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辛氏破产!

    念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是又在凌司夜那个混蛋那里住下了吧?

    杰克的目光穿透重重雨幕,心里默默喟叹:念恩,哥哥只希望你真的是遇到了可以用生命爱着你的良人,幸福美满一生。

    只要你幸福快乐,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渥太华。

    在杰克的授意下,辛家的股票开始大幅下跌,公司经营也遭受到各种各样的重创,股价大崩,资金周转不良,即将濒临倒闭。

    辛梓晴的爹地辛明辉对此一筹莫展,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明明已经起死回生的企业,怎么突然就又陷入了困境呢?

    而且这次比上次遇到的情况还要危机,辛明辉心急如焚,惆怅的一病不起。

    辛明辉垮下后,整个辛氏集团的经营情况更是每况愈下,没用几天的时间,甚至快到凌于海都没有时间询问清楚情况,辛家就被迫宣布破产倒闭。

    工人们纷纷离去,讨薪无果的他们愤怒地将所有能带走的设施都搬走,运不走的干脆就地砸毁。

    可就算这样,还有许多工人没有拿到薪水,愤怒的他们干脆扯起了条幅,每天堵在辛家的别墅外,用喇叭吆喝着,要辛明辉出来还他们的血汗钱。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压根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原本只顾着吃喝玩乐的辛梓晴没想到,自己偌大的公司竟然说倒就倒了,而父亲也住进了医院。

    看着每天堵在家门口的那些讨要欠薪的工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的辛梓晴心中很是悲凉。

    她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似乎自从遇到了那个可恶的乔念恩开始,她们家就开始走下坡路。

    先是妈咪被杰克给害死,再是公司破产,自己也被送进了监狱。

    虽然她只在监狱里待了几个月而已,可是她好好的千金小姐,却沦落到进牢房,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后来这些都在自己爹地辛明辉在向凌家求助下都一一改善了不少,可是自从自己上次遇到那个乔念恩开始,他们的生活又陷入了绝境。

    如今爹地病重,公司破产倒闭,而凌于海却再也没有出手相助。

    难道,是因为凌司夜不喜欢她,所以凌于海才见死不救?

    “咳咳,”辛明辉躺在床上,艰难的咳嗽着,脸色疲惫不已。

    辛梓晴立马走了过去,“爹地,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辛明辉已经病了好几天,还不知道公司倒闭的事,闭着眼睛虚弱地问道,“我几天没去公司了,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梓晴啊,你可一定要保住咱们辛家的财产啊,这是我们好几代人才积攒下来的家业,不能就这么败在我的手上!”

    辛梓晴心虚地看了眼窗外,心里暗自庆幸家里的隔音效果好,不然让爹地听到外面那些讨薪的叫骂声,只怕会气得病情更加加重吧?

    为了让辛明辉放心,辛梓晴勉强挤出丝笑容,“你放心吧爹地,凌叔叔已经答应帮助我们了,公司的事暂时都应付过去了。”

    辛明辉这才放心下来,缓缓闭上眼睛,“原本还以为咱们已经没有了什么能仰仗的资本,毕竟人走茶凉,没想到凌兄竟然这么够义气!那我就放心了,只是辛苦了我的女儿,这段日子让你受委屈了。”

    “没事的爹地,你放心养病,一切有我呢。”辛梓晴柔声安慰着辛明辉,不敢让他太过担心。

    等辛明辉睡下后,辛梓晴惆怅地坐在病床旁边,通宵未眠。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辛梓晴才满脸倦容地走向洗浴室。

    一夜未眠,她似乎突然长大了似得,原本脸上的任性和骄纵统统不见,对着镜子仔细画了个精致的妆,然后拎着些礼物朝凌家去了。

    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了什么依仗,除了凌家,只怕再没有谁能挽救他们了。

    这一次,她就算磕头跪地,也一定要让凌家再次伸出援手才行。

    辛梓晴很快来到了凌家,将带来的礼物放在桌上,然后泪眼汪汪地向凌于海求助,“凌叔叔,我们家现在遭遇了大危机,希望你能再次伸出援手帮我们度过难关,拜托了。”

    凌于海知道辛家这次又栽了跟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乔红已经不耐烦地说道,“不是我们不帮你们,而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公司的事现在都是司夜在管。

    而且这一次不知道你们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那么来势汹汹的收购你们辛家,旁人压根就插不上手。”

    对于辛梓晴,乔红一向很不喜欢,觉得她太过骄纵任性,以后不会是凌司夜的好妻子。而且上次她竟然还开车撞人,那么阴狠毒辣,这样的女孩绝对不能嫁给她的儿子!

    因此这次辛梓晴来恳求帮助时,乔红并没有答应,而是冷漠的一口回绝了。

    听到乔红这么说,辛梓晴顿时哭了起来,她连忙跪在地上,哀求地看着凌于海,“凌叔叔,求求你帮帮我们家吧?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实在是不敢来求你啊!现在我爹地病倒在床上,公司已经破产倒闭,这样下去,会把我们辛家给逼上绝路啊!”

    “这……”凌于海看着跪在地上痛哭不已的辛梓晴,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梓晴,不是我们不肯帮你,上次我们已经帮过一次了不是么?难道你还打算赖上我们了?”

    乔红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扮可怜哀求地手段,她皱起眉头冲家中的佣人挥挥手,“还不赶紧把辛小姐给我请出去,我们可受不起她这么大的大礼。”

    辛梓晴生怕被拉走,不住地往地上磕头,“凌叔叔,乔阿姨,拜托你们再帮我们一次吧!只要你们帮我家度过这次的难关,我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们。”

    乔红不再看跪在地上哀求地辛梓晴,转身往楼上走,边走便说道,“真是抱歉,我们这次真的爱莫能助,梓晴还是请回吧!”

    佣人走过来,将辛梓晴拉出门外,重重关上了凌家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