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凌司夜失踪(1)

    她爱慕了凌司夜这么多年,一直追求未果,从未在他眼前有半点的不端庄。

    如今却以这么狼狈地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被他当场抓住自己和凌于海准备行苟—且之事,只怕这辈子都不会被这个男人看得起了。至于嫁给他,更是想都不用再去想!

    失落和不甘心充斥在辛梓晴心头,令她犹如置身地狱般煎熬。

    只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索性破罐子破摔,至少不会落得两头不是!

    辛梓晴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凌司夜,是你百般推诿拒绝,才致使我陷入如此绝望境地!既然你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不义!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嫁给你了,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尤其是那个害我家破人亡的乔念恩,她想都不要去想!我就算耗尽一生,也必定要让你们劳燕分飞!

    想通了这一切,辛梓晴原先眼中的羞愧一扫而光。

    她故作娇弱地走到凌司夜面前,低头扮可怜道,“夜哥哥,凌叔叔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爱情是无关年龄和性别的,我们相爱并没有错。更何况,你已经不要我了,我跟凌叔叔在一起,又有什么错?”

    凌司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凌于海率先震惊不已,没想到辛梓晴竟然会说爱上了自己,半天说不出话来。

    行将就木的他,怎么可能被这个正值妙龄的女孩爱上了么?

    凌司夜嘲讽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衣衫不整的两人,眼中满是厌恶和不齿。

    此刻的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愤怒和不屑根本不足以表述出他此刻内心的伤痛

    “哈哈哈!“凌司夜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很好,好一个真心相爱没有错!你们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但是!”

    凌司夜说到这儿,眸光森冷地犹如地狱修罗,怨恨憎恶无比地瞪视着眼前的两个龌龊之人。

    “你们相爱我管不着,我只想知道,我的妈咪是不是被你们这对狗男女给逼死的?!说!”

    此刻的凌司夜狂暴不已,浑身的怒火几乎毁天灭地,令凌于海和辛梓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里又惊又惧,谁也不知道愤怒的凌司夜会做出什么来!

    凌司夜缓步上前,步步朝两人逼近,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不说是吧?可以,很好!你们不肯说,我可以去查!如果让我查到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妈咪,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恶狠狠丢下这句话,凌司夜就扭头朝办公室外走出,迈开大步很快不见了身影。

    总裁室内只剩下震惊不已的凌于海,和害怕地脸色煞白的辛梓晴。

    且不说凌于海自始至终都觉得有愧于自己的妻子,就连心机歹毒的辛梓晴,也很是担心凌司夜愤怒的雷霆重击。

    到时候别说是他们辛氏,只怕连凌家在渥太华的总公司,都不够凌司夜毁灭的!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惶恐,六神无主地跌坐在沙发上,觉得末日已经到来。

    凌司夜愤怒地从总公司离开,径直去了警局,要求他们推翻之前失足坠亡的结论,重新展开对他妈咪乔红死亡原因的调查。

    警方向来对凌司夜颇为忌惮,如今见他怒冲冲要求重新调查,更是半句都不敢多问,表示一定重新勘察现场,重新进行死亡评估。

    得到了警方的答复,凌司夜心中毫无半点喜悦。

    他颓然离开警局,心里早已痛的千疮百孔。

    就在几天前,他只是在悲痛妈咪乔红的离世。

    而今天,却要被迫接受自己的父亲跟无耻的辛梓晴有染,有可能逼死妈咪的事实。

    这样的事实太沉重,将他整个人都打入地狱,灵魂被折磨得痛苦不已。

    凌司夜开车来到乔红的墓碑前,静默地在公墓里坐了一整天,直到天色暗下来,这才悲痛地站起身。

    摸着新建起来的墓碑,喃喃自语道,“妈咪,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然而早已躺入地下的乔红怎么可能会回应凌司夜?在他耳畔回响着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令人森冷不已。

    凌司夜长叹一声,擦掉眼角滚落的泪痕,掏出手机打给了乔念恩。

    他觉得此时的自己是如此的孤寂,迫切需要得到她温柔的慰藉。

    电话很快接通,乔念恩欢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司夜?你都已经回去一整天了吧?怎么到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被那边的事给缠上了?”

    “嗯,”凌司夜淡淡嗯了声,有满腹的话想要告诉乔念恩,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他要如何才能向自己的爱人启口,说自己的爹地跟辛梓晴滚在了一起,然后逼死了自己的妈咪呢?

    凌司夜淡淡叹了口气,到底说不出口这令人羞耻的真相。他努力将声音维持的平淡,“没事,不算太忙,我只是太想你了。”

    “呵呵,”乔念恩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凌司夜勉强挤出抹笑意,“很快,再过几天就回去,不要太想我。”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聪慧的乔念恩似乎听出了凌司夜心情不佳,挂电话前又安慰了几句,“好啦好啦,很晚了,不聊了。你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呢,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人一定要往前看才行呢。你过得平安喜乐,默默守护着你的阿姨才能安心呢。”

    “嗯,好,再见。”凌司夜鼻头一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生怕被乔念恩给听出端倪,连忙挂断了电话。

    等他收起电话,整片公墓已经变得漆黑一片,黑沉沉犹如怪兽张开的大口。

    凌司夜却并不觉得可怕,在他看来,世间再没有比人心更可怕的东西了。

    他慢慢走出公墓,开车随意去了间酒吧,让酒保拿来最好的烈酒,一杯杯不知疲倦地灌着,想要用辛辣的烈酒麻痹自己苦闷的心绪。

    喝醉了多好,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

    凌司夜拎着酒,心里感慨了句,仰头又灌了一杯。

    他恨不得此时的自己醉死在酒杯里,这样就不用去想这么多事,不用纠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事,更不用觉得有愧于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