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乔陌漓:怒打凌司夜!

    他刚进家门,迎上的就是乔陌漓和颜汐落关切的目光。

    颜汐落率先走过来,焦急地询问着杰克,“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下了整整一夜雨,为什么你和念恩都没有回家?你知道念恩去了哪儿吗?”

    乔陌漓虽然没出声,不过眼神也是同样的焦急,等着杰克答复。

    杰克惭愧地低下头,“爹地,妈咪,对不起。怪我没有保护好念恩,她被人下了药,昨晚被凌司夜带走了……”

    “什么?”颜汐落大吃一惊,身形踉跄了下,险些昏厥倒地。

    幸好乔陌漓及时扶住颜汐落,他将颜汐落扶坐在沙发上,转头看向杰克,“照顾好你妈咪,我去会会这个混蛋!”

    说完,乔陌漓就大步离去,开车驶出了别墅。

    乔斯洛听到动静从楼上跑下来,就看到乔陌漓盛怒离去,连忙跟了上去,走时看了杰克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杰克恨不得杀了自己,他知道刚才乔斯洛那一眼的意思,自己身为哥哥,并没有保护好念恩!都是他的错!

    凌司夜家中。

    经过昨夜的彻夜纠—缠,快要天亮的时候,乔念恩身上的药性才终于消退下去,沉沉睡了过去。

    身心俱疲的凌司夜跟着倒了下去,直到听到猛力的敲门声,这才随意套了条裤子,拖着昏沉的头将门打开。

    他刚打开门,乔陌漓就黑着脸站在外面,二话不说,挥拳就朝凌司夜砸来。

    凌司夜自知理亏吧,不躲不闪,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乔陌漓一拳。

    “混蛋!”乔陌漓冷声一声,大步走进屋内,看着娇小的乔念恩昏昏沉沉倒在缭乱的大床上,衣服丢得乱七八糟。

    他恨不得一枪崩了凌司夜,再拖去喂狼!

    不过好在他还有些理智,知道念恩喜欢凌司夜,只好强压住怒火,用床单将念恩给裹起来,抱着她大步走出了房间。

    乔陌漓经过房门口时,压根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把凌司夜给看在眼里。

    看到乔陌漓将仍在昏迷中的念恩抱走,凌司夜木然地擦掉嘴角沁出的血渍,乔斯洛走了进来,怒气冲冲指着凌司夜道,“混蛋,为什么不送我妹妹去医院?为什么那样对她?”

    凌司夜气的不清,大声反驳道,“我是她的男人,迟早我们都是夫妻,为什么要让她去医院受那种罪?”

    乔斯洛不赞同地摇摇头,“这不是理由!而且你根本就没有查出是谁下药要害念恩,就这么先斩后奏,我爹地肯定以为你是自导自演的这出,你彻底完了!”

    听了乔斯洛的话,凌司夜懊恼不已,恨不得用头去撞墙,当时情况那么危机,他不舍得让念恩去医院受罪,唯有先帮念恩当解药啊!

    因此,他坦然地看向乔斯洛,“当时念恩情况十分的危急,我只有选择先救她。”

    “是么?那救了之后呢?你又做了什么?”乔斯洛注视着凌司夜的眼睛,“到现在为止,你并没有去调查,究竟是谁在害我的妹妹,不是么?”

    乔斯洛的话令凌司夜瞬间哑口无言,他昨晚只顾着帮念恩解药,其它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去多想。

    想到这儿,凌司夜立马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打给了秘书阿璟,怒气朝天地怒吼着,“你立刻马上给我查清楚,究竟是谁陷害的念恩?!把他捉出来,无论男女,直接给我碎尸万段!”

    阿璟迷迷糊糊听到了凌司夜的吩咐,立即答应下来,去调查有关乔念恩的事情。

    乔斯洛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凌司夜,重重叹了口气,拂袖而去。

    医院里,念恩慢慢睁开眼睛醒来,看到颜汐落正满眼关切地注视着自己,顿时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羞愧地低下了头,声音犹如蚊子嗯嗯似得,“妈咪。”

    颜汐落看到念恩醒来,心里格外开心,她轻轻摸了下念恩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念恩不怕,你爹地会让害你的人付出代价的。而且我知道凌司夜是爱你的,昨天发生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只要好好休养就行了。”

    乔念恩的眼里瞬间蓄满了泪花,她感动地扑进颜汐落怀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哽咽地只吐出两个字,“妈咪。”

    颜汐落心疼地拍着乔念恩的肩膀,“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只要我的念恩好好的就好。”

    正说着,杰克满脸愧疚地走了进来,“念恩,对不起,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的错。”

    乔念恩扭头看向自责不已的杰克,柔声摇摇头,“我没事的哥哥,你不用自责。”

    杰克听了乔念恩的话,心里更是痛苦不已,他看着面色苍白的念恩脖子上的斑斑吻痕,心里痛得几乎滴血。

    这个被他视若珍宝的女孩,却被凌司夜那样对待!杰克心中久久无法释怀,只要一想到是自己把中了药的念恩交到了凌司夜的手上,心里就痛得想要杀了自己。

    他内心长叹一声,颓废地走出病房,把念恩醒来的消息告诉了守在病房外面的乔陌漓和乔斯洛。

    得知乔念恩醒了过来,乔陌漓和乔斯洛心里十分的高兴。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进病房,生怕乔念恩看到他们会更加尴尬。

    杰克愧疚地看向乔陌漓,“爹地,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责罚我吧!”

    乔陌漓摇摇头,咬牙切齿道,“这件事跟你无关,等我查出那个下药给念恩的混蛋,一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凌司夜那个混蛋,竟然敢这样对待我的女儿,真是该死!”

    一旁的乔斯洛虽然心里也很气愤凌司夜的所作所为,不过看到怒气冲冲的乔陌漓。

    忍不住帮他凌司夜说了句,“爹地,这件事最可恶的是那个下药的人,司夜的做法确实是有些过分,不过他也是为了救念恩,才不得不……”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起来,乔陌漓气得整个人差点爆炸!

    他气冲冲地看向乔斯洛,厉声呵斥道,“什么叫做不得不?他这分明是假公济私!为什么当时没有把念恩给送进医院里?难道医生没有解药的办法?嗯?他这算什么?念恩是我们的公主,他根本没有把我们给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