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无耻辛梓晴!

    辛梓晴本想着只要自己多说些好听的,凌于海就会再次伸出援助之手,却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跪下磕头,却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从未有过的羞辱感涌上辛梓晴的心头,她长大么多,从来都是父母膝下的小公主,被呵护备至,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只是如今辛家处在风雨飘摇中,没有了父母的呵护,谁又会把她当公主看呢?

    辛梓晴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死死咬着嘴唇,咽下了这次的奇耻大辱。

    如今他们辛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依仗,来求人自然要有个求人的姿态,只要凌于海能够答应帮助他们,这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到这儿,辛梓晴的目光变得格外坚毅起来。

    她不但没有走,反而双膝一曲,直挺挺跪在了凌家的大门口。

    凌于海站在楼上,看着跪在他们家门外的辛梓晴,狠狠瞪了乔红一眼,“你刚才说话太绝情了,她好歹是咱们看着梓晴长大的,能留些情分就留些情分吧。”

    “哼,少跟我来这套。”乔红冷哼了声,“我们家也不是开善堂的,现在辛家被恶意收购了,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或者辛明辉得罪了什么人!

    再说如今是司夜当家,他原本就讨厌辛梓晴,是你非要让司夜娶她。你爱怎样怎样,我可不想因为她跟我的儿子闹僵。”

    凌于海跟乔红的争吵,一字不落地传到了跪在楼下的辛梓晴耳中。眼泪从她眼角无声地滚落下来,她死死咬住下唇,继续固执地跪在凌家的门外。

    时间缓缓流逝着,辛梓晴就那样跪在凌家门外,一直到了入夜,始终都一动不动。

    “轰隆!”

    狰狞的闪电划过天幕,撕—裂了乌云密布的夜空,很快,唰唰下起了雨来。

    豆大的雨点纷纷坠下,砸在辛梓晴的脸上,顺着她的脸颊淌下来,打湿了她的衣服。

    然而辛梓晴仍是固执的跪着,因为她知道,眼下凌家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她绝对不能失去这最后的机会。

    她仰天看着天空的大雨,任由雨水拍打着她的脸。

    一阵阵钻心的痛,也掩盖不了她的绝望!

    辛梓晴的黑眸里泛着仇恨,她将会永远牢记今天所受的羞辱,等有一天她风光无限,定会千百倍的向这些曾经羞辱过她的人讨要偿还!

    她想世界呐喊:她要报仇!

    “轰——隆——隆——”

    狰狞的雷电变本加厉的在天幕上划过,将本就沉闷的苍穹撕—裂开来。

    “哗啦啦——”倾盆大雨不停地下着,将跪了大半天的辛梓晴淋成了落汤鸡。

    乔红早已经不耐烦地睡下了,凌于海不忍地站在阳台上看了一会儿,长叹一声,匆匆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打开门来到辛梓晴面前,有几分歉意地说道,“梓晴,不是叔叔不肯帮你,实在是……”

    凌于海的话还没有说完,辛梓晴就摇晃了下身体,绵软地昏倒在他面前。

    “梓晴?”凌于海愣了下,看着倒在暴雨中的辛梓晴,连忙将她给抱起来朝房间里走去。

    眼看着都已经半夜,凌于海也不敢去吵醒乔红,生怕脾气向来冲动的她会把辛梓晴给赶出去。

    无奈,凌于海只好将昏倒的辛梓晴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叮嘱女佣给她换了身新衣服,然后自己匆匆上了楼。

    刚才外面的雨下得太大,害得他浑身都被淋了个湿透,必须赶紧洗个热水澡才行,免得着凉。

    然而凌于海不知道的是,等他刚走没多久,辛梓晴就幽幽睁开了眼睛,赤脚着朝楼上走去。

    等女佣找来干净的衣服准备给辛梓晴换上时,才发现沙发上根本就没了人。

    女佣还以为辛梓晴走了,只好将拿来的衣服又收齐来,回佣人房休息去了。

    楼上,凌于海正站在热水莲蓬下面洗澡,突然觉得有人靠近了自己,用纤细的双臂搂住了自己的腰身。

    凌于海刚想看清楚是谁,头发却被洗发水给模糊了眼睛,辣得根本睁不开。

    “乔红?是你吗?”凌于海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疑惑地问着,身上却因为那双细嫩冰凉小手的伸过来,瞬间感觉紧绷。

    她不是睡觉了吗?再说了她好几年都没有和自己这样亲密了。

    “乔红,别这样,外面还有人在,我……”凌于海刚想告诉乔红他把昏倒的辛梓晴给抱进了屋里,就感觉到自己的那里被小手包裹了起来。

    凌于海正值壮年,虽然没有年轻人那么血气方刚,不过面对如此销—魂的撩拨,自然毫不犹豫地开始回应起来。

    莲蓬头的热水哗哗冲着,凌于海眼睛看不清楚,在他心里想到,乔红啥时学会这样了但是既然来了,他就顺她的心。

    他一把抱住冰冷的身子,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出口,毫不犹豫地冲进去。

    “唔!”呼痛的抽气声响起,宛如一道惊雷般将沉迷在男—欢女—爱中的凌于海给炸醒。

    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被自己压在浴缸下的,根本就不是乔红!因为刚才他清楚地感受到了那层薄薄的阻碍!

    “你是谁?你根本就不是乔红?”凌于海连忙用水猛洗自己的眼睛,等看到自己身下压着的人是,浑身犹如坠入了冰窟。

    他不敢置信地低吼一声,“辛梓晴?”

    没错,此刻被凌于海压在浴缸的,正是悄然走入浴室的辛梓晴!

    当她绝望地跪在凌家门外,请求凌家援助的时候,心里已经悄悄生出一个歹毒的主意。

    既然凌司夜不要她,所有的人都不屑理睬她,那她就把灵魂卖给魔鬼吧!哪怕付出惨痛的代价,只要她还活着,就要搅得这些人都不得安生!

    所有羞辱过她的,逼视过她的,她都要一个个将他们踩在地上,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此,辛梓晴就咬牙在凌家门口跪着,因为她知道,凌于海就算看在她爹地辛明辉的面子上,也一定会来看看她在外面的情况的。

    而一切正如辛梓晴所料,凌于海果然推门走了出来。估计他是想劝自己离开吧?呵呵,当她跪下来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代价多么惨烈,她都一定要实现自己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