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其中一个男人恶狠狠揪着右脸被打肿的沐卸的头发,恶狠狠道,“想让我们死?老子今天不玩死你,都对不起你这句话!”

    “呵呵,小美人,你说得可真轻松啊!你怎么杀了我们?是不是打算伺候的我们欲—仙欲—死啊?哈哈哈哈!”

    幽暗的小屋内,污—言秽—语在肆无忌惮的进行着,沐卸无力承受着这一切,恨不得立刻死去。

    可是就像之前那个鞭打她的人说得一样,死很容易,想要活下去,却艰难一百倍。

    *

    阿璟匆匆来到凌司夜的别墅,瑟缩地站在凌司夜面前,不敢注视他盛怒的眼睛,“总裁,我到处都找不到沐卸。据说她被乔陌漓的人给抓走了。”

    “据说!据说!”凌司夜气冲冲踹了阿璟一脚,“混账东西,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招来这么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我看你的眼睛是瞎了!”

    阿璟大气都不敢喘,唯唯诺诺地点头,“是是是,都怪我识人不明,才招了沐卸这种女人,总裁,都是我的错,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凌司夜冷冷注视了阿璟一眼,冷哼一声,大步朝外面走去,“我去医院看念恩,如果她有个什么不好的,我回来就掐死你。”

    阿璟连忙跟了上去,心想,掐死我还不如掐死你自己。

    得了便宜还卖乖,“总裁,我陪你去。”

    “你去干嘛?是不是想让念恩的爹地和哥哥打死你啊?快给我滚出公司,有事我再通知你。”

    凌司夜说着就跳上车,呼啸着朝医院去了。

    阿璟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还是凌总对他好啊,如果乔陌漓知道沐卸是自己招到凌氏集团的,鬼知道会不会迁怒于他啊!

    个个都是大佬,他哪个都惹不起,还是乖乖去公司做事好了。

    凌司夜开车赶往医院,想要去看看乔念恩好了没有。

    只是等他赶到医院,才得知乔念恩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只好朝乔家的别墅赶去。

    很快,他又快速赶到了乔家的别墅,车门都没关,就大步走向别墅门口,却发现平时敞开着的别墅门紧紧闭合着。

    凌司夜皱起眉头,摁响了别墅大门的门铃,等着佣人来开门。

    然而佣人倒是走了出来,却不肯开门,而是恭敬地冲凌司夜说道,“对不起凌先生,我家主人说了,不准你再进入乔家别墅。”

    凌司夜顿时着急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许我进来?麻烦你去通知念恩,就说我来看她了,她会让我进去的。”

    佣人没有办法,只好朝客厅走去,正想去问乔念恩,正好看到从楼上下来的颜汐落。

    就恭敬地问道,“夫人,凌司夜来了,主人之前不准他进来,现在他待在门口不走,说让我通知小姐让他进来。”

    颜汐落轻叹一声,冲佣人挥挥手,“这么拦着也不是事,先让他进来吧。”

    佣人点头离去,帮凌司夜开了别墅门,放他走了进来。

    凌司夜走进客厅,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颜汐落,连忙走了过去,歉疚地说道,“伯母,对不起,我……”

    不等凌司夜说完,向来个性温婉的颜汐落就伸手打断了他的话,表情格外的冷漠,“凌司夜,你不应该向我道歉,因为你对不起的是念恩。

    她是我们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不是那些用男人当解药的女孩。你这样不顾她的意愿,肆意伤害她的身体,当时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呢?”

    凌司夜羞愧地低下头,“伯母,对不起。从我看到念恩的第一眼起,就认定了她是我的女孩,我爱他,不想送她去医院受罪,所以才自私的做出了这种选择。现在我来向她赔罪,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事已至此,颜汐落知道再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她只好点点头,“凌司夜,希望你以后好好珍惜我的女儿,不要辜负了她。”

    “放心吧伯母,我会把她看做我的生命,直到生命终结,才会停止爱她。”

    凌司夜信誓旦旦地保证完,就大步朝楼上念恩的卧室走去。

    等凌司夜走上楼,看到乔念恩正站在阳台上,就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格外怜惜地问道,“念恩,还疼吗?”

    乔念恩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落入一个温暖的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