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本应该属于恋人见浓情蜜意的午餐,就这样在两人的沉默中快速度过。

    阮小菊只顾埋头吃东西,掩饰着自己心里的紧张。

    而杰克则吃得慢条斯理,偶尔抬头看下低头猛吃的阮小菊,觉得她也有那么几分可爱。

    午餐结束,杰克跟阮小菊离开中餐厅,两人继续一前一后的走着,全程连手都没碰过,比同事间的相处似乎还要生分。

    阮小菊暗暗责怪自己太放不开,平日里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偏偏到了他面前,就成了小绵羊!说好的约会就这样结束了,却连手都没有牵到,实在是有点吃亏。

    阮小菊,要加油啊,说好的让杰克爱上自己呢?

    阮小菊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快步跟上杰克的步伐,伸手想要牵住杰克的手,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才发现两人已经信步走到了公司,而前面正走来一堆公司的同事。

    “副总好。”

    “副总好。”

    同事们三三两两跟杰克打着招呼,也将阮小菊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给打散的一干二净。她在心里哀怨地叹了口气,规规矩矩跟在杰克身后,没敢再去想牵他手的事情。

    本来牵手就应该是男生主动的吧?那她还是再等等好了。

    杰克完全不知道阮小菊心中各种杂乱的想法,跟她一起走进公司,然后径直摁下了总裁专用电梯,看了阮小菊一眼,率先走了进去。

    阮小菊明白那一眼的意思,在同事们惊诧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电梯门很快合拢起来,独自跟杰克待在狭小的电梯里,周围充斥着杰克霸气又好闻的味道,阮小菊整个人变得不自在起来。

    她悄悄往后退了半步,缩在了电梯角落里。

    阮小菊的举动被杰克全程看在眼里,他不悦地皱起眉头,“我是老虎吗?还是你觉得这次的约会有点失败?”

    当然失败了,手都没碰一下,约的什么会啊!

    阮小菊在心里不住地吐槽,不过嘴上却没那个胆子说,而是挤出抹狗腿的笑容,“不失败,不失败。”

    “那就好,我对今天的约会很满意。”杰克像在做会议总结似得,面如表情道,“晚上继续一起吃饭吧。”

    “叮咚!”还没等阮小菊回答,电梯已经到了预算部所在的楼层。

    阮小菊如蒙大赦般窜出电梯,招呼都没跟杰克打一个,就快速朝预算部走去。这真是个糟糕的约会,她觉得她有必要去找念恩讨教些约会必备的经验才行!

    杰克看着阮小菊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难道,她对今天的约会不怎么满意?

    *

    m国。

    自从上次在柏柔儿家中将奥德莱刺伤后,连城就在锲而不舍的追踪着他的下落。

    只是连城接连寻找了好久,都始终没有奥德莱的踪迹。

    这天深夜,连城刚睡下不久,乔斯洛就厚着脸皮蹭了过来,“城城,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看。”

    连城又想气又想笑,一脚踹了过去,“我太累了,你走开。”

    乔斯洛轻松接住连城踹过来的脚,然后单膝跪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特意订制的钻戒,“连城,这是我特意为你订制的钻戒,嫁给我,好吗?”

    看着那枚在灯光下闪着璀璨夺目光芒的巨大钻戒,连城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乔斯洛,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不好,一点都不好。你一天不答应嫁给我,我心里就空荡荡的。”乔斯洛的眼里十分的虔诚,“连城,你之前就是我深爱的妻子,我们经历了很多,只是失去了记忆而已。现在,我想补给你一个婚礼。”

    乔斯洛的话令连城有些愣怔,虽然乔斯洛一再表明自己是他曾经的爱人,可是为什么她的脑中对那片记忆一片空白呢?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连城想要仔细盘问下时,卧室里的电话突然突兀地响了起来,“叮铃铃,叮铃铃。”

    连城转身接过电话,“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连城手下的回报声,“长官,我们发现了奥德莱的踪迹。”

    “什么?”连城惊喜地站起身,“具体—位置发过来,我现在就过去!”

    “就在海边那片废弃的渔港,我已经将具体坐标发送到了你手机上,没有你的命令,我们没敢贸然行事。”

    听完手下的汇报,连城点点头,“很好,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马上就赶过去。”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