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她来得及时,不然就真的不敢想。

    乔念恩握住阮小菊的手,情真意切道,“小菊,你不要再自责了好吗?我真的没事,而且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你也无法阻止坏人的举动啊!至于我杰克哥哥这边,你放心好了,由我来说服她,让他把你招回公司上班。”

    阮小菊的眼前一亮,“真的吗?他真的还会让我回公司,继续待在他的身旁不远?”

    女人就是如此这般深情,一旦陷进去,一切的自尊都抛到九霄云外。

    所有的喜欢和爱恋都变得如此卑微。只要能守在他不远处,就已经激动不已。

    说完这句话,阮小菊的眼神又变得黯淡起来,苦笑着摇头,“不行了,杰克副总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迁怒到我身上,他恨不得将我赶得远远的,又怎么会再让我回去呢?”

    “不会的,小菊,你相信我,我回去跟杰克哥哥好好说说,他并不是那种蛮狠不讲理的人。

    只是因为我当时出了事,他心里烦躁,这才会迁怒于你的。等他想通过来,就不会这样刁难你了。”

    乔念恩十分有把握地说道。毕竟对于杰克的脾性,没人比她更了解的了。

    “真的?那太好了!”阮小菊高兴地想要从病床上坐起来,却忘了手上还在输液,痛得轻呼一声,然后笑呵呵看向乔念恩,“念恩,我是不是好傻?”

    乔念恩连忙帮着阮小菊半坐起来,“怎么会?你这么喜欢我杰克哥哥,是他的福气不是吗?”

    阮小菊笑得眉眼弯弯,“真的?”

    “是的,我的阮大小姐,我保证跟你说得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乔念恩调皮地冲阮小菊眨眨眼,促狭道,“或者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我杰克哥哥过来跟你道歉?”

    听到乔念恩要让杰克来,阮小菊刚变得神采飞扬的脸瞬间紧张起来,慌忙摆手道,“算了算了,我现在这样好丑,等我恢复彻底,再……”

    “好,等你完全康复了,我就让杰克哥哥请你吃饭,嗯?最好把他整个人都陪给你,你说好不好?”乔念恩掩唇低笑起来。

    “好!”阮小菊脱口而出,看到乔念恩带着笑意的晶亮眸子才反应过来,她是在逗她开心,不乐意地扬起精致的小下巴,“哼,你就笑我吧,再也不跟你好了。”

    “那怎么行?我还想跟你好呢。”乔念恩笑得前仰后合,笑声撞进阮小菊眼里,两人相视笑了起来,欢快的声音在整间病房内回荡起来。

    乔念恩这几天都陪在医院里,直到阮小菊顺利康复,她才特意找到杰克,让他将阮小菊召回公司上班。

    甚至还意味深长地提醒道,如果杰克能够请阮小菊吃个饭,就最好不过了。

    杰克对乔念恩的请求向来是有求必应的,只是让他请阮小菊吃饭这点,他自动忽略了过去。

    因为除了念恩外,他压根不想再陪任何别的女人吃饭。

    阮小菊很快重新回到了公司,又恢复了之前直爽欢快的性格,跟乔念恩开心地一起工作。

    乔念恩这些天的心情格外的美好,因为这些天凌司夜每天都雷打不动的将他那辆拉风的跑车停在乔氏集团的门前,手持鲜花来接她回家。

    虽然乔念恩说过很多次,让凌司夜不要那么高调。可是凌司夜压根不停,照旧是每日一束鲜花,在其他人的艳羡目光中,载着乔念恩离去,然后带着她去到处玩。

    有了爱情的滋润,乔念恩每天欢声笑语不断,渐渐的,回家的时间变得越来越晚,有几次甚至都没有回来。

    对此乔陌漓十分的有意见,几次想要找凌司夜谈谈,都被颜汐落给拦了下来。

    颜汐落无奈的冲一副东西被人偷了似得乔陌漓摇头,直言念恩已经到了该恋爱的年纪,就算心里再舍不得,还是要祝福她才行。

    乔陌漓这才作罢,每次听到凌司夜送乔念恩回来的车子声,都直冲冲朝楼上走去,因为他怕控制不住他自己,会将那个想要拐走他女儿的凌司夜给痛殴一顿!

    他的宝贝女儿才找回来没几年,就又要离开他了,还跟这个他不喜欢的臭小子走!他哪里甘心!

    颜汐落看着孩子气似得乔陌漓,都会无奈地跟上去,生怕他会气得多长出两条皱纹来。

    乔斯洛倒是对凌司夜和自己妹妹相处的事极力赞成,因为他对凌司夜的人品很是了解,知道他一定会带给念恩幸福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