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乔红去世(2)

    原本她只是想要求凌于海帮忙而已,这个乔红不识好歹,百般阻挠,现在既然跌下楼,索性就这么死了更好!

    凌于海惊恐的看着辛梓晴,将电话夺了过来,“你说什么!再怎样她始终都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看着她不管!”

    说完,凌于海就拨通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纷飞的雨仍旧在哗哗下个不停,没一会救护车来了,载着从楼上坠下的乔红,蜂鸣着朝医院驶去。

    m国。

    天还没有亮,凌司夜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不悦地皱起眉头,抓起电话问道,“谁啊?”

    凌于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司夜,我是爹地啊。你妈咪她,她出了意外,你能不能赶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凌司夜不敢置信的从床上坐直身子,“你说什么?我妈咪怎么了?”

    明明前几天他离开渥太华的时候,他妈咪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会出意外呢?而且刚才爹地说什么?见最后一面?

    凌于海的声音十分的悲痛,“司夜,都怪爹地不好,没有照顾好你的妈咪,害她失足从楼上跌了下去,都怪我!”

    “楼上摔下来!我马上就回去!”凌司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顾不上再多问,匆匆套上衣服,冲躺在他旁边被电话吵醒的乔念恩说道,“我妈咪出了意外,现在我要立刻赶回去一趟。”

    乔念恩看着凌司夜焦急到不行的脸庞,知道事态十分的严重。她连忙点点头,“好,你记得注意安全。”

    “念恩,我……”凌司夜说到这儿,突然又放弃了刚才的想法。

    他刚才很想让念恩陪他一起回去的,只是想到爹地不怎么喜欢念恩,还是别让她跟着自己回去受委屈了。

    凌司夜长叹一声,将这些烦恼暂时压在心里,搂着乔念恩亲吻了下,“念恩,乖乖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乔念恩点点头,起身帮凌司夜收拾了几件衣服,“放心好了,路上要注意安全。等伯母的事情稳定下来,一定要致电给我,好让我放心。”

    “恩,我会的,等我回来,宝贝。”凌司夜恋恋不舍的跟乔念恩吻别后,就搭乘了最早的一班航线,飞回了渥太华。

    凌司夜搭乘飞机,匆匆赶回了渥太华的家。

    只是等他再度回到家中,乔红却已经躺在了冰冷的水晶棺内,凌家上上下下都被白布给蒙着,弥漫着哀伤的气氛。

    凌司夜走进客厅,看到摆在正中央的水晶棺,他的大脑轰的一声被炸的的粉碎。

    他浑身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缓缓走过去,看着棺内乔红的遗体,“妈咪,我回来了,你怎么了?啊?”

    他伸手去拉乔红起来,被凌于海制止。

    “司夜,你妈咪…去了!”

    凌司夜微微抬头看着脸色惨白的凌于海,血红的眸光带着阴冷

    “明明前几天我回来时妈咪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去了?啊?短短几天而已,我们母子俩却已经阴阳相隔!”

    凌司夜双手开始颤抖,他凄惨的笑了,笑的眼泪滚落而下。

    “妈咪,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然而不管凌司夜怎么呼唤,乔红都不可能再睁开眼睛了。

    凌于海看着痛哭流涕的儿子,心里无比的愧疚。

    这两天,他仿佛一下苍老了二十岁,整个人都悔恨不已。

    “司夜,别难过了,你妈咪再也回不来了。”凌于海低头走过来,拍了拍凌司夜的肩膀。

    凌司夜猛地转回头,眼底一片猩红,高声质问道,“爹地,明明前几天妈咪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离世?为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凌于海眼中闪过抹心虚,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这个……呃…她不小心失足从窗户跌下楼去的。”

    “昨晚是雨夜,妈咪根本不会去窗户旁看夜色什么的,怎么就会突然从上面掉下去呢?”凌司夜目光炯炯地逼视着凌于海,看着他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会闪烁其词。

    凌于海被凌司夜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才好,只好低下头,闷着头不吭声。

    这些天,凌于海一直懊恼不已,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那晚荒唐的一幕!

    私下里,他曾无数次地痛哭流涕,狠命扇自己的耳光。

    可一切错事都已经铸成,说什么都晚了,再也换不回妻子的性命。

    如今面对自己儿子的质问,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说,才能解释清楚妻子的离世。他做出那样的丑事,这辈子在儿子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看着明显有些反常的凌于海,凌司夜心中顿时怀疑起来。

    刚才他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却令他的父亲哑口无言,看来他的妈咪并不是那么简单离世的,这里面一定有别的问题。

    凌司夜擦干眼角的泪痕,试探地问着,“爹地,你告诉我,妈咪她到底是怎么跌下楼的?真的是不小心摔出去的?”

    凌于海此时压根不敢跟自己的儿子对峙,他眼光缩了又缩,强装镇定道,“当……当然,司夜,难道你是在怀疑爹地说的话么?”

    “怀疑?”凌司夜的眉头高高皱了起来,“爹地,你怎么会用这个怀疑这个词?”

    凌于海瞬间被问得哑口无言,他有些尴尬地低下头,不敢再回应凌司夜的话,而是看着躺在水晶棺里的乔红,默默垂泪不已。

    如果这世上有卖后悔药的,那么无论多少钱,他都绝对会去买的!只是如今,一切都太迟了……

    凌司夜拧眉思索了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将家中所有的佣人都集合到了客厅,冷声问道,“我妈咪究竟是怎么死的?告诉我真相!”

    然而佣人们纷纷摇头,“少爷,夫人是半夜坠楼死的,我们真的不知情啊。”

    “那,是谁先发现的?”凌司夜跟着又问了句。

    佣人们齐刷刷看向凌于海,怯懦地说道,“是老爷。”

    “对,当时是老爷喊我们起来,然后把夫人送到医院的。”

    “是的,就是老爷先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