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念恩中药(2)

    看着躺在沙发上不停扯着衣服的乔念恩,阮小菊一边用手摁住她,一边匆忙地拨通了杰克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杰克冷厉的声音传来,“哪位?”

    “我,我是阮小菊,副总快来救命啊,念恩她……”阮小菊话说到这里,突然就打住,暗自懊恼自己实在是太蠢,如果杰克知道是自己硬拉着念恩来酒吧,还不得活剥了自己?

    而且这种事,应该找凌司夜才能解决啊!

    而杰克已经焦急地问了起来,“念恩她怎么了?你们在哪儿?为什么这么吵?”

    阮小菊萌怂地咽了下口水,“副总,我们在酒吧,念恩她,呃,她喝醉了,没事,你先忙,我打电话给凌司夜好了。”

    “胡闹!”杰克正想问清楚地址,电话就被阮小菊给果断挂断,气得他差点把手机给砸了!

    阮小菊揉了下自己被杰克刚才那声河东狮吼给震得差点聋掉的耳朵,连忙拨通了凌司夜的电话,通知他赶快过来。

    而这一切,都被暗中注意着事态发展的沐卸看在眼里,喜在眉梢。

    她小心地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手机,打算把乔念恩等下出丑的一幕给拍下来。

    阮小菊对沐卸暗中做的事情浑然无知,她匆忙通知了凌司夜后,就草草挂掉电话,然后拼命抱着正准备脱衣服的乔念恩,“念恩,你醒醒啊念恩,你坚持下,凌司夜很快就过来了!”

    “好热,我好热,好渴,小菊?”乔念恩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视线却模糊一片,根本看不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脸,“是小菊吧?快给我点水,我需要冰水,我快要热死了,拜托,我好热啊!”

    阮小菊急得头上冒汗,根本就不敢松开乔念恩的手,生怕自己一松手,乔念恩就会把她自己的衣服都给脱掉。

    她们的动静很快引来了酒吧里的其他人的注意,对于下药这种事,大家都屡见不鲜,不过一般都是男的给女的下药后就带出去的,很少看到两个女孩一起别下药的。

    众人纷纷围了过来,幸灾乐祸地看着想要脱掉衣服的乔念恩,默默等着更精彩的一幕。

    乔念恩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有团火在烧似得,她艰难地从阮小菊怀里挣脱出来,终于伸出一只手,抖索着撕掉了自己长裙的一角,露出白皙的肌肤,也引来了那些围观者饿狼般觊觎的眼神。

    “脱啊,快脱,脱了你就凉快了!”

    “是啊,不行让哥哥我来帮帮你,保管爽得很啊!”

    “啧啧啧,这么水灵的小妞,没人管多可惜啊,来来来,让哥哥来疼疼你。”

    人群里有纹着纹身的愣头青流里流气地走了过来,嘴里说着污言秽语,听得阮小菊火冒三丈!

    她猛地从站在沙发上,将意识不清醒的念恩给护在了背后,抄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扬了起来,“你们想干什么?告诉你们,老娘也不是好惹的!”

    “啧啧啧,明明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这么快就想当妈了,来来来,哥哥成全你!”为首的光头说着,就伸手来抓阮小菊。

    “咔嚓!”

    “啊呀!”

    就在众人想要看好戏的当口,响起了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以及凄惨的痛呼声。

    只见满脸铁青的杰克犹如怒目金刚般站在阮小菊身前,轻而易举折断了光头的手臂。

    “哎呀我的手,我的手断了啊!”光头痛得摔倒在地,咬牙切齿冲身后站着的小弟们喝道,“妈的,兄弟们,给哥哥我剁了这个杂碎!”

    阮小菊刚才只是凭着本能不想让乔念恩被这些混蛋给欺负,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怕的。没想到就在她以为自己这次栽了的时候,杰克宛如天神般天神般降临,将她从岌岌可危的险境中拯救了出来。

    尤其是看到杰克一言不发就折断了那个光头的手臂时,阮小菊更是崇拜地眨起了星星眼,太帅了!实在是太帅了!

    杰克根本懒得看那些染着红毛绿脑袋的混混,冷冷卷起袖子,桀骜不训道,“还有谁?你们最好一起上,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那些徐混个个都是人精,从杰克刚才的身手里看出他不好惹,赶紧将被折断手腕的光头捞走,匆匆落荒而逃。

    “哼!让你们嘚瑟!下次见到你们一次,就打你们一次!”

    阮小菊挥着拳头欢呼,正准备多说几句,眼神却撞进了杰克严厉的眼眸里,顿时缩了缩肩膀,小心地挥着手打招呼,“副总……”

    杰克满心只记挂着乔念恩的安危,根本没有空理会阮小菊,否则早就给她一顿好打了!

    刚才阮小菊打来电话时,他已经听出了不对劲,谁知道这个脑袋灌水的蠢姑娘竟然还挂了他的电话!

    幸好他及时冲出了公司,接连找了三家酒吧才及时来到这里,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以后都不准再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杰克厉声呵斥了句,狠狠瞪了阮小菊一眼,这才转身看向意识昏沉的念恩,声音变得格外温柔,“念恩,你有没有什么事?念恩?哥哥来了,告诉我,你怎么了?”

    然而此时的乔念恩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毫无察觉,她仍旧在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只想让自己快要被焚烧的肌肤暴露在寒凉的空气里。

    杰克这才意识到不对,念恩这种状况根本就不是喝醉了那么简单,他紧紧将念恩揽进怀里,然后黑着脸冲阮小菊咆哮道,“阮!小!菊!”

    被点名的阮小菊瞬间缩起肩膀,没底气地后退了两步,“副总,念恩她,她好像被人给下药了。”

    “你所什么?”

    杰克大脑一片空白,中药!

    他冰冷的眸光如寒霜,像是立即置阮小菊如死地!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接近她半步!”杰克说完这句话,就抱起仍不停挣扎着的乔念恩大步朝门口走去。

    “什么?不是,副总,你听我解释啊,我也不知道念恩她怎么被人下、药的,我比窦娥还冤屈啊!副总,你听我说啊!”阮小菊一边急切地解释着,一边快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