乔斯洛,“有事就说事,你搂着我做什么?快把我给放开!”

    “不放,我怕我一松手,你就会再度消失,让我永远都找不到你。”

    两人拉拉扯扯的,在乔斯洛的生拉硬扯下,连城到底是被他给拽进了别墅里。

    不情不愿硬被拽进来,连城心里很是不爽,黑着脸瞪视着乔斯洛,“说吧,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乔斯洛原本只是想把连城给弄回屋里才这么说,如今被连城这么一问,突然就哑了,想了半天突然就想到柏柔儿的事,连忙说道,“城城,我知道柏柔儿对于你妈咪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这件事她也是被害者,因为她很可能上次被奥德莱给强—暴了。”

    “什么?”连城震惊不已,被这件事震跌坐在沙发上。

    她之前恨不得亲手杀了柏柔儿,后来想到罪魁祸首是奥德莱,就想着先找到奥德莱,再去跟柏柔儿算账。没想到柏柔儿竟然会被奥德莱强—暴。

    也是,奥德莱向来残忍又好—色,没什么他做不出来的事情。

    不过对于柏柔儿的遭遇,连城并没有一点同情,与虎谋皮,早晚都是这样的下场。

    只是奥德莱……连城想到这个名字就眼眸充血,她气恼地看着窗外的无沮夜,咬牙切齿地握紧了双拳,“奥德莱,此生不杀你,我连城誓不为人!”

    “还有我,城城,我一定会帮你杀了奥德莱那个混账的!”乔斯洛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连城却并不领情,“你是你,我是我,乔斯洛,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关联,请你以后都不要来干扰我的生活。”

    “城城,我……”乔斯洛刚准备好好安慰下连城,口袋里的电话却急促地响了起来。

    他只好咽下脱口欲出的话,看都没看就摁下了接听键,“哪位?”

    听筒里传来柏林焦急的声音,“斯洛,我是柏林,麻烦你能不能快点过来,我……我家柔儿她割腕自杀了!”

    柏林的的声音在发抖,语气也惊慌不已,完全乱了分寸。

    乔斯洛被柏林的话惊得后退了一步,“老师,你不要急,我马上就过去。”

    “好……好,你快来,快来……”柏林的语气仿佛苍老了很多,悲凉地挂断了电话。

    乔斯洛收起电话,转身看向连城,脸色凝重道,“城城,柏柔儿她因为被强—暴怀孕割腕自杀了。老师对我有恩,我必须过去看看。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好吗?等我回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这次是真的,是关于仔仔的。”

    说完乔斯洛就匆匆朝门口走去,边走边回头再次叮咛道,“城城,千万不要走,等着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连城从沙发上站起来,目送乔斯洛的身影匆忙消失在夜色里,眼里更加疑惑起来。

    她刚才听到乔斯洛说奥德莱很可能强—暴了柏柔儿,没想到的是,柏柔儿竟然怀孕,还因此割腕自杀,真是令人怎么也想不到。

    只是乔斯洛刚才说回来要告诉他仔仔的事,仔仔会是什么事呢?难道仔仔的妈咪回来了?

    连城皱起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想不出自己跟仔仔会有什么事。

    她看着门外茫然的夜色,犹豫了下,跟着走了出去。

    连城悄悄跟着乔斯洛,很快来到了柏林家的别墅。

    她静静地站在黑夜里,听到楼上传来阵阵悲耸的声音,不知道柏柔儿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她怎样都跟自己无关,毕竟她去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冷血残酷的奥德莱。

    连城心里想着,奥德莱,不管你藏到哪儿,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把你给揪出来的!

    连城的眼睛坚毅地望着前方,心里想着该怎样抓到奥德莱,突然,她看到有道黑影从柏柔儿家的别墅旁一闪而过,很快融入了夜色里。

    连城心里一跳,连忙追了过去,刚才有黑影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地上散落这几枚还没有抽完的烟蒂,仍在袅袅冒着青烟。

    奥德莱!

    连城愤恨不已地瞪视着那些烟蒂,她深知奥德莱的习惯,他平时吸烟都只吸一半,然后随意丢掉。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就是奥德莱!

    看来,他又盯上了柏林家!

    连城盯视着地上的烟蒂,没有再做什么,刚想无声地乘着夜色追去,但是却看见柏林家的大门开了。

    没一会儿,就看到乔斯洛和柏林先生匆匆出来,并着柏林家的佣人,将柏柔儿给抱上了车,匆忙驶向了医院。

    而他们走过的地方,留下一滴一滴的血痕,很是触目惊心。

    连城注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悄无声息地离开。她觉得只要跟紧了柏柔儿,很快就能堵到奥德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