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司夜忍不住低下头亲吻了下娇俏的红唇,然后郑重说道,“因为我不想让你面对任何的流言蜚语!你是我的宝贝,以后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如果有人再敢触犯我的逆鳞!我就让她去死!”

    看着凌司夜郑重到近乎阴冷的眼神,乔念恩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个人是阿璟的助理。

    虽然乔念恩并不明白阿璟的助理为什么要这样陷害自己,不过她已经从杰克嘴里得知,她爹地乔陌漓已经秘密把那个女人给处决了。

    虽然乔念恩觉得爹地的做法似乎有些血腥,可是杰克哥哥的说法更加血腥,因为杰克哥哥说,他恨不得血洗那个叫沐卸的满门。

    如今看到凌司夜也是这般的愤怒,乔念恩的心里格外的温暖,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受到伤害,也会有这些疼爱她的人,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她,保护她,给她全世界最可靠的庇佑!

    凌司夜紧紧拥着乔念恩,鼻间缭绕着她醉人的芳香,眼神顿时变得深邃起来。

    “宝贝,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凌司夜柔声问着念恩,征询着她的意见。

    乔念恩点点头,“好,不过要早点回来,免得妈咪担心。”

    “那当然。”凌司夜高兴地差点跳起来,拥着乔念恩朝楼下走去。

    两人走到院子的时候,颜汐落正弯腰在浇花,看到乔念恩出来,关切地问道,“念恩,你这是要去哪儿?”

    不等乔念恩回答,凌司夜就接过了话,“伯母,我们出去走走。放心,我很快就会送念恩回来的。”

    颜汐落也希望念恩能出去透透气,就冲他们摆摆手,“去吧,路上小心些。”

    乔念恩点点头,跟着凌司夜跟颜汐落挥手道别后,就钻入车内离开了家。

    路上,载着乔念恩的凌司夜心情十分的好,他高兴地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乔念恩,心里像灌了蜜似得甜,“念恩,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随便吧,都可以。”乔念恩突然有些拘谨起来,像个小媳妇似得低下了头。

    刚才在家里她没觉得有什么,突然跟凌司夜坐在一起,不由自主的,她就想起了自己那晚的疯狂。

    不知道凌司夜他,有没有偷偷在心里笑她呢?

    乔念恩心里这么想着,偷偷看了凌司夜一眼,越看脸上越羞涩,恨不得把头垂到胸口。

    凌司夜奇怪地看了乔念恩一眼,“怎么了?好好的,脸怎么那么红?”

    听凌司夜这么说,乔念恩的耳根都跟着烧得厉害,她支支吾吾地绞着手指,“凌司夜,你……你不许偷偷在心里笑我。“

    “啊?”凌司夜愣了下,看到乔念恩红到耳根的脸,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抽出一只手,轻轻捏了下她水嫩的小脸,“傻瓜,我爱你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偷偷在心里笑你呢?”

    有了凌司夜这句保证,乔念恩这才算稍稍放下些心。

    凌司夜把车子停在路边,伸手将乔念恩揽入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枚轻吻,“你永远是我最爱的珍宝,懂吗?”

    乔念恩小脸晕红,埋在凌司夜的腰间,用手在他挺拔的脊梁上来回画圈,“我只是在想,你会偷偷在心里笑我那晚中药的样子。”

    凌司夜抓住乔念恩作怪的小手,放在唇间轻咬,“再这样说,我要惩罚你了。”

    “怎么惩罚?”乔念恩茫然地抬起头,纯真的模样格外惹人垂怜。

    看着这样乖巧的模样,凌司夜咽了一下口水,腰眼一麻。

    努力抑制住又想要当场要了乔念恩的冲动。

    “小东西,我们回去公寓。”凌司夜说着发动车子,朝自己的公寓快速驶去。

    乔念恩压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呆怔了好一会儿,等她回过神来,凌司夜已经把车开到了公寓前,狠狠踩下了刹车。

    猛然停止的车速晃得乔念恩的头差点碰到挡风玻璃上,幸好凌司夜眼明手快,及时扶住她,然后打横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宝贝,抱你上去。”

    “凌司夜,我们去公寓干嘛?”乔念恩上次在公寓的事,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凌司夜俊脸的表情淡然,默默的抱起她走进电梯,一脚踹开公寓门,几步就抱着乔念恩进了卧室,将她轻放在自己宽大松软的床铺上,轻轻压了上去,“你说呢?我们要不要把那天的事在做一遍,宝贝……”

    看着凌司夜充满情—欲的眼神,乔念恩小脸通红的看着他,她突然伸手揽住了凌司夜的脖子,扳着他的脑袋凑近自己的唇边,“现在不行…那里很痛。”

    听着这声软软嫩嫩的耳畔低语,凌司夜浑身瞬间像火烧似得,恨不得当场将念恩就地正法,“好好,我不碰。但是…宝贝,我该拿你怎么办?”

    随着凌司夜话音的落下,乔念恩明显感觉到了凌司夜的某处有了反应,正抵着自己,脸上的瞬间变得更加红了,“凌司夜,你…自己去浴室。”

    此刻的凌司夜浑身像快要爆炸似得,急于找到宣泄的出口。

    不过纵使他欲—火焚身,却不舍得再令乔念恩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他心里长叹一声,眷恋的吻了下乔念恩粉—嫩的唇,这才不舍的从床边站了起来,“放心好了,你那里都没好,哪怕我憋到爆炸,也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的。”

    乔念恩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刚才她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凌司夜蓬勃的欲望,这个男人一段做了那事,估计天天想着。

    “凌司夜……”乔念恩勇敢地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你不会生我爸爸气吧?听说他打了你!”

    “不会的,是我不好,不该没送你去医院,而是那自己当解药,伯父打的好!”凌司夜说着,快步朝浴室走去,“不过我必须尽快去洗个冷水澡,不然真的会爆血管而亡的。”

    看着凌司夜近似落荒而逃的身影,乔念恩先是低低笑了两声,然后跟着从床上站起来,朝浴室走去。

    她很快走到浴室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犹豫了两下,扭身朝阳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