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这个孩子是奥德莱的?

    乔斯洛也没想到柏柔儿竟然会遇到这种事,如果那个孩子真是奥德莱的,那事情真的令人难以接受。

    现在这个孩子也不能不要,如果强行流掉,柏柔儿这辈子有可能就不能做母亲了。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柏林夫人,乔斯洛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给说出来。

    他认真想了下,觉得无凭无据的事,自己不能仅凭猜测就随便乱说,终究把这件事给忍了下来。

    “柔儿平时她碰到一点点皮都怕疼怕的要命,如今怎么舍得下这么狠的手,把手腕划那么深一条口子啊。”柏林夫人边说边朝病房走去,“柔儿,妈咪来看你了!”

    柏林先生和乔斯洛跟着走进了病房,柏柔儿右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赤白着脸病怏怏地躺在那里,就像毫无生命迹象的洋娃娃似得。

    柏林夫人哭着走到柏柔儿身边,颤着手摸向了柏柔儿的秀发,眼泪一个劲儿的往外流,“柔儿,你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知不知道心痛死妈妈了?你这个傻孩子啊,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解决的呢?怎么偏僻你这么想不开!”

    柏林先生也跟着双眼充血通红,心疼地看着躺在那里毫无知觉的柏柔儿,眼泪一个劲儿在眼眶里打转。

    估计是柏柔夫人的哭声太大,柏柔儿慢慢睁开了眼睛,虚弱地看向自己的妈妈,“妈咪,打掉这个孩子,打掉他,我不要他。”

    看到柏柔儿醒来,柏林夫人眼中闪过狂喜,关切地问道,“柔儿,你醒了?伤口还疼不疼?你以后千万注意,发生任何事都是可以商量补救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你以后都再也不要做这种傻事了,知道吗?”

    然而柏林夫人说的话,柏柔儿压根就听不进去,她双眼毫无焦距地睁着,嘴里反反复复就只有一句话,“打掉他,打掉这个孩子,快打掉这个可恶的孩子!”

    柏林夫人吓得连忙抓住了柏柔儿的手,柔声安慰着,“柔儿,柔儿,你先不要这么激动。你先听妈咪说好不好?”

    “不听,我不要听!你快把孩子给打掉,我不要这个孩子,我不能要这个孩子!”柏柔儿情绪激动地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柔儿,你现在受伤上,需要静养。你乖乖配合医生好不好?等你好了,我们再商量孩子的问题。”柏林先生冷静地说了个折中的主意,小声问道。

    哪知柏柔儿却不管不顾地哭了起来,“不行,爹地,我一天都不想让这个孩子留在我肚子里,求求你了,你让医生把他给拿出来吧!爹地,你帮帮柔儿,央求医生再帮我做个手术吧!”

    看着虚弱成那个样子,却仍旧在因为孩子的事反复求饶的柏柔儿,柏林先生无奈地摇摇头,“柔儿,刚才医生已经告诉我们了,她说你的身体体质太差,如果打掉了孩子,只怕以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没有孩子没事的,洛哥哥有孩子啊,我可以把仔仔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的,保证当亲生儿子一般照顾他,我……”

    柏柔儿还想要说些什么,被柏林先生给厉声打断了,“够了!柔儿,仔仔他已经有了妈咪,你怎么还能存着这样的想法呢?我们柏林家书香门第,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家风的荒唐事!更不准去当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柏柔儿被柏林现在这番怒斥骂得顿时掉下了眼泪,她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十分留恋地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乔斯洛,“洛哥哥,你还会娶柔儿的对吧?我知道你不会不管柔儿的,那个奥德莱已经告诉我了,他说连城根本就不是个好女人,她是个杀手!洛哥哥,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双手沾满血腥的女人呢?对不对?”

    乔斯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看向柏林先生和夫人,“老师,师母,你们先出去,我有话需要单独对柔儿说。”

    柏林先生和柏林夫人对视了下,然后脚步沉重地走了出去。

    他们刚走出病房,乔斯洛就关上病房门,然后怒气冲冲看向了柏柔儿,厉声呵斥道,“柏柔儿,你多大了!怎么还这么不分轻重?你以为你不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种,就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必须得自己来承担!不要总是让你父母为你操心,能不能成熟点?!不就是个孩子吗?生下来你的人生也不会少什么,反而会多一个亲人而已。”

    “不不不,洛哥哥,你不知道,我不能要这个孩子,不能!只要我活着一天,我都绝对不允许他躲在我的肚子里!除非我死了!”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