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压根懒得理会这些庸脂俗粉,他一杯杯灌着烈酒,直到眼前的视线变得昏花,这才不情愿地站起身,摇椅晃结账后离开了酒吧。

    酒吧外天色早已暗了下来,路上压根没有几个行人。

    杰克本来喝得就有些熏醉,这会被冷风一吹,酒意更浓了些,走路摇椅晃的,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栽倒。

    他仰头看了下缀满星星的夜空,头重脚轻地晃晃脑袋,觉得喝醉了的感觉真好,至少能令自己的心智混沌不已,一颗心也不用酸涩的厉害。

    “念恩,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啊!”杰克一边歪歪斜斜地走着,一边仰天怒吼着,吓得从他身旁经过的摩托车手失了准头,径直朝他撞了过来。

    “嘭!”

    杰克被带倒在地,摩托车手更是吓得不清,扭头看了下杰克似乎并无大碍,担心会被身高体壮的他追来殴打,都没敢回头,跨上摩托车很快消失不见。

    杰克被撞得重重摔在地上,虽然他皮糙肉厚的没什么大碍,不过却仍旧摔得半天爬不起来。

    一道娇小的身影立马冲了过去,努力想要将摔倒在地的杰克搀扶起来,“你有没有怎样?快起来,看能不能站起来?”

    杰克醉眼朦胧地看向来人,然而视线却模糊不清,下意识地问道,“念恩,是你吗念恩?你是不是来找我回家?”

    然而努力想要将杰克搀扶起来的却并不是乔念恩,而是一直尾随着杰克的阮小菊。

    虽然杰克始终没有像念恩说得那样请她吃饭,可是当她看到这些天杰克始终闷闷不乐时,心里格外的担心,不由自主地就想跟在他身后,记挂着他的安危。

    只是,他心里想着盼的,却始终都只是念恩。

    阮小菊心底一片刺痛,不过仍是诚实说道,“副总,我是阮小菊。来,站起来试试,我送你回家。”

    杰克虽然喝得早已熏醉,神智却并没有完全糊涂。他听到阮小菊的声音,仰头苦笑不已,是啊,念恩这会正跟凌司夜在一起的吧?怎么会有时间来管他这个醉汉呢?

    “副总,你被车子撞倒了,快试着站起来,如果没事的话,我就直接送你回去,你喝了太多的酒,肯定早就醉了。”

    阮小菊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想要把倒在地上的杰克给拉起来。

    然而杰克却冲阮小菊挥挥手,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脚步踉跄地走到阮小菊跟前,步步逼近,把她给逼到街角的墙边,“呵呵呵,你是阮小菊?说,是不是念恩让你来的?她让你嫁给我,是不是?!”

    浓重的酒气和阳刚的男人味朝着阮小菊扑面而来,看着杰克近在咫尺的脸庞,阮小菊瞬间忘了思考,毫无意识地点点头。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所有的牵挂,她可以骗得了所有人,却唯独骗不了她自己。

    醉意惺忪的杰克仰头苦笑起来,一把抓住早已浑身僵硬不已的阮小菊,低头抵在她的发顶,喃喃说道,“好,那就如她所愿,我们结婚吧!”

    杰克的接近令阮小菊浑身呆滞,然后被他这句结婚的话吓得后退一步,整个人贴在墙壁上,下意识的惊恐摇头,“不!”

    “不什么?”杰克冷笑着再次逼近,将阮小菊给圈在他的怀里,浓重的酒味铺天盖地袭向阮小菊,“怎么?你不想嫁?走,先扶我回去!”

    阮小菊一颗心早就被杰克刚才的话搅得噗通不已,她颤着手扶着脚步踉跄的杰克,把他搀回自己车内,然后径直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因为她压根就不敢扶杰克回乔家,生怕会被乔家的人追问太多,思来想去,还是自己公寓方便些,等杰克酒醒了,就可以自己回家了。

    看着歪倒在自己后车座的男人,阮小菊的心里跟着弥漫起一丝苦涩。

    唯有他喝醉的时候,她才敢离他那么近……

    阮小菊开着车,很快将杰克弄回到自己公寓,把他扶到沙发上,自己则快速走进厨房,“副总,你先坐一下,我帮你煮些醒酒汤来。”

    杰克意识模糊地斜靠在沙发上,醉眼朦胧地看着在厨房忙碌成一团的女孩,眼角隐约有泪痕划过。

    此时的他多想在厨房里帮自己作醒酒汤的是他最爱的念恩啊,可是不行,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

    而他,永远都只能是她的哥哥而已。

    杰克仰起头,不想让盈蕴眼眶的泪水跑出来,心里默默想着:念恩,如果你想让我娶这个女孩,我娶还不行吗?我只求你每天都能早点回来,不然哥哥每天都很担心,生怕你被凌司夜那个小子占去了便宜。

    “副总,汤煮好了,有些烫。我先放在桌上,等不怎么热的时候再喝。”阮小菊说着,把自己刚煮好的醒酒汤端来,放在了杰克手旁的桌上。

    她放好汤,看到杰克的眼角赫然挂着一滴泪痕,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把他抹掉了那滴灼眼的泪珠。

    感受到柔嫩小手的碰触,杰克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看到阮小菊那张俏生生的小脸,伸手钳制住她的下巴,冷笑一声,“阮小菊,吻我!”

    这句话瞬间令阮小菊大脑一片空白,她结结巴巴说道,“副总……我……我不会吻……我没有经验。”

    杰克一把将阮小菊拉入怀里,深邃的灰眸直直凝视着明显呆滞的阮小菊,“不会?不会不知道学啊?连接吻都不会,你还怎么嫁给我?嗯?”

    阮小菊从来没有离杰克那么近过,如今整个人跌坐在他怀里,一颗心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我我我……你……”

    杰克不耐烦地打断阮小菊的话,“想不想嫁给我?”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是阮小菊心里最渴盼的美好,她的心里瞬间对这种可能性憧憬起来。

    是啊,如果真的要嫁给他,就要跟他谈恋爱。既然要谈恋爱,那怎么都得接个吻吧?可她什么经验都没有,怎么办?会不会被嫌弃?

    想到这儿,阮小菊毅然决然地闭上眼睛,紧紧闭着嘴,一副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壮士断腕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