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凌司夜被囚禁(1)

    辛梓晴说完,就猖狂地大笑出声,仰头走了出去。

    凌司夜被辛梓晴气得快要吐血,冲着辛梓晴离去的背影大喊,“混蛋,你快点给放开我!辛梓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辛梓晴,你给我回来!”

    然而,辛梓晴已经快速走出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开车扬长而去!

    破旧的空宅院里,就只剩下凌司夜愤怒不已的怒吼声,在荒芜人烟的地方无助地回荡着。

    愤怒的凌司夜从早晨怒吼到了中午,直到确定辛梓晴不会再回来,这才颓废不已地低下头,眼里满是绝望的光。

    他一向自负高傲,却怎么都想不到,会栽在一向看不起的辛梓晴的手里!如今他们凌家被可恶的辛梓晴搅得不得安生,而他却只能无助的被绑在这个破地方!

    不!他凌司夜绝对不能这么窝囊!如果连个女人的阴谋都对付不了,那也太弱了!

    凌司夜猛地抬起头,眼里写满了坚毅!辛梓晴贪婪无比,妄想将已经趋近破产的辛氏集团恢复到之前的鼎盛状态,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凌氏集团所有的资金注入进去!

    不行,他一定要阻止她的阴谋!

    凌司夜迅速稳住心神,重新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屋内除了绑着他的椅子外,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地上积满了尘埃和脏乱的废弃物。

    他再次试着想要挣断绳子,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眼角突然看到墙边的窗户上,有着几块破烂不堪的破裂玻璃。

    凌司夜眉头一紧,连忙全神贯注起来,用所有的力气往后挪着,将椅子和自己朝那扇破损的玻璃窗挪去。

    他被困在椅子上,挪动的极为艰难。

    不过幸好他体力尚好,虽然挪动的距离只有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不过捱到差不多黄昏的时候,他到底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将自己和凳子挪到了那扇破旧的窗户旁。

    凌司夜大喜过望,再顾不上其它,倾尽全力往后,试图用那些玻璃的碎片,隔断绑住自己的绳子。

    他尝试了很多种角度,终于不负所望的碰触到了玻璃,只是,锋利的玻璃在割着绳子的时候,也割破了凌司夜的胳膊。

    刺痛从凌司夜胳膊传来,他原本穿着的衬衣被玻璃划得破烂不堪,上面渗透了斑斑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不过凌司夜眼下却没有功夫去计较这些,他满心想着的都是离开这里,然后去掐死辛梓晴那个可恶的女人,这点伤痛对他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凌司夜盲目地磨着那些限制自己自由的麻绳,胳膊被锋利的玻璃磨得面目全非,地上已经淌了一小片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凌司夜却对自己的伤势浑然未觉,继续疯狂地磨着绳子,直到听到一声不太清晰的挣断声,绳子终于断了!

    大喜过望的凌司夜终于从束缚中挣脱,低头解着身上的绳子!眸中泛着伤痛。辛梓晴,你给我等着!

    等凌司夜终于揭开那些层层叠叠套在自己身上的绳子时,一道凌厉的风声当头传来当头一棒,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就觉得后脑勺一阵刺痛,再次被打得昏厥过去。

    看着凌司夜软绵倒下的身子,还有那些被他磨断的绳子以及那一地斑驳的血迹,辛梓晴后怕的浑身颤抖不已。

    幸好她担心饿到凌司夜,特意来给他送饭,不然真的让他给逃脱了,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的!

    “夜哥哥,抱歉,我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绝对不能让你逃出去的!”辛梓晴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有些大意了,至少也应该派两个人看管住凌司夜才行!

    为了稳妥,辛梓晴迅速高价聘请来两名保镖,勒令他们看管好重新被绑起来的凌司夜,不能断了他的饮食,这才匆忙离开了这里。

    等凌司夜头痛欲裂地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仍旧被牢牢困在椅子上。刺痛的手臂提醒他之前几乎成功逃脱,却被再次赶来这里的辛梓晴抓了个正着!

    辛梓晴!凌司夜眼里满是杀机,这个可恶的女人,他一定会杀了她的!

    “醒了?呐,喝水!”一道粗鲁的声音响起,捏起凌司夜的下巴,就往他嘴巴里灌起水来。

    凌司夜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辛梓晴竟然安排了两个彪形大汉守着自己!估计是担心他再度逃脱吧!该死!

    整整一个礼拜,凌司夜都被关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被两名膘肥体壮的保镖监视着,丝毫没有逃脱的机会。

    凌司夜心急如焚,他每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他已经被绑了整整七天了,不知道辛梓晴将外面搅合成了什么模样!而且七天没有跟念恩联系,她又该是怎样的担心自己啊!

    念恩,他的念恩……

    凌司夜眼神痴痴地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心里陷入了对乔念恩的无边思念中。

    而此时的凌司夜不知道,乔念恩也在m国同样痴痴的思念着他。

    凌司夜失踪了整整一个礼拜,终于被凌于海发现了端倪。

    因为自从那天凌司夜怒气冲冲离开公司后,他就再也没有了凌司夜的消息。

    起初凌于海以为凌司夜是因为难以接受他跟辛梓晴苟—且的事情,已经折返回了m国。只是一连好几天过去了,凌司夜始终没有来找过他,这压根不符合凌司夜之前冲动易怒的脾气。

    这天,凌于海终于鼓起勇气,拨下了凌司夜的电话,这一切的孽缘都是他造成的,如今跟他相濡以沫那么多年的乔红已然不在人世,他一定要解开儿子心里的结!

    只是电话拨出去,却很久都没能接通。

    凌于海顿时慌了神,以为自己的号码被凌司夜给屏蔽了,立马致电给凌司夜的助理阿璟,想要侧面迂回的联系上凌司夜。

    很快,阿璟就接通了电话,却告诉凌于海一个很震惊的事实,因为这一个礼拜,阿璟都没能联系上凌司夜!