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716章我找了你三年也在地狱里活了三年
    第716章我找了你三年,也在地狱里活了三年!

    他抱着连城很快走上楼,一脚踹开卧室的门,大步迈进了屋里。

    连城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挣脱,冷冷地瞪视着乔斯洛,“乔斯洛,你放我下来,滚远点!”

    乔斯洛猛地将连城放下来,抓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将她抵在门后,晶亮的眸子灼灼的直视着连城,“都三天了,还没闹够?嗯?是不是欠收拾?”

    连城被乔斯洛圈禁在怀抱里,丝毫动弹不得,偏偏还要被乔斯洛这么责问,她顿时气得吐血,“乔斯洛,你催眠我,然后扔下我,让我失去孩子三年,难道我还要对你多感恩戴德?如果不是看在仔仔的面子上,我现在就离开!”

    说完,连城就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混蛋,你给我放开!”

    乔斯洛看着连城受伤的眸光,歉意地低下头,想要吻掉连城眼中的伤痛,“对不起,宝贝,我也是逼不得已。”

    连城快速扭开脖颈,不给乔斯洛任何吻自己的机会,目光愤怒又伤心,“乔斯洛,你逼不得已?呵呵,好一个逼不得已,就这么简简单单四个字,就可以轻易抹杀掉我这些年失去孩子的时光?就可以把我被消除的记忆找回来么?!”

    “城城,你听我解释!”乔斯洛急了,索性整个人都压在连城的身上,把她给牢牢挤在墙上,恨不得掏出自己的心来给她看,“当年我正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才不得不做出催眠你的举动。你知不知道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的痛?看着孤单单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你,我却不得不亲手抹杀掉那些属于我们的甜蜜,你知道我有多难受?”

    连城呵呵笑出声,“是呢,为了我的安全,然后抹杀掉我的记忆,把仔仔带走,再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最后再痛哭流涕地告诉我你是多么的逼不得已。乔斯洛,你真是演得好一副深情戏!”

    “嘭!”

    乔斯洛因为连城这句讥讽的话,心里愤怒不已,控制不住地挥出拳头,重重捶向连城身旁的墙壁,发出巨大的声响。

    他的手指骨因为重力的捶打下,已经变得血迹斑斑,而这丝毫缓解不了乔斯洛心中的伤痛!

    乔斯洛的双眼充血般红肿,他整个人宛如狮子般愤怒,目光凶狠地像要吃人似得,冲着连城怒吼道,“连城,你究竟要我怎样,才能相信我说的话呢?当年我原本以为等我完成任务,就可以把你给接回去。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等三个月后我回来时,却再也不见了你的身影,只剩下在育婴室里的仔仔!”

    “连城,你知道这些年来,每当看到仔仔时,我的心有多痛有多么内疚么?你是我用生命去爱着的女人,却突然影讯全无,我当时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却始终无法寻找到你的踪迹!你就像就那么人间蒸发了似得!我找了你三年,也活在地狱里三年!”

    乔斯洛激动地说着,拳头一下下砸着墙壁,“我不知道你在哪儿,更不知道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你!如今你好不容易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根本就不敢向你坦诚当年抹杀你记忆的事情,只因为该死的我生怕你会再度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连城泪目看着眼前这个狂怒如雄狮般的男人,心头瞬间涌上百般滋味,她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鼻子却不争气的酸涩起来,眼泪像控制不住的洪水似得,从眼角簌簌淌下。

    看着连城无声哭泣的模样,乔斯洛心疼地低下头,轻柔的将他眼角的泪痕吻干,然后珍宝似得将她抱起,朝宽大的床边走去,“对不起,宝贝,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我乔斯洛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女人!原谅我好不好,城城,嗯?我会用我的后半生,补偿你这三年所受的苦的。”

    连城整个人缩在乔斯洛的怀里,下意识地靠在他宽阔的肩头,不知道该拿这个霸道十足却又温柔蚀骨的男人怎样办才好。

    她是不是在没有记忆前也是这样拿他没办法!

    乔斯洛低下头,珍视地吻向连城娇嫩的红唇,犹如蜻蜓点水般快速掠过。

    等看到连城似乎并不排斥这个吻,乔斯洛就再次低下头,深深吻了上去。

    连城浑身的气息令乔斯洛流连忘返,反复吸允仍显不够,索性霸道的用舌头撬开连城紧闭的唇舌,毫无顾忌地搜刮着她每一寸的香甜。

    直到吻得连城快要窒息,乔斯洛这才不舍的挪开双唇,顺着连城优美的天鹅颈,一路珍视的吻了下去。

    从性—感的锁骨到诱人的饱—满,再到平坦的小腹,直至来到了那神秘的森林畔……

    乔斯洛使倦身解数,直到吻得连城整个人瘫软在床上,柔得好像一滩春水,这才开始正式攻城略地。

    窗外月色正好,溶溶撒在阳台上,静静聆听着室内的炙热燃情。

    *

    乔念恩最近跟凌司夜恩爱的不行,简直就像是连体婴似得,一分钟都不舍得分开,脸上每天都洋溢着幸福的甜美笑容。

    就比如此刻,凌司夜正正襟危坐在乔家客厅的沙发上,乔念恩的脸上却挂满着甜甜的笑,眼里心里,充斥的都是他。

    凌司夜却没有回应乔念恩,而是郑重地看着乔陌漓和颜汐落,目光十分的恳切。

    “乔伯父,乔伯母,我今天来,是想要征得你们的同意,带着念恩回趟渥太华,因为过两天,就是我妈咪的生日。”

    当凌司夜将来意说出来后,乔陌漓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不过仍是点了点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虽然我很舍不得任何人来带走我的女儿,可她终归有要长大的那一天。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受了委屈。”

    “上次在渥太华,你们好像闹得有些不愉快,这次希望你能保护好我的女儿。”颜汐落也不放心地说着,生怕乔念恩跟凌司夜回去,会受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