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阮小菊离开…

    杰克浑身一震,他回头看着阮小菊,她一边笑着一边流泪,他忍不住握住阮小菊的手,祈求道“小菊,我会看着她幸福,在有生之年,我只要她幸福!”

    “你不要和念恩生气好吗?她说了,如果我不把你追回去,她不再和我回岛上了,我想带她回去散散心。”

    阮小菊点点头,抬头看着蓝天,“我答应你,等你回来,我不生气!”

    杰克回头看着女孩笑的如花的小脸,抬手帮她擦了眼角的泪水。

    “谢谢你!”

    一个星期后,杰克带着念恩回到要德山庄那座神秘的岛上。

    阮小菊目送他们离开的船后,回到公司。

    第二天阮小菊接到大哥的电话说爷爷病危,立即回来见他最后一面。

    阮小菊来不及给念恩打电话就登上飞回意大利的航回到她的家族。

    两个月前……

    渥太华一处人烟荒芜的民居里,丛生的杂草几乎将破旧的房子给掩映住。

    幽暗阴森的房间内,被绑着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

    他面容憔悴不已,昏昏沉沉坐在一张靠背椅上,头发凌乱不堪。

    随着日头的推移,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户照进屋内时,被绑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眼神茫然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竟然被绑着,而且眼前的地方十分的陌生。

    男人气得大吼起来,“这是哪儿?快放开我!”

    然而屋内空荡荡的,除了男人的怒吼声,就只剩下有些变形的回音,再没有其它。

    “这是哪儿!人呢?!谁在这儿?!”男人用力想要挣脱捆—住自己的绳子,然而压根无济于事。

    “吱呀!”

    破旧的房间门被推开,一名身形瘦弱的女人走了进来,使被绑着的男人瞬间瞪大眼睛,怒吼道,“辛梓晴,你竟然敢绑我?!”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得意的辛梓晴,而被绑着的男人,赫然是凌司夜。

    那晚她乘着凌司夜喝醉,命人打晕他带走。

    辛梓晴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慢慢走到凌司夜身旁,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呵呵笑出声来,“夜哥哥,干嘛要那么凶呢?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你这么凶,吓得梓晴我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凌司夜狠狠扭开自己的下巴,眼里满是鄙视,他想起来了,昨晚他醉醺醺从酒吧出来后,好像就被人打了闷棍!

    “辛梓晴,你给我滚开!我看到你就觉得浑身恶心!”凌司夜想起自己白天时看到的辛梓晴压在自己爹地凌于海身上的那一幕,不由浑身血液逆流,气得怒发冲冠!

    这个无耻的女人,真是该死!

    辛梓晴的眼神黯然了下,眼里蓄满了泪水。她幽幽看向凌司夜,无声地掉着眼泪,“夜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要脸?我也这么觉得呢。可是,为了挽救我们辛家,我不得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我为你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原本是幻想着奉献给你的,你却不屑,而我被迫给了你的父亲,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么?”

    “呸!”凌司夜重重啐了辛梓晴一口,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自己受了羞辱!

    “辛梓晴,你们家会落魄成现在这样,完全是你们咎由自取!挽救产业有很多种方式,而你却用了最低级最下作的一种!说,我的妈咪是不是被你和老头逼死的!?”

    凌司夜艰难地问着,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老高。

    直到此时此刻,他仍然难以接受自己的爹地竟然跟辛梓晴苟—且的事情。

    “呵呵呵,”辛梓晴苦涩地笑了起来,“夜哥哥,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没关系,有得必有失呢。我已经想开了,既然得不到你的爱,那我挽救好我们辛家,坐拥金山银海就好。你不能给我的,别人一样可以给我。譬如,凌叔叔!”

    “无耻!无耻!”凌司夜双眼气得通红不已,“辛梓晴,你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辛梓晴被凌司夜不断咒骂,丝毫不觉得羞耻,反而笑得越发大声起来,“随便你怎么说,夜哥哥,你都无法改变已经定局的事实!我已经跟凌叔叔好上了,甚至,很有可能成为你的小妈。不能嫁给你没关系,我以后一样可以参与你的生活,做你最亲的亲人。”

    “辛梓晴,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吗?!马上放开我!”凌司夜气得想要杀人,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