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719章这么心急,谁教你的?
    第719章这么心急,谁教你的?

    阮小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看着睡着了的杰克的俊脸,鼻梁挺拔如松,薄唇性感迷人,整个人宛如童话里高傲的王子似得。

    看着杰克睡着了的容颜,阮小菊不争气地舔了下唇,因为她突然就有了丝冲动,想要扑上去,狠狠吻上杰克那迷人冷酷的唇。

    不过阮小菊也就只是在心里这么想想而已,真借给她十个胆子,估计她也不敢就那样扑上去。

    只是,杰克的睫毛好浓好密,就像两把长长的刷子似得,阮小菊不由的弯下腰来,凑近了想要数数这排浓密的睫毛有几根。

    杰克原本只是靠在沙发上浅眠了会儿,这会儿觉察到有人接近自己,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阮小菊正以一种白痴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看。

    他突然醒来的动作吓得阮小菊浑身僵硬不已,呆呆的动都不敢再动,就那样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看上去滑稽极了。

    杰克的微微扯了下嘴角,声音疏冷冰凉,“好看吗?”

    阮小菊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恨不得拍死自己,怎么能这么蠢呢?干嘛要承认自己对他的觊觎?!

    她连忙清了下嗓子,手足无措地解释着,“呃,那个什么,我是来叫你吃饭,吃饭的。”

    杰克点点头,起身朝浴室走去,准备洗手吃饭。

    等到杰克离去,刚才被定在原地的阮小菊这才原血复活,她活动了下刚才被定住的身子,心里暗呼好险。

    幸好自己有贼心没贼胆,如果刚才真扑上去,说不定会被杰克给啪飞吧?

    杰克很快从浴室走出来,稳稳坐在餐椅上,沉稳说了句,“吃饭。”

    “好,吃饭。”阮小菊露出抹狗腿般的笑脸,两步走到餐桌前,坐下来沉默地扒起晚饭来。

    这顿饭跟以前一样,吃得毫无声息。

    阮小菊心里早已认定,杰克家里肯定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典范,不然绝不会吃饭的时候没有半点声音的。

    两人无声地吃了晚饭,杰克擦了下嘴巴,站起身想要离开,“谢谢你的晚饭,我也该回去了。”

    阮小菊看着想要离开的杰克,心里暗暗期盼着他能多留在这里一会儿,哪怕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陪着她也好啊!男—色,果然是最知名的诱惑!

    “那个,呃,副总,别的男女朋友,都是住在一起的,所以,”阮小菊脸上绯红不已,结结巴巴说道,“所以你也可以住在这里的,因为,因为我们不是正在交往么?”

    磕磕巴巴说完这句话,阮小菊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自己怎么这么蠢?把心里话都给说了出来!这样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矜持呢?

    而阮小菊的举动看在杰克的眼里,却给了他一种很是理所当然的感觉,这个小东西,是在邀请他留下来么?

    杰克玩味地笑了下,缓缓点头,“也好,那麻烦你帮我去买下睡衣和n裤,我需要先洗个澡。”

    “好,我这就去!”阮小菊脸上露出抹灿烂的笑容,很快跑出门,去了公寓楼下的便利店。

    只是楼下的便利店似乎并没有阮小菊要的东西,就看到她脚步匆匆地再次朝另一家店奔去,就这样接连找了好几家,这才似乎找到了需要买的东西。

    等阮小菊抱着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杰克已经坐在客厅里等了很久。直到他的耐性快要耗尽,这才看到阮小菊回来。

    他立即不满地说道,“阮小菊,让你去买个睡衣而已,居然用了那么长时间,你是属乌龟的么?”

    杰克说着,拿起搁在桌上的车钥匙,就要转身离开。

    阮小菊早就跑得一头汗,这会看到杰克竟然又要走,顿时急了起来。

    她将手里的东西拿给杰克看,语气有些委屈,“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接连跑了好几家店,里面都没有大号的,最后才终于找到合适的。对了,你看下这个,不知道适不适合你?”

    杰克满心的不悦在听到阮小菊可怜巴巴的语气时,无奈地抛了出去。他低头看向阮小菊手里拿着的东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三丈来!

    因为在阮小菊的手里,除了睡衣和n裤,另一只手里赫然还拿着一盒tt,还是特大号的!

    看着一手拿着睡衣,一手拿着tt的女孩,杰克突然低低笑出声,他大步走到阮小菊面前,语气有几分促狭,还带着丝丝暧—昧,“你就这么希望我睡你?嗯?这么心急,谁教你的?”

    阮小菊呆滞地抬起头,大脑轰的一声,被炸得四分五裂。

    她尴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tt,心里十分的不解。

    难道,这个东西不是男女朋友住在一起的必备用品么?现在她是不是被误会成了轻浮的女人?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阮小菊觉得自己的耳根烧得厉害,脸上也火烧火燎的烫,她连忙摆摆手,极力证明自己的清白,“副总,你别误会,我没有想让你睡我,真的。我只是……只是在准备而已。”

    她的声音越说越轻,越解释越令人遐想不已,心里一发慌,怯懦地后退了半步。

    不过阮小菊宛如蚊子嗡嗡的声音却被杰克一字不漏地听了个清楚,他大步上前,不由分说抬起了阮小菊精致的下巴,大手带着沁凉的烟草味和浓郁的男人味。

    这些味道缭绕在阮小菊的鼻端,令她更加萌怂的步步后退,“副总,你误会了,我真没有,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准备,准备而已。”

    杰克嘴角的笑意更盛,“准备?准备不就是邀请么?那就如你所愿,今晚睡你,不然怎么对的你你买的大号tt?”

    他故意把大号tt说的很重。

    说完,杰克就低下头,准确无误地吻在阮小菊的红唇上,轻轻啃咬起来。

    酥—麻的感觉从唇际传来,令阮小菊整个人都颤—栗不已,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正顺着自己的嘴唇,被杰克给吸食的一干二净,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轻的想快要飘向云端。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接吻?

    阮小菊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上次跟杰克的亲吻,根本就叫碰嘴唇而已,眼下的厮磨,才是真正的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