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他抱着她缓步上楼…

    奥德莱却仰天大笑起来,用手臂把她给圈在了怀里,贴着她的脸邪恶地说着,“跟你无关?哈哈哈,你这个水灵灵的小丫头,心可真狠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有趣的小东西。别急着走,你帮我叫开了门,我等下还要感谢你呢。”

    说着,奥德莱就高高扬起手臂,敲在了柏柔儿的后脑勺上,把她给打昏了过去。

    后面的事情柏柔儿就不知道了,不过想也知道,她一定是被奥德莱给拖到了什么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直到,直到她的下—身传来一阵刺痛,这才从昏厥中醒来。

    柔弱的她猛地看见奥德莱正疯狂的摧残着她的身体,浑身痛得快要裂开,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虚弱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只能愤恨地瞪视着奥德莱,直到她再次晕过去。

    奥德莱反而笑了起来,“有意思,我就知道把你留下来是对的。想我碰了那么多风尘女子,还是第一次吃到像你这种大家闺秀呢。为了表达刚才你对我的帮助,我只能聊表寸心,向你表示下我对你的爱意呢。”

    说着,奥德莱邪恶得故意加重了力道,继续疯狂地侵占着柏柔儿,“怎么样?男人的滋味是不是很美妙啊?”

    从未经过人事的柏柔儿哪里经受过这种摧残?被奥德莱折磨了好一会儿,她几次醒来,再次昏厥了过去。

    等柏柔儿再次醒来时,奥德莱早就已经没有了踪影,看着满身脏污的自己,柏柔儿捂脸哭了起来。

    不过她并不敢大声哭泣,因为楼上的连城正在放声哭喊她的妈咪。

    柏柔儿心里更是恼恨不已,如果不是连城,自己怎么可能会遇到奥德莱?又怎么可能会失去自己最宝贵的贞—洁呢?!

    如今自己被奥德莱用近乎凌—辱的方式夺去了清白,这笔账唯有记在连城的头上!

    “柏柔儿?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乔斯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他正在好心劝着柏柔儿,想不懂她眼神怎么会变得那么茫然,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柏柔儿回过神,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她猛地扑进了乔斯洛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洛哥哥,我以后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不理柔儿,更不要看不起柔儿!没错,就是奥德莱那个混蛋他q暴了我,求求你帮我报仇,我要亲自杀了他那个畜—生!”

    乔斯洛确定了奥德莱的事情,轻声开导着柏柔儿,“好了,你不要太过伤心了,那个混蛋我会帮你处理的"子是无辜的,你好好生下来,也不要再让你的父母为你操心,乖一点,好不好?”

    柏柔儿噙着泪连连点头,“洛哥哥,只要是你要求的,我一定都会答应的。”

    “嗯,这样才乖,你安心在医院养伤,至于奥德莱的事,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你放心好了。”

    乔斯洛说完,就朝门外走去,“我现在回去一趟,你乖乖在这里养伤,我下次再来看你。”

    柏柔儿感动地连连点头,她原本很担心她的洛哥哥会因此看不起她,如今看来,洛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丝毫没有瞧不起,反而对她格外的关心。

    这几个月以来,柏柔儿吃不下睡不香,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奥德莱q暴自己的那一幕。

    他的脸犹如魔鬼般狰狞,令她根本不敢合上眼睛。

    如今有了洛哥哥的保证,柏柔儿心里突然就充满了勇气,再也不害怕了。因为她知道,她的洛哥哥是无所不能的,他说会帮她讨回公道,就一定会讨回来的!

    乔斯洛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他心里记挂着被自己留在别墅的连城,生怕她会再次消失不见,一出医院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

    等乔斯洛回到别墅,找遍了每一个房间,却并没有看到连城的身影,一颗心瞬间跌入了谷底。

    他连忙走向佣人房,敲门问道,“连城呢?她去了哪儿?”

    佣人房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有道睡意惺忪的声音说道,“乔少,好像你出去后,连城小姐也跟着出去了。到现在你已经回来了,她好像还没回来呢。”

    女佣的话令乔斯洛心里一咯噔,难道,连城她又走了,还是执意要离开他吗?

    他长叹口气,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沙发上,之前所有意气风发,都在得知连城不见的消息后烟消云散。

    “呼——!”乔斯洛长舒口气,索性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连城的电话。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留住她,哪怕她再不情愿,绑也要把她给绑到身边来!

    电话嘟嘟嘟响了几声,就在乔斯洛以为会被无视的时候,却意外的被连城给接了起来。

    乔斯洛惊喜地扬起眉毛,但是立即故作冷声道,“城城,快回来,立即,马上!”

    此时的他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电话那头的连城始终没多说一个字,只听乔斯洛说完,就迅速切断了电话。

    乔斯洛刚刚飞扬起来的心顿时停滞在半空中,他愣了好一会儿,猜不透连城既然接了电话,却不肯回复的原因。

    难道,是不好意思?还是根本就不屑于跟他说话呢?

    外面的夜都已经那么深了,她到底是去了哪儿呢?

    就在乔斯洛胡思乱想的时候,连城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别墅的门口,慢慢走了进来。

    乔斯洛惊喜地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连城,高兴地两步走到连城身边,打横把她抱在怀里,直接往楼上走去。

    连城惊愕地看向乔斯洛,伸手想要把他给推开,“乔斯洛,你想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乔斯洛看着连城俏生生的容颜,直接爆了句粗口,“干—你!”

    说着,仍是不管不顾地往楼上走去。

    连城被这句粗狂的话说得满脸通红,她立即开始挣扎,有些狼狈地大声呵斥道,“乔斯洛,你混蛋!你的脸呢?9当什么上将呢,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丢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